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夫君请就寝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启明和静安公主吃过了晚饭才离开,回家时已经快要天黑了

    钱管家刚好从前院经过,看到赵启明回来了,便老远就叫住了他赵启明原以为钱管家是要教训他,成家之后不该太晚回家,便主动朝钱管家道:“长公主回来了,我刚过去商议南洋海运,回来的晚了点”

    钱管家走过来朝赵启明行礼,然后道:“南洋海运是侯府的生意,更事关国策,小侯爷与长公主为此事筹谋辛苦了可惜老臣为照料家事,无法为小侯爷分忧,实在惭愧”

    “哪里的话”赵启明发现钱管家没有责怪他,便问:“钱管家何事找我?”

    “也不是什么大事”钱管家捋着胡须说:“就是汉军正班师回朝,很快就要到达长安,军中有侯府的长辈,也有小侯爷的朋友前些日子小侯爷成亲,这些军中的关系都送来了礼金,等都回了长安,小侯爷应该去表示答谢”

    “应该的”赵启明点头,想了想说:“礼到人不到,那是情况特殊,既然人都快回来了,我们不能没有表现我自己的朋友就算了,总是要相聚的,至于军中的长辈,到时我亲自登门致谢”

    “最好带上侯夫人”钱管家补充道:“虽说绛侯和颍川侯都是看着侯夫人长大的,但作为长辈也愿意看到小侯爷和侯夫人夫妻和睦,若是夫妻能同去,长辈看了也能觉得欣慰”

    “这是自然”赵启明说:“等大军班师回朝,到了长安我就去”

    钱管家点头

    说完这些事,赵启明便朝内院走去

    走进内院的时候,他正想着去拜访灌夫和周建德时,应该该带上些什么礼品才能表现出诚意忽然看到细柳从房间里探出身体,他正想招呼的时候,结果细柳却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装神弄鬼的”赵启明走进了房间里,看见细柳已经跪坐在解忧的身后,看那坐姿端正的样子,好像刚才探头探脑的人不是她赵启明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也没太当回事,便伸手解开大氅

    要换了平时,细柳都要迎上来帮赵启明更衣,但这次细柳跪坐着没动,倒是解忧站起身来,有点害羞的说:“还是让妾身来帮夫君更衣吧”

    “你帮我更衣?”赵启明奇怪的看着解忧

    解忧没说话,还是害羞的样子,接过了他身上的大氅,交给了细柳,然后由细柳把大氅挂上衣架所以说到底提供服务的还是细柳,为何解忧要多此一举的结果大氅?

    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赵启明看了看细柳,又看了看解忧,发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有种正在正走入埋伏的感觉果不其然,细柳把他的大氅挂在了衣架上就告退了,解忧站在赵启明的身边,扭捏的说:“时候不早了,夫君还请就寝”

    情况果然不对

    赵启明已经猜到了解忧的打算,但还是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跪坐下来说:“侯府难得安静下来,今夜我将秉烛夜读,你还是先休息吧”

    解忧有点着急,想来平时也是胡作非为惯了,竟然直接抱着赵启明的手臂把他往炕上拉:“学海无涯,不在乎今夜的苦读,夫君今晚先休息,明天再用功吧”

    果然是经常爬树打鸟的,这力气还真挺大,以赵启明的身份也没人敢这样直接跟他动手,以至于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解忧给拽的脚步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这成何体统”赵启明站定之后甩开了解忧的手,义正言辞的说:“既知学海无涯,就应该知道为夫求学不易,怎能半途而废,为夫当头悬梁锥刺股,学有所成方能报效国家”

    解忧本来就害羞,有点不敢见人,干脆转过身去说:“所谓修身齐家治国方能平定天下,夫君要是为读书而废寝忘食,即便学有所成,又如何能报效国家?”

    听到这话,赵启明有些惊奇:“你还知道修身齐家的道理,这都谁告诉你的?”

    “妾身看过圣人经典,也算是读书人”解忧有点得意忘形,转过身来嬉笑着朝赵启明说,不过很快她就害羞起来,便不再理会赵启明,径直跑向了火炕,并且再次过程直接摔飞了鞋子,然后跪坐在火炕上,整理好被褥,紧接着就再次把自己卷成了大青虫

    不过这次大青虫没有把头露出来

    赵启明知道,解忧这是在引诱他犯罪,并且细柳还很可能是同谋且不论他会不会成为犯罪嫌疑人光说解忧这引诱别人犯罪的方法就不对,没有沐浴更衣洗香香也就算了,居然还钻进被褥里裹成了大青虫赵启明半世英明,又怎么会对大青虫产生邪念?

    他打定主意要保证自己的清白之身,所以重新跪坐在案几前,装腔作势的拿出书来看着不过在此同时,他也暗中观察着解忧的动静,希望这个不学好的未成年少女能早点睡着,他也能就寝了

    可谁知没过多久,解忧就突然从被褥里钻了出来,脸色通红的同时,还不停的喘着气着说:“热死我了,细柳把火烧的太旺”

    赵启明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继续装腔作势的看书,然后字正腔圆的说:“既然觉得热,那就别包那么严实”

    解忧像是离开了水的鱼儿,脸朝上的不停呼吸,还伸出手来给自己的脸扇风但很快她就知道现在不是贪凉的时候,所以他看了眼赵启明,然后重新把头藏进被褥里,用赵启明可以听到的声音,不服气的说:“今天去省亲,很多女眷都笑话妾身”

    “为何笑话你?”

    “夫君知道的”解忧在被褥里乱动,再次化身为蠕动的大青虫

    赵启明的确是知道,肯定是那群女眷打听他和解忧洞房之夜的细节,得知他没有动解忧,所以就跟解忧出谋划策,这才有了今天晚上解忧和细柳的阴谋

    赵启明想不通,本分老实的细柳怎么能这么快就背叛他,成为解忧的帮凶他更无法理解,那么老娘们怎么能辣手摧花,把花季少女引入歧途

    在他看来,解忧今晚的所作所为,肯定也是有这些女眷出谋划策,这也就能解释解忧从魏其候府出来的时候,为何脸色通红,神情也有些不自然想来离开魏其候府前,这些女眷都用他们的经验指点了未经人事的解忧

    为了保护国家的花朵,赵启明不能让那些女眷得逞,所以他装作不知情,装腔作势的看书,同时朝解忧说:“已经很晚了,早点睡吧,有事等明天再说,为夫要为国效力,今晚还要秉烛夜读”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