第六百六十九章 参军的想法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夫君要是想认识关内侯,妾身可以帮忙引荐”静安公主站在花园里,听完了赵启明关于今天献俘的感慨,感兴趣的说道:“关内侯其实也对夫君慕名已久,听说出征时总把《行军总纲》带在身边,对夫君的才学评价颇高,想来应该也有结交夫君的想法,只是考虑到魏其候,才没有贸然去拜访”

    献俘的仪式其实主要是在未央宫举行的,赵启明只能看到汉军诸位将军,和那些匈奴俘虏游街的场景再次和卫青失之交臂,他也没有兴趣继续看下去,所以很快就离开了长安,然后回家之前,顺便来了趟静安公主的外宅

    此时他也站在鱼池边,观察着池水中的鱼儿:“别人不知道你可最清楚,那《行军总纲》是出自李敢之手,关内侯要是有行军的问题,直接让李敢去参谋就是了,这跟我可没关系至于说结交关内侯,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也只是有些好奇,想看关内侯什么样子罢了,没想过跟他称兄道弟”

    赵启明的确没有结交卫青的意思,准确来说他是不想结交任何身居高位之人,哪怕卫青注定功成名就,他也不想认识卫青,让东乡侯府卷入朝堂的争斗之中魏其候和灌夫这些老将是东乡侯府的长辈,他和这些长辈的关系无法回避,至于除此之外的其他重臣,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他都唯恐避之不及

    “看来夫君还是以前的想法”静安公主说完,把手里的鱼食投入水中,稍微沉吟了片刻,然后道:“不过妾身也支持夫君远离朝堂,这长安城中的势力盘根错节,就算和夫君想要结交关内侯,也不应该主动去接触,不然的话东乡侯府也便再无眼下的平静生活了”

    “还是你最理解我”寒冬时节,水里的鱼基本都已经开始东面,但竟然公主扔到水里的鱼食,仍然也迎来几尾鱼儿无精打采的抢食,这在赵启明看来很是有趣:“我现在不属于任何阵营,但长安城的人都知道我是魏其候的女婿,这魏其候是外戚,关内侯也是外戚,要是情况有变,魏其候和关内侯发生冲突,到时候我的立场就复杂了”

    “夫君虽然是魏其候府的女婿,但远离朝堂人所共知,即便认识了关内侯,那也是君子之交,谈不上立场”静安公主投完了鱼食,把手放进了斗篷里:“妾身担心的是夫君要是接触了卫青,便是有了参与军政事务的先例,夫君没办法继续隐居在长安城外,那些达官显贵也以为夫君有参与军政事务的想法,那到时候即便有魏其候拦着,那些老将也要让夫君去前线领兵,所以夫君不去结识卫青,也是有先见之明”

    “你能明白就好”赵启明站了起来,伸着懒腰说:“虽然有点可惜,但没见到就算了,当世名将我也见过不少,大概也就是那样子,还是不说这些了难得这么好的天气,我们也别在这站着,去院子里晒太阳如何?”

    静安公主点头

    去往院子的路上,静安公主朝赵启明说:“奴儿今天应该也去看献俘了,这孩子今早从马场出来,先来这外宅来拜见我,说是有参军的想法,不知夫君怎么看?”

    赵启明并不意外,眯着眼睛打量着院子里没有了叶子的枯树:“奴儿也跟我说过,但是被我给压了下去,他知道你跟我关系比较亲近,这是想让你来说服我了”

    “奴儿虽是我公主府的人,但夫君既是老师,参军的事情自然也需要夫君首肯”静安公主看着赵启明:“要是妾身同意奴儿明年参军,不知夫君当如何想?”

    “你同意?”赵启明有点意外:“难道不知道他还没成年?”

    “夫君也是年少成名,既是动长安的诗人,也是青史留名的兵发家,奴儿又为何不能?”静安公主道:“奴儿的能力,夫君再清楚不过,这些年有很多老将相中了奴儿,除了夫君的威名和东乡侯府的招牌,想来也是觉得奴儿的确是块好料子,应当早些去培养、历练”

    赵启明还真不能否认,奴儿的确有成为名将的能力

    至少马车中训练出来的那些匈奴人,的确有军纪严明,没准还真能成为虎狼之师但是他自己都不愿意去战场,更何况是还没成年的奴儿在他看来,战场是凶险万分的地方,即便奴儿有在军中建功立业的想法,也应该多等几年他无法将奴儿教导成为长胜将军,让奴儿永远都不会有兵败战死的危险,但至少也应该等到奴儿成年,心智健全的时候再去战场,也能让人放心些

    所以他朝静安公主道:“我不管你是如何想的,也不管是答应奴儿了没有,反正我的意思很明确,奴儿学无所成,现在还没到施以拳脚的时候,为了不让她有辱师门,我是不会让他去战场的”

    听到这里,静安公主朝赵启明道:“妾身当年亲手把奴儿交给了夫君,御史大夫韩安国和大农令桑弘羊也是奴儿拜师时的见证,牵扯到奴儿的事情,没有夫君这个当老师的同意,妾身这个妇道人家,也不能随便就把人带走,所以奴儿明年参军的事情,决定权在夫君手上”

    “你这么想就对了”赵启明有点生气静安公主的轻率

    “既然夫君心意已决,妾身也不好勉强”静安公主不在意赵启明的态度,此时叹息着说道:“妾身不能说服夫君,那就奴儿自己来说吧”

    “就该让他自己来说”赵启明脸色难看的说:“明天我就去马场,要是他敢当着我的面说要参军,看我不把他的鼻涕打出来真以为长高了就能为所欲为不成?”

    静安公主没说话,看了眼远处的侍女,那侍女便下去了

    赵启明没发现静安公主的额小动作,也不愿意等着她,便继续往前走去

    结果刚走到院子里,他就看到静安公主的侍女带着奴儿来了

    此时的奴儿穿着铠甲,很像当年经历了河套之战的李敢但奴儿显然没想到赵启明在这里,在他跟着侍女走进园子,看到了赵启明之后,居然有些慌乱的想要掉头就走

    “给我站在那”赵启明看了眼静安公主,明白这婆娘这是在逼宫,但是能当着面让奴儿放弃明年参军的念头,这也正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朝奴儿道:“你过来”

    奴儿有点为难,朝赵启明请示道:“那学生到底是站在这,还是去老师那”

    “油腔滑调”赵启明表情难看:“既然有话要说,就过来当着我的面说”

    奴儿看了眼静安公主可静安公主把手放在斗篷里,站在远处没有过来帮忙说话的意思,这让奴儿意识到只能自己面对赵启明了,所以朝身边的侍女行了个礼,然后就硬着头皮走到了赵启明的跟前

    “老师”奴儿跪了下来,朝赵启明行跪拜大礼:“还请老师准学生从军”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