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聘礼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就象小侯爷在床上的表现

    从山上的果园下来之后,静安公主提前收拾好了自己的形象,再也不是如履平地般行走在山路上,还能拿着棍子牵着赵启明前进的运动型美女

    她恢复了长公主的威仪,举手投足都充满了端庄,在赵启明如同李莲英的伺候下走到马车旁,然后转过头来道:“劳烦东乡侯了,太平寨的景色宜人,今天算是没有白来”

    “欢迎长公主再来”赵启明点头哈腰:“太平寨永远欢迎长公主”

    好恶心

    静安公主仿佛忽然间没有了继续演戏的兴趣,转身就走进了马车里

    “怎么也不说声再见?”赵启明有些不解,便朝着静安公主招手

    谁知这时那侍女没眼色,直接过来把车帘拉上,让赵启明再也看不见了

    赵启明正不爽的时候,韩安国和桑弘羊也从农田里上来了

    看的出来,陪同着他们的郑国已经不再拘谨,还笑着和韩安国说着什么,这让刚好看到的赵启明很是欣慰他觉得韩安国和桑弘羊如果能记得郑国这个人,他举荐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让长公主久等了”韩安国朝已经坐上马车的静安公主行礼,然后朝赵启明笑道:“我和大农令去看了水稻,听完了郑国的详细解释,才知道杂交作物是怎么回事这理论很有意思,更难能可贵的是理论已经得到了证实,要是明年的杂交实验能成功,当真能为我大汉的粮食增产做出贡献,启明可是立下旷世奇功啊”

    “这都是农事监,尤其是郑监丞的不辞辛劳的结果,就算真的能种出杂交作物,那也是农事监和郑监丞的之功”赵启明谦虚道:“至于晚辈的理论,其实也没起到太大作用”

    “你这是贬低自己,来抬高郑国”韩安国识破了赵启明的想法,笑着道:“郑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杂交作物能成功,以后的成就自然不可限量,这不用你来褒奖,陛下也自然会有重用,但你所做的贡献也不能忽视,以后论功行赏的时候,陛下绝不会忘了你”

    赵启明等的就是这话,笑着朝韩安国道:“有韩大人这话我也就放心了,等以后杂交实验成功,还望韩大人能向陛下举荐郑监丞,也算是对郑监丞坚守在太平寨多年的嘉奖了”

    韩安国笑道:“不过前提是农事监能把杂交作物种出来”

    “这是自然”

    说完这些,韩安国笑着上了马车

    话不多的大农灵桑弘羊,此时捋着胡须朝赵启明道:“今天时间有限,就不去山上了那里的路和水渠,让我念念不能忘,今天没这个机会,等明年得空,我到时候再来”

    说完这话,桑弘羊也上了马车

    很快,静安公主就带着韩安国和桑弘羊离开了

    赵启明送走这些大人物,也没有在太平寨久留,见过了刚从农田中赶来了主父偃,告知静安公主已经离开的消息,接下来便也和主父偃还有郑国告了别

    回到东乡侯府时已经是午后了

    赵启明独自外出,也是独自回来,危险没有遇上,只是的确有些饿了

    他思考着侯府应该已经在准备晚饭了可刚到侯府外,还没闻到饭香,倒是看到了很多的护卫正在往外装货,看样子已经装满了两辆马车,旁边还有钱管家在指挥着

    钱管家上前行礼,然后道:“小侯爷去太平寨主持秋收,不知进展如何”

    赵启明其实也没主持秋收,只是走的时候是这么说的,钱管家问起来自然也要体面的答道:“完成的不错,那边的劳动力很多,今天就已经收了不少,估计最多再有两天就能全部入库了”

    “那就好”

    “不说这些了”赵启明本来是想问,这些护卫在往马车上搬什么东西,看着钱管家手里拿着的红纸,有些明白了:“钱管家这是在准备聘礼吧?”

    “聘礼早就准备好了”钱管家心情很不错,捋着胡须说:“今天是要给平阳侯府送去,中郎将明天就能正式下聘,这也算是东乡侯府正式提亲”

    赵启明点头,这些事情他是不管的,只是对聘礼的数量感到好奇,便朝钱管家打听道:“看样子聘礼准备了不少东西,最近侯府要拿出钱来投资南洋海运,不会影响生意上的支出吧”

    “这自然是不会的”钱管家解释道:“魏其候府是富贵人家,对聘礼的多少没有要求,除了按照乡俗准备的礼金之外,剩下的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谈不上影响侯府的开支”

    礼金是应该的即便是赵启明的那个年代,平常人家娶亲也应该给彩礼,何况钱管家也说了,是按照乡俗给的,那自然不会太高,真正让他觉得好奇的其实是聘礼:“钱管家手上这红纸,应该就是礼单吧?”

    “小侯爷想看?”钱管家把手上的礼单给了赵启明,然后笑着说:“这礼单上的聘礼都有讲究,不能多也不能少,但小侯爷如此关心,也算难得”

    赵启明还真不关心别说是对聘礼了,就算是亲事本身,他也没有太大兴趣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奇,所以才多问了几句,既然钱管家手上就有礼单,一目了然自然是最好的

    等看过之后,他的感受是这些聘礼还真是不怎么值钱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礼单上所列的物品可谓五花八门,很多都让他觉得匪夷所思,所以朝钱管家问道:“这上面的东西都是双份,这我还能理解,毕竟好事成双,金银首饰也无可厚非,但是为何还要准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侯爷是觉得哪里不妥?”

    “不是不妥”赵启明指着礼单说:“只是不明白,聘礼为何要有木梳?”

    听到这话,钱管家明白了,然后笑着解释:“既然是梳子,梳的自然是头发,有结发之意,又指夫妻和睦,白首不分离,这也是极好的寓意”

    “那剪刀怎么解释?”赵启明都笑了:“既然梳子是梳头发的,那这剪子就是剪头发的都剪断了的可就没办法白首不分离了,这么说来剪刀应该不算是好的寓意吧?”

    “这剪刀也是乡俗,聘礼中必须要有的东西”钱管家解释道:“梳子梳的是头发,这剪刀剪的却是绫罗绸缎,象征婚后前程似锦,荣华富贵”

    “还有这说法?”赵启明感慨道:“还真是怎么解释都能说得通”

    钱管家捋着胡须道:“既是乡俗,都是由来已久的说法,小侯爷不用深究”

    “行吧”赵启明对这些所谓的聘礼失去了兴趣,将礼单还给钱管家,然后道:“既然都已经准备了,那就送去吧只是这聘礼下完,接下来就应该讨论婚期了吧?”

    钱管家笑着点头:“讨论婚期便是‘请期’,请期之后就是迎亲了”

    “那就迎吧”赵启明无所谓的说道:“到时候提前通知我,我先去吃饭了”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