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铺床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说起印度这个国家,总是很容易想到佛教

    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其创教者“释迦摩尼”生活在后来的尼泊尔境内,传教活动却是在印度在公元前的孔雀王朝,佛教已经在印度流行开来,甚至还被当时的阿育王封为国教,成为印度的全民信仰

    更重要的是,在后来的发展中,佛教也对周边国家产生了影响这其中尤其是以古代中国受其影响最为深远,甚至本土的道家学说也吸收了佛教的理念,这才发展成为了后来的“道教”

    根据史料记载,佛教传入中原的时间,应该是在东汉末年

    彼时的中原王朝还是儒家的天下,但佛教的发展极为迅速,尤其是在民间拥有了很大影响力,甚至还在有心人的利用下,使得佛教发展成为可以威胁政权的强大力量也正是因为如此,南北朝时期曾经发生了数次灭佛事件,险些让佛教从此在中原王朝绝迹

    不过佛教的传入中原,除了带来了印度的文化之外,也让很多出自印度的物产来到了中原

    南北朝时有印度高僧乔达摩,通过海路登陆广州,之后前往当时的洛阳弘扬佛法,后来的禅宗便是此人所创达摩祖师是得道高僧,生前有弟子无数,其死后留下了“木棉袈裟”,也成为佛教圣物,甚至在很多野史记载当中,围绕着木棉袈裟的归属,还牵扯道了很多王侯将相的争夺

    根据后来史学家的考证,这所谓的木棉袈裟,就是以棉花为原料制成的袈裟

    赵启明也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相关的传说,才想到印度可能是棉花的原产地,所以当得知阿克哈要去印度之后,他很快就想到了可以把棉花从印度引种到中原

    “棉花?”阿克哈想了想,然后说:“没听说过这种花,你找这种东西何用?”

    “棉花不是花”赵启明试着解释,发现自己的说法不恰当,因为棉花的确就是一种花,所以又说:“就算那的确是花,也不是拿来观赏的,棉花有更好的用处,比如可以用来来纺织”

    赵启明在历史书上看到过,中原地区正式开始棉花种植,并且将其作为织布材料的时间其实很晚,要到明朝的时候才形成了规模这也就是说,中原地区的百姓要到明朝的会后才能穿上用棉布制作的衣服

    他当时还有些奇怪,觉得在利用棉花织布之前,古代的中原文明难道都是用丝绸来做衣服不成?

    当他真的来到公元前生活他才知道,丝绸和绢丝都是奢侈品,只有贵族才能用得起并且不管是丝绸还是绢布都不保暖,真到了秋冬季节,即便是贵族也只能穿麻布,其保暖的效果主要依赖于夹层里填充物,效果自然不如棉花,这也是乌桓的皮毛大氅,在长安城的秋冬季节深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拥有棉花,别说是做成棉衣了,就算是直接填充到被褥里,冬天也能暖和很多所以棉花的原产地如果真的是在印度,赵启明无论如何也要让阿克哈给他带回来

    “你们的丝绸在西域很受欢迎,为什么还要用其他的东西来纺织?”阿克哈没办法理解棉花的好处,莫名其妙的朝赵启明说:“这个生意肯定不划算,丝绸是最好的衣料,棉花比不上的”

    “这你就别管了”赵启明摆了摆手:“要是你真的能找到棉花就带来,到时候我拿瓷器跟你换就是了不过你最好是带种子来,那样的话带的比较多,棉花的话太远了,运过来太费事”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我带过来了,你不跟我换瓷器,那我可就亏钱了”

    “放心好了,只要你能找到,我就肯定跟你换”

    “那可以嘛”阿克哈见正事说完了,就拍了拍手,然后站起来说:“能找到的的话我就给你带来,现在就不跟你多说了,我明天就要出发,在这跟你告别了”

    赵启明让人拿来了绿豆糕,把阿克哈送到了侯府外,然后叮嘱道:“此去孔雀国路途遥远,如果遇到了意外,切记保命要紧,不要为了些身外之物以身犯险,钱没有了还可以再赚,人没有了可就没办法做生意了”

    “这我知道的嘛”阿克哈背起了装着绿豆糕的包袱,朝赵启明道:“你就等着我就是了,只要别和其他人做瓷器的生意,我阿克哈肯定活着回来,继续跟你做生意”

    “那就好”

    说完这些,阿克哈就走了

    赵启明目送他离开,心里想着去往印度的路上可能出现的危险,当然多少也有些期待毕竟阿克哈如果真的能把棉花带回来,到了那个时候,冬天可以铺上两床棉被,就算没有火炕也不怕了要是有足够的种子还能大规模的种子,替代原来的麻木,侯府就再次拥有了赚大钱的买卖

    想着这些,他心情不错的朝着后院走去

    迎亲之前的准备还在继续钱管家每天都要带人进行卫生专项整治工作,这会儿正带着人走在庭院里,发现了从柳树上掉下来的枯枝,老头便开始批评负责这个片区的扫地僧

    赵启明有些看不过去了,觉得钱管家有点吹毛求疵,过于严格要求了

    所以等那个扫地僧垂头丧气的离开之后,他便朝钱管家走了过去

    “小侯爷”钱管家看到赵启明,先是行了个礼,然后心情很是不错的捋着胡须道:“听说小侯爷的礼服做好了,不知小侯爷试过没有?”

    “已经试过了,还不错吧”赵启明出来是换了衣服的,没办法展示给钱管家看,他现在也没想讨论礼服的问题,所以朝钱管家说:“最近侯府在做迎亲之前的准备,钱管家的辛苦我是知道的,但还是不要太过严苛,免得下面的人都精神紧张”

    听到这话,钱管家意识到赵启明是看见了刚才的事,所以行了个礼解释道:“迎亲之前的准备,都是按照乡俗礼数进行,让侯府看上去干净整洁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随着迎亲的日子临近,很快就有魏其候府派人过来铺床,这就更需要把侯府收拾妥当,让魏其候府的人知道小侯爷对娶亲的重视”

    “铺床?”赵启明不解:“我自己的床,为何要让魏其候府的人来铺?”

    “以前是小侯爷的床,成亲之后便是小侯爷和侯夫人的床”说到这里,钱管家眯起眼睛:“按照乡俗礼数,迎亲之前女方家人要选取父母双全,配偶健在,还必须儿女成双的妇人,便是所谓的‘全福之人’,让这些全福之人来整理被褥,为新人铺床,也是想借来全福之人的福气,讨的是个吉利”

    “还有这个说法?”赵启明挠了挠脸:“那也就是说,这些人还要进我房间?”

    “是去小侯爷和侯夫人的新房”钱管家再次纠正:“这铺床的习俗为的是讨来福气,但也是女方有意派人侯府查验大到男方家里为迎亲所做的准备,小到女方进门时要过的门廊和台阶,都要详细的记下来,回去之后告之女方,为的迎亲当日不出意外”

    听到这里,赵启明已经无奈了

    这结婚的规矩也实在是太多了点,他这最近半个月基本上什么事也没干,全为迎亲的事情做准备原以为随着迎亲的日子将近,接下来就等着就是了,没想到还有铺床这个环节,找来一群七大姑八大姨,间谍似得来侯府四处打量,这就已经很让他头疼了,关键是这些大婶还要去他的床上乱动,这让他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不过就算心理有些微词,他也不能当着钱管家的面表现出来毕竟这老头将侯府的传宗接代视为神圣的事业,最近这段时间可谓是劳心又劳力,在这个最后关头总不能打消了人家的积极性所以赵启明呲牙咧嘴了半天,也只能朝钱管家说道:“既然这是乡俗规矩,那就照办吧,等铺床的人来了您提前告诉我,我让细柳先把床上收拾好”

    “这是自然”

    说完这些,赵启明郁闷的回后院去了

    钱管家继续开展卫生专项治理工作,吹毛求疵的寻找着没有清理干净的犄角旮旯,在侯府上下掀起了一轮腥风血雨但是赵启明这个当家的都没脾气,其他的下人尽管怨声载道,却也也只能乖乖配合

    就这样,在钱管家的主持下,侯府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那么接下来,就等着迎亲的日子到来了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