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奔跑吧,西海兄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西海和乌桓使团的驻地,是城南的驿馆

    这驿馆隶属于鸿胪寺,从去年开始便成了汉武帝接待藩国使团的地方随着北方部落和藩国陆续来到长安朝贡,这驿馆逐渐变得热闹起来,每天都有藩国的使节和鸿胪寺的官员进出,让薄西海不胜其烦

    作为汉朝人民的老朋友,坚定不移的亲汉派,以及日渐腐化的乌桓奸,薄西海在驿馆中本来享有特权,无论饮食起居都得到了最好的优待可是随着肃慎和扶余等部也成为汉朝皇帝的藩属,今年的朝贡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像他这样的使节,鸿胪寺那些官员也就不可能再全部围着他转

    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吧薄西海昨晚就已经知会过驿馆方面,说今天出行需要用到马车,要换做是去年朝贡的时候,驿馆方面很不得连夜给他找到最好的马车,还要派出大批的随从护送,可现在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却还是没人送过来跟他商量马车的事情,这让薄西海很是不满

    此时的他穿着华服,站在自己的别馆中,冷眼旁观着院子里走动的各国使节

    这些使节的穿着打扮都各不相同,除了都披散着头发之外,有的人穿着兽皮,还有的人头上戴着翎羽看着这些妖魔鬼怪,穿着中原华服的薄西海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藩国的使节虽多,但是得到华服赏赐的只有他,并且也只有他知道怎么穿

    这让他觉得自己有别于其他藩国使节

    想到这里,薄西海更加注重仪表,整理好宽袍大袖之后,才走到院子中去

    他看到了中原人打扮的鸿胪寺官员,便主动上前行中原礼,然后按照中原的方式,谦逊有礼的问道:“我是乌桓王的使节,昨天夜里请驿馆准备马匹,不知准备的如何了?”

    那官员是鸿胪寺新来的的译官,并不认识薄西海,看到这个外族人把中原话说的如此流利,还懂得中原的礼节,不免有些意外,所以回了个礼,然后才说道:“贵使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若是现在需要,在下这就让人停放于驿馆外”

    “那就有劳了”

    “贵使客气”

    谢过了这位译官之后,薄西海叫来自己的副手,让随行人员去找到驿馆方面提供的马车,并让他们搬运提前准备好的礼品和货物而他为外出做准备,又回了趟别院

    等他用过了早饭,走出驿馆的时候,乌桓的随行人员已经把货物装满

    薄西海满意的看着这些礼品,觉得今天的出行肯定会相当顺利

    刚好这时,肃慎的使节也走了出来

    这位肃慎的使节叫阿古那,在去年和薄西海打过交道,也算是老相识了,所以看到薄西海之后,就主动走上前,朝薄西海道:“西海兄这么早就出去?”

    薄西海看了眼阿古那的打扮,心里有些戒备

    这肃慎的使节上次来的时候汉话说的很不流利,穿的华服也很难看,可现在再看,此人的汉话已经很流畅了,华服还是春夏时的轻薄长款,和薄西海的打扮很相近

    这说明肃慎人为了办好朝贡的差事,在来之前花了很多的功夫

    可乌桓才是最先成为藩属的国家,汉朝人民的老朋友也是他薄西海才对,这个举止和打扮都如此接近中原人的阿古那,很容易引起中原人的好感,这让薄西海感觉到了威胁

    他装作如无其事的说道:“我要去见军侯大人,这些都是给军侯大人的礼品”

    他说这话本来是想表现出他和军侯大人的关系,和同为藩属国使节的阿古那区别开来,让对方知道他在身份上和其他各国的使节都是不同的可阿古那听到这话却笑了:“这可真巧,昨天我也传了拜帖,今天也要去见军侯大人”

    听到这话,薄西海警惕起来,试探着问道:“你要去东乡侯府?”

    “当然不是”阿古那的笑容充满了自得:“礼品是直接送到东乡侯府的,不过军侯大人请我们去看球赛,见面应该是在盖侯的府邸想必西海兄也得到了邀请吧?”

    听到这话薄西海才知道,原来军侯大人今天还要接见其他各藩国的使节

    这让他不胜其烦,就像在驿馆里看到了其他各国使节来往

    以前来长安的时候,他都是单独和军侯大人见面的,这也是有别于其他使节的主要体现,而现在那么多的藩国都来到长安,和他同去朝见汉朝皇帝,还要和他同住在鸿胪寺的驿馆,现在居然连和军侯大人见面这些人也要参与,实在是让人烦恼

    想到这里,薄西海面无表情的朝阿古那道:“那就在盖侯府再见了”

    说完这话,他吩咐马车将礼品送到侯府的同时,在随从的簇拥下坐上了马车

    临走之前,他看了眼阿古,结果发现啊刻骨正羡慕的看着他

    这让薄西海很是受用

    乘坐中原的马车是要保持跪姿,这对北方民族来说是很难受的体验薄西海刚开始也很不习惯,不过他觉得保持跪坐姿势,能显示出他的高贵,所以他克服了身体的不适,逐渐习惯了乘坐中原的马车

    可阿古那等使节就不同了这些人来中原的次数不多,在长安停留的时间也没有他长,现在还没办法习惯中原马车,这就是薄西海和这些使节的区别

    他找回了自信,对车夫道:“出发吧,去盖侯府”

    鸿胪的车夫看了眼薄西海,然后开始扬起马鞭,朝着盖侯去了

    薄西海习惯了乘坐马车,保持着标准的姿势,和街道上来往的长安贵族没有区别,甚至还有士大夫乘坐马车擦肩而过的时候朝薄西海行礼,这让薄西海很得意

    不过得意了没多久,身后传来马蹄声

    薄西海转过头去才发现,原来是阿古那来了此人不习惯乘坐马车,就干脆骑着马追上来,同行的还有扶余和其他藩国的使节,同样是以骑马的方式雏形

    看着这些竞争者正在追上来,薄西海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

    乘坐马车的弊病是没有骑马快,要是今天比其他使节晚到,他和军侯大人最亲密的关系就会受到挑战,这是薄西海从国家利益和个人情感上都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赶紧转过身来,朝车夫道:“加快速度”

    车夫不知何故,但也扬鞭打马

    马车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连薄西海那些随从都已经被甩开了但薄西海还嫌不够,大声朝车夫道:“再快点,等到了之后我给你赏钱”

    “再快你就坐不住了”车夫提醒道

    “我没事”薄西海直起身来:“再快点,不用在意我”

    “这可你说的?”

    “我说的”

    得到了薄西海的保证,车夫也很干脆,直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扬起马鞭加快频率的打马,还不停的大声提醒前方的行人避让,在混乱中如风驰电掣般穿过街道

    如此这般,马车的速度果然快了很多,但薄西海也被晃得东倒西歪,撅着屁股在车厢里滚来滚去,好不容易才重新抓着围栏坐起来,却还是没有办法保持好平衡

    他观察着阿古那和其他的藩国使节,结果发现对方速度竟然也快了起来

    这明显是故意追赶的举动让薄西海很生气

    虽然被晃得东倒西歪,很难保持平衡,但是在他的心里,和军侯大人的亲密关系不能收到任何的挑战,所以尽管肚子里翻江倒海,产生了孕妇的妊娠反应,也仍然不能停下

    他转过头,大声朝车夫喊道:“再快点,我赏你金子!”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