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罪魁祸首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书房里,赵启明看着战船模型,表情已经是痛不欲生

    这是少府老工匠的手艺自从确定了战船的设计之后,静安公主就让少府给他制作了更好的模型,他也始终把这心爱之物放在书房里,平时没事的时候就过去赏玩,将其视若珍宝

    可现在这船模已经不成样子也不知道这战船经过了怎样的摧残,本应该牢固的桅杆已经这断了,桅杆上的船帆无力的垂着,连接着船帆的丝线也凌乱不堪的缠绕着

    赵启明心疼的不行,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刚做好饭菜,被不怀好意的恶人全部打翻在地,这简直就是惨案现场看着心爱之物成了如此惨状,他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便转过身来用发抖的手指着细柳问:“这是谁干的?”

    “是奴婢打扫时走神了”细柳跪在地上,根本不敢看赵启明:“奴婢自知闯祸,这就去祠堂跪着,还请小侯爷不要气坏了身体”

    说完这话,细柳就要起身去祠堂

    “跟谁学的跪祠堂,”赵启明把细柳给扯了过来:“把话说清楚再走”

    细柳被扯了起来,可怜的看着地面说:“的确是奴婢失手打翻的”

    “不准跟我说谎”赵启明尽量心平气和,对细柳说:“你做事认真,也知道书房中的这些摆件,我最喜欢的就是这艘船模,平时打扫的时候都不敢碰,别说是失手打翻了何况这桅杆都能断了,线也乱成这样,怎么可能是失手打翻所致?”

    听到这话,细柳看了眼地上的战船,意识到这好像不是失手打翻所致,所以表情变得犹豫看样子是在考虑,要坚持现在的说法比较保险,还是重新找个其他的解释更为妥当

    看到细柳这副样子,赵启明就更加确惨案的制造者另有其人再想起那天晚上细柳和解忧的狼狈为奸,他的心中心中便有了答案,所以立刻朝朝解忧问:“夫人今天没出去吧,她现在何处?”

    “不是侯夫人”细柳慌了,使劲的摆手说:“是奴婢的错”

    “我没说是夫人吧?”赵启明眯着眼睛:“你给我老实说,夫人现在何处”

    细柳意识到失言,不说话了

    “你再不说,我连夫人也罚”

    “不要”细柳唯恐赵启明要责罚解忧,所以赶紧解释道:“夫人刚来侯府,不知道这书房里的规矩,也不知道哪些东西是不能动了,还请小侯爷不要责罚夫人”

    “我没说要责罚夫人,只要你告诉我夫人在哪”

    细柳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老实交代说:“夫人在花园里”

    “跟我走”

    “小侯爷不要责罚夫人”

    赵启明没说话,拿起战船的残肢,抓着细柳往花园去了可是到花园的时候他没看到解忧,只有金牙和旺财在晒太阳,所以他放开了细柳,然后说:“夫人在哪,马上给我找出来”

    细柳缩着脖子,可怜的看着赵启明,然后伸出手朝天上指了指

    “夫人会飞?”赵启明莫名其妙

    结果抬头看去,发现旁边的柳树上有人,仔细看居然是解忧

    作为罪魁祸首的解忧正站在树上,偷看着赵启明,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发现,她赶紧把头藏在了树干后面,不敢看赵启明,但还算厚道的朝赵启明说:“夫君不要责罚细柳,跟她没关系,妾身进书房的时候细柳不知道”

    看来解忧还不知道细柳帮她顶罪如此说来,细柳应该也不是受了解忧强迫

    这让赵启明表情缓和了些,朝着树上问:“那我这战船,的确是你毁坏?”

    “是妾身”细柳抱着树干,露出头来,看上去有点委屈,但此刻她居高临下,赵启明需要仰视,这委屈的效果也就差了些:“可妾身也不知道那是夫君心爱之物,以为只是书房里的摆件,觉得有趣就拿来玩,没想到就坏了”

    “承认是你就好”赵启明指着解忧说:“你下来,看今天我怎么收拾你”

    “我不”解忧使劲抱着树干,可怜的说:“夫君就饶过妾身吧,妾身以后绝对不玩夫君的战船,书房里的那些摆件妾身也绝对不碰,以后再也不去书房都是可以的”

    “你先下来,我仰着头跟你说话,脖子酸”赵启明意识到解忧在树上有些危险,所以表情缓和下来说:“既然是无心之过,我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你下来就行”

    “可夫君说了要收拾妾身”解忧道:“妾身觉得还是树上比较安全”

    “你这是跟谁学的,犯了错往树上跑?”赵启明气坏了:“赶紧给我下来”

    “妾身想等夫君消气再下去”

    赵启明脸都绿了

    可他刚想说狠话,厨房来人刚好过来,轻视午饭时要吃的羊肉该用哪种做法

    吃饭是正事赵启明指了指解忧,让她等着,然后想了想朝解忧说:“既然大家都吃惯了羊肉锅和羊肉泡馍,这次就做烤肉吧,你让厨房把孜然拿出来用”

    “孜然?”解忧忘了自己的水深火热,好奇的打听:“夫君,孜然是何物呀?”

    “跟你没关系”赵启明看眼解忧,结果意外的想到了让解忧从树上下来的办法,所以他马上换了表情,不怀好意的朝细柳说到:“孜然就是春天种在太平寨的小茴香,前些日子已经晒干入库了,跟厨房说是西域的香料,他们就知道了,你这就去让厨房把羊肉切好,再把孜然和我烧烤架拿来”

    “拿过来?”解忧有些不解:“拿到花园来?”

    “还不快去”

    细柳担心的看了眼解忧,又看了看树下的赵启明,直到他确定赵启明没有爬树的技能,不可能爬到树上去把解忧抓下来,所以解忧现在应该是安全想到这里,她这才离开书房,朝着厨房跑去

    赵启明也不跟解忧说话了,就坐在亭子里等

    最后解忧觉得有些无聊,朝赵启明搭讪说:“天气可真好呢,夫君说是吧?”

    “别跟我废话”赵启明气定神闲的喝着茶,斜着眼睛看了眼树上:“你最好快点给我下来,不然的话等会可别怪我,现在是对你最后的警告,别以为我跟你开玩笑”

    听到这话,细柳居然有点不服气:“可夫君这么说,妾身就更不能下去了”

    “那好”赵启明点头,正好这个时候细柳拿着东西来花园了,他眯着眼睛朝树上的解忧说:“我就看你能坚持多久,有本事你就站在树上别下来”

    说完这话,他朝着细柳走了过去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