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省亲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侯夫人要省亲,这在钱管家看来是件大事

    为了让娘家人知道解忧在东乡侯府受到了重视,省亲时自然要做到体面,除了要带上整车的礼品之外,侯夫人出行时也要更好的交通工具迎亲时的墨车肯定是不行的,小侯爷习惯骑马之前打造的豪华马车才合适

    钱管家找来了赋闲在家却工资照拿的车夫,还把拉车的马都换成了黑色,迎亲时用到的北极熊皮自然也搬进了马车里可惜解忧昨天夜里跟赵启明聊天太晚,没怎么睡好,上了马车就睡了过去,自然也就没顾得上感谢钱管家的准备

    赵启明当然还是骑马,带着秦文和其他的护卫走在前面这也是钱管家的意思,为的是让娘家人知道东乡侯府对侯夫人安全的重视,当然也要体现出小侯爷对侯夫人的以礼相待

    就这样,车队离开了东乡亭,到长安时正好赶上了午饭

    得到消息的魏其候府已经做好了准备窦家的两位兄长正在外面迎侯,见到赵启明,窦文首先迎上前去,感慨的说道:“这些日子解忧不在,我们兄弟好生自在,你可真是帮魏其候府除害了”

    “除害了”窦武也道,不过他的表情有些警惕:“说话算数,娶走了可不能再送回来,不然就是把我们兄弟重新推进火坑,到时候可要跟你拼命”

    听这话,赵启明有种商品售出,概不退货的感觉

    窦文窦武对解忧如此的“关爱”是他没想到的只是这明目张胆的恐吓让他有些始料未及,觉得这还不如用红盖头行骗来的委婉也好在他也没打算“退货”,所以朝窦家兄弟说:“兄长放心,我会照顾好解忧,今天过来只是省亲,别无他意”

    说话间,解忧从马车上下来,明显有些没睡醒的样子,正在揉着眼睛

    窦家兄弟看到她马上迎了上去,围着她不停的打量,然后嬉皮笑脸的嘲笑她说:“都已经是侯夫人了,还不知道注重仪容,脸上都睡得起印子了,等会爹又要说你”

    “让你管”解忧来了精神:“别以为嫁出去了就可以欺负我,小心我打你”

    “启明,你夫人要跟兄长动手”窦文朝赵启明告状:“当家主的可要管”

    “要管”窦武躲在秦文后面:“不然明天就上房揭瓦”

    见赵启明看过来,解忧着急了她不敢当着赵启明她打人,那样的话赵启明肯定会害怕她她不想让赵启明害怕她,所以看着兄长跺了跺脚,然后就生气的走进了魏其候府

    窦家兄弟高兴坏了他们好像得到了免死金牌,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居然不理会赵启明,追着解忧不断的挑衅,气的解忧脚步加快,干脆跑进了魏其候府

    赵启明对此深感无奈,好在有管家陪着他,便也跟着走进了魏其候府

    当赵启明走进去的时候,解忧正跪坐在魏其候的身边撒娇,窦家兄弟则垂头丧气的站着,看样子是被教训了至于是因为解忧告状,还是窦文和窦武撇下赵启明先走,那就不知道了

    赵启明朝魏其候行礼在场除了魏其候之外,还有很多窦家的长辈

    魏其候亲自帮赵启明介绍,按辈分在场都是他的叔叔伯伯赶上了午饭的时间,解忧被家族中的女性长辈叫走了,赵启明和魏其候等人同坐在客厅,边吃边聊

    “听说长公主去了江都”酒过三巡,席间的某位窦家的长辈朝赵启明打听道:“说是为了江都船厂的事情,启明对此事怎么看?”

    听到这话,赵启明本来还有些奇怪,这“回门宴”上为何突然说到了江都的事情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对方只提到了船厂,却没有静安公主应该去着重考察的码头,这就说明这位窦家的长辈,应该是关心着船厂建设的股东

    赵启明没想到出了魏其候之外,窦家还有其他人参与南洋海运不过今天这样的场合,不宜谈论生意,所以他不动声色的说道:“南洋海运有少府牵头,还有长公主的支持,足以说明朝廷的重视,等船厂造出大型商船,展开南洋贸易,对我朝来说的确是好事”

    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谈论生意,自然不合时宜,但是赵启明把话题从船厂扯到了南洋海运,而南洋海运是汉武帝默许的国策,在场的长辈都是长安城的权贵,在酒席上谈论国事也不为过

    “听说船厂还准备造战船”问话的这位窦家长辈显然对军事感兴趣,在赵启明说到南洋海运的时候,他将话题引到了对外战争上:“有了战船,那岂不是可以发动海战,收回南越国土也将指日可待?”

    听到这里,魏其候终于还是出来表态,笑着对那位窦家的长辈说:“南越已经称臣,既是内附于我大汉,本就以君臣想称,自然也就没有收复国土之说了”

    “的确如此”赵启明对那位长辈解释道:“战船应对的是海盗,为的是保护航行安全,事关南洋海运之国策,船厂方面自然应该优先建造战船”

    那位窦家的长辈追问:“既然是为了保护航运,那战场上应该架设火炮吧?”

    话音刚落,魏其候也感兴趣的看着赵启明,可见军事的话题总能引起重视

    可赵启明看过战场的模型,没听静安公主说起过架设火炮的事情,所以朝那位长辈说:“如果有需要的话,应该会架设,不过晚辈现在还没有听说这方面的消息”

    听到这话,那位长辈有些失望

    但是在场的长辈中,也有对军事话题不感兴趣的

    比如跟赵启明赵启明船厂情况的那位长辈经过了刚才的讨论,这位长辈也知道了直接谈论生意不合时宜,所以委婉的朝赵启明问道:“那在启明看来,南洋海运之国策,未来的前景如何?听说马先生所作的《糖论》乃是启明首先提出,那南方当真能有足够的粮食,和方便运输的蔗糖,来在特殊情况下缓解我朝对物资的需求?”

    这位长辈其实是想问赵启明,这南洋海运到底能不能赚钱,他要回答长辈的问题,当然也要尽可能的委婉,所以沉吟了片刻才道:“国家有政令,粮食交易实施管控,不容许囤积粮食哄抬物价,但是南边的确有很大的开发潜力,有很多的土地可以种植粮食和甘蔗,只要南洋海运能发展起来,不管是紧急情况下还是平时,都可以运到中原来,这对我朝来说自然是关系到民生的好事”

    赵启明的意思很简单,考虑到国家对粮食的管控,参与南洋海运恐怕无法实现暴富,但这种贸易可以长久的进行,积少成多也是很有赚头的生意所以听到这里,那位窦家的长辈心满意足的笑了

    但赵启明却觉得有些奇怪

    毕竟长安城的权贵作为股东,只参与了船厂的建造和未来的商船租赁,静安公主也说过这些股东很喜欢稳赚不赔,细水长流的生意可这位窦家的长辈似乎有直接参与南洋海运的意思,难道说随着静安公主去往江都,给这些权贵传递了乐观的信号,让他们的想法不再保守?

    想着这些的时候,魏其候适当的结束了这个话题,笑着朝赵启明道:““今天是回门宴,南洋海运的国策,还是留到朝堂上去说吧在座都是长辈,既是初次见面,启明应当敬酒,以示对长辈的敬意”

    听到这话,赵启明当然要有所表示,所以他开始拿起酒杯,朝在场的美味长辈道:“既是长辈,那晚辈也该是在座诸位的女婿今天回门宴,当女婿的为诸位长辈敬酒,也是理所当然”

    他这话让在场的窦家长辈很受用,魏其候也觉得他的话说的得体

    如此这般,南洋海运的话题便到此,剩下的就只是赵启明轮番敬酒的家宴了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