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家庭地位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为了让解忧知道侯府的王法,赵启明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威严

    他坐姿端正,面无表情,像是要要审案子的包青天

    但他觉得现在的主题不是审案子,而是“重振夫纲”,所以他眯着眼睛闭目养神,体现出了家主的高深莫测,甚至还想把自己的青铜宝剑拿来,更好的起到震慑作用

    当钱管家听到消息来到正厅的时候,发现赵启明表情有些难看,便先行了礼,然后才道:“听说小侯爷要让护卫去请夫人回来问罪,老臣觉得此事可颇有些蹊跷,便让派去的护卫留在了门外,等确认的确是小侯爷的意思,再让他们去西乡亭”

    听到这话,赵启明眯着眼睛看着细柳

    这个通风报信的家伙正跪坐在旁边伺候,担心的看着同谋钱管家,见赵启明忽然看向了她,知道自己也暴露了,便赶紧缩着脖子,可怜的看着赵启明,脸上满是求饶的表情

    “有这事”赵启明打算等会再清算细柳对他的背叛,所以朝钱管家道:“侯夫人刚来侯府,不了解这里的规矩,今天我就让夫人知道,在侯府里不能任意妄为,所以那些护卫的确是让去的”

    “既然如此,老臣便知道了”钱管家再次行礼,然后道:“不过在让那些护卫出发之前,老臣要先来请罪侯夫人去东乡亭是老臣陪同,侯夫人去西乡亭老臣也知情,要是小侯爷为此事责怪侯夫人,老臣也难辞其咎,还请小侯爷即刻发落”

    赵启明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让解忧知道他在家中的地位,没打算追究解忧跑出去玩的事,更没想过要责怪钱管家所以听完钱管家了表态之后,他不在意的说道:“这件事不怪钱管家,还请不要放在心上,我只要要让夫人知道侯府的规矩罢了”

    “既然小侯爷觉得侯夫人有错,老臣身为钱管家没有及时阻止夫人,自然也有失职之嫌”钱管家道:“小侯爷不用感到为难,老臣有错自会领罚,只是去祠堂之前,老臣还有话说”

    侯府里有不成文的规矩,但凡是下人犯错,只要不是眼中到需要赶出侯府,一半的惩罚方式都要去祠堂外跪着,为的是以儆效尤当年赵启明在猛虎山被野猪顶伤了尾巴骨,秦文便是去祠堂跪了整晚,可钱管家已经是花甲之年,哪经得住整晚的罚跪赵启明可不想体罚老人,所以赶紧说:“我没有责怪钱管家的意思,钱管家不用受罚”

    听到这话,钱管家看着赵启明,叹息道:“小侯爷宽厚,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侯府的下人犯错,小侯爷还时常跟老臣求情只是对下尚能宽厚,为何要对侯府如此严厉?”

    其实赵启明今天心情不佳,是觉得解忧公主去江都肯定受了委屈,并为此迁怒解忧经过了细柳的劝说,他已经不打算发脾气,只是想让解忧知道侯府的规矩

    但是钱管家的话让他意识到,他对待解忧可能的确有些不公平

    他自知理亏,这个时候便不说话了

    “既然已经嫁进来了,便是这侯府中的夫人”钱管家看着赵启明劝道:“小侯爷如此兴师动众,侯府的下人都看在眼里,私底下难免会互相议论,觉得小侯爷动辄斥责,定是轻视这位新来的侯夫人若是如此,侯夫人如何能在侯府立足,以后若遇到小侯爷外出,需要侯夫人担当重任,又如何能够服众?”

    听到这话,赵启明有些犹豫了

    钱管家说的有道理,他的确有些兴师动众,既不打算避开下人,也没考虑到给解忧留面子也还好派出去的护卫被钱管家拦下了,要是真的直接把解忧叫回来,当着众人的面加以斥责,让侯府的下人知道解忧这个夫人没有地位,那可真就坏了

    “侯夫人有错,小侯爷自然可以指出来”钱管家说到这里,稍作停顿,然后才接着说:“但是居家过日子,夫妻和睦最重要,侯府有了不错的家业,但小侯爷没有子嗣,这根基就难以稳固承蒙祖先保佑,小侯爷已经成家,这传宗接代之重任将系于侯夫人一身,小侯爷应该善待侯夫人,又怎么能为此小事便大动干戈,严加斥责?”

    听到这话,赵启明觉得莫名其妙

    “传宗接代之重任系于侯夫人一身”是怎么个意思?

    没有小侯爷这张银行卡,侯夫人的提款机还能取出钱来?

    这是明显的常识性错误,钱管家已经这把年纪了,不可能不知道恐怕也只是为了体现侯夫人的重要性,才夸大其词吧?何况赵启明根本没打算跟解忧有身体接触,更别说是生孩子了,所以传宗接代的事情,那纯粹就是无稽之谈

    好在钱管家的意思赵启明知道,他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确兴师动众,没有考虑周全,所以朝钱管家摆手道:“钱管家说的我知道了,夫人有做得不对的我关起门来跟她说,绝对不跟他发脾气至于那些护卫,既然还没出发,就让他们都回来,钱管家觉得如何?”

    听到这话,钱管家欣慰道:“小侯爷能听得进老臣的话,老臣也能安心了”

    “您是老臣,我得给您面子更何况您说的有道理,我要是执迷不悟,那就有点不像话了”赵启明朝钱管家说:“您也别去祠堂跪着了,我不责怪夫人,您自然也没错”

    听到这话,钱管家欣慰的点头

    正说着这些,外面传来了噪杂声,刚才还捋着胡须钱管家马上转过身去,朝外面说:“是侯夫人回来了吧,赶紧让人准备晚饭,夫人应该玩累了,晚饭就早点吃吧”

    说完这话,钱管家朝着赵启明行了个礼,然后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赵启明都傻眼了

    他还真没想到,钱管家居然也有如此“狗腿子”的时候

    刚还跟小侯爷训话呢,听说侯夫人回来就立马变成了李莲英,可解忧是魏其候府的三小姐,东乡侯府的侯夫人,不是叶赫那拉家族的慈禧,钱管家为何如此的丧权辱国?

    难道真的因为传宗接代的重任将“系于侯夫人一身”?

    这让赵启明的胸口遭受了重击

    多年来的相互扶持,共创家业的感情,竟然还不如刚嫁进来的侯夫人

    钱管家从来没有在赵启明的面前如此满脸堆笑,却在对待解忧的时候表现出了“狗嘴子”的形象联系起秦文也对解忧鞍前马后,如临大敌的保护安全,甚至忠心耿耿的细柳也有了背叛的举动,冒着穿裙子倒立的风险去给钱管家通风报信,这所有的现象都已经表现,侯府中“人人都爱侯夫人”的事实

    难道侯府有重女轻男的思想在兴风作浪?

    赵启明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他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家庭地位正发生着变化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