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反应迟钝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正如钱管家所料,的确是解忧回来了

    赵启明以为自己的这位侯夫人只是去西乡亭吃豆腐脑,但是看这位侯夫人满载而归的样子,此行的收获绝对不只是品尝了豆腐脑

    保护解忧安全的秦文是赶着牛车回来的这牛车上满载着西乡亭的村民送给侯夫人的各种土特产,其中有西乡亭老流氓送的茶叶,也有村民送的糯米、水果甚至是为过年准备的蜡野味

    解忧的贴身丫鬟当然也没闲着,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篮子,篮子里装的是从四姑娘送的火棘果

    这火棘果只有绿豆那么大,火红的颜色很讨人喜欢,只是火棘果长在布满荆棘的火棘树上,要把这些小果子采下来不仅很费时间,还可能把手扎伤四姑娘送了一篮子的火棘果,足以说明其心意

    显然,西乡亭的村民都很喜欢这位侯夫人,以至于解忧本打算过去吃豆腐脑,结果回来的时候却带上了满车的土特产

    想当年赵启明去西乡亭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待遇

    作为刚嫁进侯府的解忧,感受到乡亲们的热情,应该很开心才是但是当钱管家满脸堆笑去迎接侯夫人的马车时,走下来的解忧却情绪低落的样子,跟钱管家问了声好,便失魂落魄的走进了侯府

    侯夫人心情不好,这在钱管家看来可是大事

    所以钱管家赶紧让人把侯夫人请到了客厅里,至于外面的马车和马车里的各种土特产,钱管家根本就没理会,只顾着表情严厉的责问秦文,夫人到底在哪受了委屈

    刚好这个时候赵启明还没离开正厅,看到了被众人簇拥着的解忧,他本来有些心里不平衡,觉得自己坐在正厅里,钱管家特闷却都围着解忧,这是对他明目张胆的冷落

    但是看到了解忧情绪低落的样子,跟早上那个骑牛的少女判若两人,这也让他也有些疑惑,便朝钱管家问:“这是怎么了?”

    解忧看到赵启明,难过的表情让人心碎,眼圈也开始发红,像是随时可能哭出来

    赵启明最怕的就是这个他本来是打算斥责解忧的,但经过钱管家的劝说他已经改变了主意自己都还没“重振夫纲”呢,解忧却已经哭起来了,让他摸不着头脑,也跟着心急起来,便朝着解忧招手:“到底怎么了,快坐下说”

    解忧听话的跪坐在了赵启明的旁边,然后就不说话了旁边的陪嫁丫鬟无声的安慰着她,还捧起了篮子里那些诱人的火棘果,但解忧没有胃口,只是看了眼那些火棘果,然后就红着眼睛低着头

    看到侯夫人如此难过,钱管家也是着急了,直接当着赵启明的面责问秦文:“到底怎么了?为何走的时候还好好地,回来的时候成了这样?”

    看样子秦文也正糊涂着呢:“西乡亭的村民都很热情,夫人起初心情很好,还去四姑娘的院子里吃了豆腐脑,马老还亲自过来行礼,可是从豆腐坊出来之后,夫人就突然心情不佳,说是要回侯府了”

    “突然间心情不佳?”钱管家问:“难道马老对夫人说了难听话?”

    钱管家不喜欢马老的为人,所以得知解忧是见了马老才情绪低落的,便下意识的以为是马老对侯夫人不敬要真是如此,恐怕就算是向来稳重钱管家,也要去找马老算账了

    “那可没有”秦文忙道:“当着夫人的面,马老说的全是小侯爷的好话,还送给了夫人很多特产,当时侯夫人还说马老是好人,从豆腐坊走出来之后才开始心情不佳,这我可以保证”

    “那这到底是怎么了?”眼看着细柳也在旁边安慰解忧,赵启明索性朝解忧问:“跟我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解忧看着赵启明,眼泪落下来:“夫君,我想我爹了”

    听到这话,赵启明呆住了

    钱管家也有些意外,但很快老头就叹息起来

    “夫人是看到了马老和四姑娘这对父女,想起了老爷”解忧旁边的陪嫁丫鬟心思细腻,当然也可能是照顾解忧的时间长了,能看出解忧的心思:“夫人以后可能都无法和老爷经常见面了,这让夫人觉得难过”

    此时不用她说,大家也都明白了

    在钱管家看来,侯夫人刚嫁过来,想娘家是理所当的,也是每个出嫁的姑娘都要经历的但是钱管家没有跟着迎亲,不知道离开魏其候府时解忧的样子,也就没有赵启明此时的感慨

    显而易见,当赵启明去迎亲的时候,解忧还没有意识到出嫁意味着和他爹的分别,当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舍,尤其是走上墨车时的那句“我就先走了哟”,让在场的亲友都哄笑不已

    但是随着嫁到了侯府,开始了新的生活,尽管这里的人都很喜欢她,也有东乡亭的青牛,还西乡亭的豆腐脑,让解忧过得还开心,但想起了魏其候,终于还是感受了离别

    这的确是出嫁的姑娘都会有的情感

    赵启明迎亲时还有些不解,觉得为何解忧出嫁时没有表现的不舍现在谜底终于揭开,不是解忧没难过,是当时的她还没意识到从此以后要离开她爹,直到嫁过来以后,看到了马老和四姑娘,才出现了难舍的情感

    这让赵启明有些感慨,这姑娘还真是有点反应迟钝

    钱管家理解解忧的心情,但这样的分别是无法避免的,所以不知该如何安慰

    解忧和那个陪嫁丫鬟也只知道帮着擦眼泪,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启明沉吟了片刻,然后朝钱管家和秦文说:“没你们的事,都忙去吧”

    钱管家和秦文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也知道帮不上忙,便带着秦文离开了

    看着解忧流泪的样子,赵启明叹息道:“想家是应该的,娘家那边肯定也记挂着你,迎亲的时候我答应过你爹,有机会的话要经常带你去娘家看看,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说话不算数,既然你想家了,那我明天就带你回门”

    结婚之后要回门,带着东西看望娘家人,这是赵启明那个年代的风俗,公元前的社会也有这个规矩钱管家说过,回门要在新婚之后的第三天,既然解忧现在就想家了,提前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这话,解忧看着赵启明,红着眼睛点头

    “现在没事了吧?”赵启明让细柳拿来丝巾,虽然解忧身边的丫鬟就在帮忙擦眼泪,他也应该有所表现,所以亲手把丝巾交给了解忧,然后说道:“我还以为受了多大的委屈,原来只是想家了,看把钱管家给吓得,都差点要让秦文去跪祠堂了”

    “不能让秦文跪祠堂,他又没犯错”解忧带着哭腔说,心情还是有些低落

    “不跪”赵启明朝解忧说:“没事的话就回内院去,跑了一整天也累了吧?”

    解忧点头,然后委屈的朝赵启明抱怨说:“妾身脚疼”

    听到这话,赵启明还没表态呢,解忧就赶紧朝解忧说:“奴婢会马杀鸡”

    解忧脸上还挂着泪,但也忍不住抽泣着问:“马杀鸡是什么鸡?”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