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那我先走了哟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在封建保守思想还有形成的公元前,社会风气还是比较开放的不管是公卿贵族还是寻常百姓,出嫁的姑娘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亲友面前,既不用藏头露尾,也没有男女之别在这样的社会风气下,自然也就不会出现红盖头这种东西的

    也好在公元前没有红盖头这种东西不然男女结亲,关乎人生大事,却只能在进了洞房之后才能有见面的机会这也意味着作为新郎的你,只能在完成了拜天地的仪式,才知道你媳妇的长相

    如果当你揭开红盖头,发现自己的媳妇其丑无比,无法和对方愉快的过好福气生活,并因此产生了退亲的想法,那么女方的家长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你——”商品售出,概不退货”

    作为消费者,没有当场验货就签收,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失误,所以如果和娘家人发生了纠纷,即便打消费者投诉热线也不管用,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你选择认栽,和其丑无比的媳妇共度余生

    好在公元前没有红盖头这种东西

    所以走进正厅之后,赵启明马上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解忧的样子

    跪在魏其候旁边的解忧坐姿端正,以前那种少女的发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妇女的盘发和发簪再加上略施粉黛之后的风情,让解忧看上去温柔秀丽,有了新娘的气质

    赵启明甚至产生了错觉,以至于差点忘记自己前来迎娶的夫人还没有没成年但在这种场合之下,他不能过分的观察解忧的样子,所以他只能偷着观察

    在他走进客厅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解忧也是如此

    看上去她好像没有成为人妻的觉悟,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害羞,在赵启明走进来的时候,她喜出望外,甚至还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从魏其候的身边站起来

    好在她总算没有失去理智,也知道迎亲之前长辈反复叮嘱他的规矩在没有父亲许可的情况下,她绝对不可以乱动所以当他直起腰来之后,很快又重新坐了下去

    附近的亲友都关注着走进来的赵启明,没有发现解忧的这个动作,但迎面走过去的赵启明看到了

    一开始,小侯爷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即将出嫁的姑娘应该都是喜忧参半才是,不应该表现出如此的洗出省外,何况他都还没有过去行礼,解忧居然想要站起来,这就更不对了

    赵启明想知道解忧为何想站起来,但是在这么多亲友的关注下,他也不能总盯着解忧看,所以他很快就低下头,走到了魏其候和解忧的面前,然后停下了脚步

    作为媒人的中郎将已经站定,先朝魏其候行礼,然后看着赵启明

    临走之前,钱管家已经把迎亲的规矩都告诉了赵启明所以当中郎将看向他之后,他马上郑重其事的跪了下来,朝着魏其候行跪拜大礼在没有媒人许可的情况下,他还不能起来,这自然是为了体现出女婿对老丈人的尊敬

    亲朋好友也希望看到新郎的诚意所以当赵启明跪拜之后,周围的人就开始不约而同的议论,说着“解忧的未来夫君不错”,“魏其候从今往后有了乘龙快婿”之类的话

    就像是预定设计好的程序,魏其候等周围的人停止议论,才示意赵启明起身

    赵启明站了起来,站在魏其候面前安静的等着中郎将和亲友也在等待

    这时魏其候看向了解忧作为即将送走独女的父亲,魏其候眼神中明显有些不舍,但是却用笑容掩饰的很好他没有说话,先是站了起来,然后拉过解忧的手,将她带到了赵启明的面前

    解忧也知道了规矩,走到了赵启明的身边后就转过身来,伴随着中郎将高声宣布“新人谢过父母”,赵启明也跪了下来,和解忧一起朝朝魏其候行跪拜之礼

    魏其候没有阻止他们多年的养育之恩,让当父亲的也当得起今天的跪拜所以等赵启明和解忧都伏在地上,完成了跪拜之离之后,魏其候才用双手将他们分别搀扶起来,然后感慨的说道:“从今往后,就是自家人了,以后再见时不用再行如此大礼”

    听到这话,中郎将高声宣布:“礼成”

    话音刚落,魏其候就领着赵启明和解忧朝屋外走去屋外

    在场的亲友也跟了上来

    多愁善感的女性长辈舍不得解忧,当然也有可能是想起了年轻时出嫁的自己他们拿着丝巾,偷偷抹着眼泪年轻的后生不知轻重,只想着热闹,便开始起哄,但迎亲的时候需要依依惜别,也需要热闹的气氛,所以即便是在场的家族长辈,也没有出声阻止他们

    在众人的簇拥下,魏其候把赵启明和解忧送到了侯府外,待站定之后看着解忧说:“去了侯府就是赵家的人了,以后要听你夫君的话,不可再像以前那般顽劣”

    解忧难得乖巧的答应道:“女儿记住了,爹爹放心”

    魏其候点头,然后朝赵启明道:“这亲事是我跟你父亲定下来的东乡侯府和魏其候府是世交,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如今解忧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要夫妻和睦,要是有空的话,记得带解忧常回来看看”

    “小婿记住了”赵启明是再次行礼

    魏其候放开了解忧的手,然后道:“既然如此,那就早些出发吧”

    赵启明再次朝魏其候行礼,然后便带着解忧走到了墨车前

    直到此时,解忧还是没有表现出难舍,更没有害羞的样子,在走进墨车之前,她在贴身丫鬟的伺候下转过身来,然后朝魏其候挥手,心情很好的笑着说:“爹,那我就先走了哟”

    听到这话,亲友哄笑出声

    不管是已经成家的长辈,还是那些年轻的后生,从前也见多了迎亲的场面在他们看来,解忧今晚的表现根本不是出嫁,更像是出去走亲戚好在他们早就知道解忧的秉性,所以也并没有大惊小怪

    临别之际,本来还有些难舍的魏其候,见到解忧心情很好的跟他告别,对娘家没有任何的不舍,心里多少些无奈,便朝解忧道:“走吧,路上小心”

    “好的”解忧开心的钻进了马车,亲友中又传来哄笑

    尽管赵启明也觉得,自己这个侯夫人好像没有已经出嫁的觉悟,但到此为止,新娘就算接到了随着窦家兄弟带领着的送亲队伍翻身上马,解忧的陪嫁丫鬟也上了墨车,迎亲的队伍便已经准备返回了

    中郎将翻身上马,高声道:“启程”

    在娘家人的目送下,迎亲的队伍开始离开魏其候府,在夜色中往城外走去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