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激进的主父偃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立春之后,气候仍然寒冷从山中流下来的溪水,经过山腰上水渠时流速放缓,有白色的寒气缭绕,透着刺骨的凉意想来应该是立春侯消融的雪水

    桑大人站在水渠旁,用溪水洗手,然后直起腰来,顺着水流,看着消失在山坡尽头的水渠,笑着朝胡先生道:“这也是为了这果园特意修建的吧?”

    “这是小侯爷亲自吩咐的”胡先生和桑大人私交不错,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说起话来也随意:“有了这水渠,山上很多的荒地就能重新利用起来,成为新的果园”

    “不容易”桑大人环视着附近的果园:“这也算是为太平寨做了好事了”

    “小侯爷是目光长远之人”胡先生指着前面的果园:“就不说将来了,就这片果园,去年缺水的时候都快死了,有了这水渠之后马上就能活,这是在修水渠的时候就已经提前想到的”

    “你的意思是说,这水渠能照顾到这山上的所有果园?”

    “大部分都能照顾的到”胡先生笑着说:“别看这些山地面积不大,其实这里的水渠比山下的水田水渠还要长,这都是小侯爷不惜成本,为村民办出来的好事”

    听到这话,桑大人看着胡先生,好笑的说:“先生本是心高气傲之人,自从到了东乡侯府,每句话都不离东乡侯,就算值得称赞,也不用如此吧?”

    “桑大人有所不知”胡先生并不觉得惭愧,郑重的朝桑大人说:“小侯爷有如此才能,还能全心全意为百姓办事,的确让人心悦诚服,在下刚才所说,绝无半句虚言”

    “知道你是发自内心”桑大人无奈的看了眼胡先生,结束这个话题,然后指着左边的果园说:“你刚说这条水渠能照顾到山上所有的果园,可我前面这片荒地,好像没有水渠经过啊”

    “水渠能经过的地方都会经过,要是存在地势较高,水渠无法通过的问题,也会修出蓄水池”胡先生跨过了面前的水渠,然后转过身来说:“桑大人随在下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桑大人笑着点头

    两人边说边聊,往旁边的果园走去

    与此同时,赵启明和那个中年人正跟在后面

    胡先生跟桑大人说的话,赵启明全听到了除了胡先生不遗余力的为他说好话,让他觉得有些欣慰之外,胡先生所介绍的很多情况,他的确知道的没有那么详细

    看来胡先生及时出现,的确更适合陪同

    “军侯大人可还记得在下?”

    正想着这些,赵启明的身边那个中年人,忽然如此说到这让赵启明有些不解的转过头来,发现那个中年人正笑看着他可即便如此,他也想不来到底在哪见过这个人

    “前些日子在魏其候府,在下和军侯大人见过”

    “魏其候府?”赵启明若有所思,然后恍然大悟:“原来是主父先生”

    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个中年人就是去魏其候府拜码头的西漂他之所以记得主父偃这个名字,是因为历史上的《推恩令》,但当时在魏其候府还有其他的西漂,所以他忘记了主父偃的样子

    “看来军侯大人没忘记在下”主父偃笑着说:“方才见面的时候,在下本想和军侯大人说话,但是看军侯大人没有认出在下,便没有主动说起”

    “是我记性不好”赵启明惭愧的说:“还要主父先生主动说起,实在抱歉”

    “哪里”主父偃说:“在下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军侯大人”

    听到这话,赵启明也觉得奇怪

    毕竟主父偃才刚来长安,之前也没此人和桑弘羊有过私交,不然也不会去找魏其候拜码头可今天桑弘羊却带着此人来太平寨,难道说魏其候觉得这主父偃不错,便把此人推荐给了桑弘羊?

    “军侯大人是觉得,以在下的身份,不应该跟着大农令来这里吧?”主父偃很直接的说出了赵启明心中的疑惑

    虽然他的脸上带着笑意,但的确让赵启明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不自然的说:“跟身份无关,但是的确没想到先生会和大农令来这里,方才还以为先生是大农令身边的官员”

    “其实在下现在是陛下身边的郎官,今日是跟着大农令来见见世面的”主父偃解释完,然后笑着说:“没想到刚离开长安城,就能看到军侯大人治理封地的成绩,这也算不虚此行了”

    赵启明并不意外主父偃成为郎官,毕竟此人在历史上本就是权臣说起来,司马相如和灌英也都是郎官,这些人都是汉武帝身边的人,跟他们说话要尤其小心,所以主父偃刚说完,赵启明就纠正道:“其实太平寨只是我的食邑”

    “食邑?”

    “这里的建设是东乡侯府出钱”赵启明解释道:“但只能算是给予帮助,为的是百姓能过上好日子,严格说起来这太平寨其实是内史府的管辖范围”

    “原来如此”赵启明明白了赵启明的意思,然后有些感慨的说:“王侯公卿都有封地,但即便是对待自己的封地,也没见谁如此认真的治理,小侯爷对食邑也能如此重视,实在难能可贵”

    赵启明以为主父偃是在奉承他,便客气的说:“主父先生客气了,其实我也只是做了些力所能及之事,相信这天下间的诸侯,有很多人都比我做的更好”

    “军侯大人有所不知”主父偃不客气的说道:“许多王侯公卿连受封就国都不肯,长年居住在长安城,所谓鞭长莫及,对封地的治理更无从谈起如此这般,封地的百姓要这些诸侯何用?”

    听到这话,赵启明有些惊奇

    他总算明白了,主父偃不是在跟他客气,是对诸侯本来就有意见虽然早就有过预料,但主父偃毫不客气地指责天下诸侯,还是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怪不得历史上的此人主导了《推恩令》的颁布,让天下诸侯对他恨之入骨,看来这家伙早就看诸侯郡国不顺眼,听刚才的语气又哪里是颇有微词,看样子明显积怨已深

    主父偃也发现了自己语气有些不对,先朝赵启明行礼,然后感慨的说到:“在下只是看了太平寨的光景,想到天下诸侯郡国,要是都能像军侯大人这般体察民情,治理好封地里的事务,天下百姓何愁不能富强?”

    “主父先生说的是”赵启明有点不自然,毕竟他也是诸侯,主父偃觉得他可以另当别论,但他自己没办法让自己置身事外,所以他使者解释说:“其实现在的诸侯都没有治民权,何谈治理百姓,恐怕很多的诸侯即便有心,也是无力施展”

    “可诸侯郡国都有声望和财力”主父偃马上说:“军侯大人同样没有治民权,太平寨连封地都算不上,却仍然能如此治理有方,这天下的诸侯郡国都应该效仿军侯大人,不然那些封地要他们又何用,如此尸位素餐,国家要这些人又有何用?”

    听到这话,即便是赵启明,也有些慌了

    主父偃敢说天下诸侯尸位素餐,的确勇气可嘉但他担心主父偃继续说下去,就要提出削藩这种话来,所以他赶紧说:“今日只说这农田和水利,尽量不谈国事,先生以为如何?”

    “在下失言”主父偃明白赵启明的顾忌,歉意的说道:“让军侯大人为难了”

    “哪里的话”赵启明笑着看了眼前面的果园,然后说:“桑大人已经走远了,想必现在正在说果园的情况,主父先生要是感兴趣,我们还是加快脚步,跟上去看看吧”

    主父偃点头,然后和赵启明往前面的果园走去

    在此过程之中,赵启明看了主父偃好几眼

    这家伙说诸侯郡国尸位素餐,这也的确也是事实但这话就连汉武帝都不敢随便表态,这家伙居然说的慷慨激昂要说现在的王侯公卿,有哪个没有封地,就算是他赵启明不例外主父偃指责诸侯不作为,还说诸侯尸位素餐,这些话打击面太大

    汉武帝让主父偃留在身边,有可能是处于警示的目的,想利用此人让那些诸侯郡国能有所收敛但他赵启明也是诸侯,没道理跟主父偃持有相同的意见,更不打算和天下诸侯为敌,所以主父偃有关诸侯的言论,他是不能参与的,更不打算支持

    好在刚才的话题已经被绕了过去并且除了今天之外,两人也没怎么见过面,更谈不上什么私交大农令今天的视察结束之后,估计就没机会见面了遇上这样的人当然还是离远点好

    想到这里,赵启明暗自决定,以后见到这个主父偃,要绕着走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