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赵启明要挺住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已经很深了

    窗外的北风呼啸,掩盖了旺财的叫声,让人无从得知侯府中是否进了贼

    赵启明和衣而坐,装腔作势的读书,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别说他无心功名,更没有报效国家的志愿,就算当真要“头悬梁锥刺股”,现在也该让“头”和“股”暂且休息

    身上的寒意使人倦意袭来,赵启明忍不住看了眼散发温暖的火炕

    在那里,解忧卷着被褥,保持大青虫的形态,把头也藏在被褥里,只是早已经安静下来,很久没有跟赵启明说话,也没有移动分毫,看样子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赵启明放下了手中的书,故意用咳嗽发出声响,结果炕上的解忧还是没动

    “果然是睡了”他在心中念到,并松了口气

    再次确认之后,赵启明轻手轻脚的起身,然后搓着手甩了鞋子,爬上了火炕

    解忧已经把他的被褥也给铺好了,在火炕的作用下,里面已经很温暖

    赵启明躺进了被褥里,正想吹灭油灯,谁知旁边的解忧忽然动了

    准确的说,是解忧的手从被褥里伸了出来

    他停下了动作,看着解忧的手,有些怀疑自己的这位侯夫人是装睡,还是有梦游的习惯很快他就有了答案,原来解忧根本就是装睡,其目的也很有可能是让他再次走入圈套

    这丫头的把手伸出来之后,就开始在炕上到处摸索,直到摸到了赵启明的被褥所在,然后就仿佛找到了方向,开始往前继续延伸,终于摸到了赵启明的衣服,然后就抓着他的衣角,不动了

    “我以为你睡着了”赵启明有点无奈

    解忧的确没睡着,不知何故没有答复赵启明,只是拽着他衣角的手动了动

    赵启明也不能重新坐回去,只能把油灯吹灭,然后躺了下来

    解忧的手仍然抓着赵启明黑暗中赵启明能感觉到这旁边有动静为了让解忧知难而退,他选择了无视,装作没发现的样子可是就当他习惯了旁边声响,准备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他发觉自己的被子被掀开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解忧那明显比他温暖很多的身体进来了

    赵启明手足无措,他还真没看出,解忧这么大的胆子可这个时候要是拒绝,解忧肯定会觉得受到了羞辱,所以他仍然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不为所动,还故意发出打呼噜的声音

    此时的解忧已经钻进了赵启明的被窝,黑暗中虽然看不到表情,但她此刻肯定是害羞的所以在赵启明不为所动的时候,钻进被褥的她也如同被猫抓住的老鼠,静止不动的把头埋进赵启明的怀里,只有身体散发出的温度表现出了她的紧张

    黑暗中,赵启明和解忧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看上去相安无事

    但是很快,解忧就已经适应了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并且不满足于现状的开始新的探索

    黑暗中,解忧的手变得不老实,开始触碰赵启明的身体

    起初她还只是用手指头轻点着赵启明的胸膛,希望自己的夫君能给点反应、可赵启明不为所动,她的胆子就变得更大,竟然开始在赵启明的怀中乱动着身体

    即使她的动作很生疏,睡觉时也是穿了衣服的,但赵启明仍然能感觉到被褥中湿热的呼吸,和柔软的身体逐渐紧贴着他的感觉

    赵启明没办法再忍了

    尤其是当解忧开始用手环住他的腰,身体完全贴上来的时候他很怕随着解忧的乱动,自己的生理反应会暴露他真实的想法

    所以他抓住了解忧的手,然后威胁的说道:“你跟细柳关系不错的样子,她应该告诉过你惩治她的手段吧?”

    解忧的手被抓住了,但身体还在赵启明怀里乱动:“妾身不知,请夫君明示”

    “如果不守规矩,我就让她穿着裙子倒立”赵启明在黑暗中用阴森的声音恐吓:“你要是不想受到这样的待遇,就给我老实点”

    听到这话,解忧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把头从赵启明的怀里伸了出来

    黑暗中赵启明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并且湿热的感觉正刺激着他的脖子,想来解忧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仰视着他:“妾身甘愿领罪,也好过让娘家的女眷笑话”

    “那你也不能给我来这招”赵启明在黑暗中,尽量和解忧的呼吸保持距离

    结果解忧的身体更凑近了些,然后说:“娘家的女眷说了,这是夫君想要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

    “妾身不想被笑话”解忧说到这里有片刻的停顿,然后接着说:“夫君想要,妾身愿意,娘家的女眷也说了,这是当妻子的该尽的义务,是妇道,也是女德”

    果然是被那些女眷误导的无知少女,封建思想害人啊

    恐怕解忧自己都不知道所谓的行房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单纯的认为这是她夫君想要的,同时也是她该尽的义务,所以就用生疏的动作,来诱惑不太主动的赵启明

    赵启明承认,自己对少女的身体的确有生理上的反应,但他的心理上无法接受自己和解忧发生关系对静安公主的感情让他没办法对解忧的身体产生想法,解忧的年纪也让是他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

    所以他叹息着放开了解忧的手,然后说:“不用觉得这是你应该做的,以后有女眷问你,你也不用跟他们说实话,就说你做了该做的事情,他们他们自然也就不会笑话你了”

    “夫君不想要吗?”解忧有些疑惑:“可娘家的女眷说,夫君肯定是想要的,且很作为侯夫人,也应该为东乡侯府传宗接代,这也是妾身应该做的”

    赵启明还真不想要,所以他朝解忧说:“我不着急传宗接代,你年纪也还太小了,等过几年再说吧”

    听到这话,解忧想起了那年冬天,赵启明推迟婚约时说过的话,便追问道:“夫君是在关心妾身吗”

    赵启明想了想,然后说:“也可以这样理解”

    “那妾身就放心了”解忧嬉笑着说,却没有离开赵启明的意思,干脆把赵启明抱的更紧,然后就没动静了

    赵启明等了许久,解忧也没再说话,直到他听到解忧的呼吸声已经变得平缓,这才意识到这姑娘已经睡着了

    想来应该是之前折腾太久,加上现在的确已经很晚,所以困意袭来了吧

    赵启明有点好笑

    但无论如何,他现在是说服了解忧

    想到这里,他尝试着拿开解忧抱着他的手,但这姑娘睡着之后手也很紧,还有些不情愿的动了动身体,发出梦呓的声音

    柔软的身体让赵启明心猿意马,但他担心解忧再乱动,也害怕把解忧吵醒

    所以无奈之下,他也只能保持静止不动的姿势,任由解忧抱着他的老腰,在他的怀中安睡而他自己也唯有想着静安公主的音容笑貌,和发怒时带人来东乡侯府抄家的气势,借此为自己加油打气

    “赵启明,你可要挺住啊”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