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栽赃嫁祸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重新回到客厅,赵启明发现主父偃等人已经离开了

    但此时的魏其候的右手边又多了个人仔细看,居然是周建德

    老匹夫身着常服,看上去是独自过来的,正和魏其候把酒言欢

    赵启明走上前,朝周建德行礼:“很久没见周叔叔了,愿身体安好”

    “真关心老夫身体,就应该去我府上拜访”周建德看到赵启明,放下了酒杯,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在魏其候府关心我的身体,只怕少了点诚意吧?”

    果然是老不死

    刚见面就发难,还是过年的时候,这人可真是坏到家了

    可赵启明也算有了经验,面对这种情况不再惊慌,笑着解释道:“晚辈正准备明天就去拜访,没想到在魏其候府遇上,既然如此那就提前给周叔叔拜年了”

    听到这话,周建德眯其眼睛:“提前拜年,明天就不过去了是吧?”

    “恩?”

    “现在拜年可不算,我只当没在这见过你”周建德表情不善的朝赵启明说:“到了明天你老实点去我府上,要是没等到你给我拜年,我就去东乡侯府给你拜年”

    这太过分了

    即便赵启明饱经沧桑,被这些所谓的长辈欺负的死去活来,此刻也发自心内的觉得,周建德这个老匹夫简直就是个缺德鬼,刚见面就给他难堪也就算了,居然还说这种话

    长辈去给晚辈拜年?

    这简直就是指着鼻子在骂他

    就算是魏其候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转过头朝周建德道:“说话要注意轻重,别说启明是来给我拜年的,就算是在你府上,长辈之间的矛盾,也不要牵扯到孩子身上”

    周建德不说话了,但仍然看着赵启明

    这下赵启明算是听明白了虽然周建德经常现场表演为老不尊,但和今天不同听魏其候的意思,周建德可能是在灌夫那边吃了亏,故意给他难堪的

    “听管家说,你这次来带了不少的东西”魏其候不打算让周建德胡闹,所以把话题给引开了,慈祥的笑容出现在脸上,朝赵启明说:“每年如此,你也算是有心了”

    “这是应该的”赵启明朝魏其候行礼,然后说:“都不是贵重东西,这次主要是瓷器作坊出了冰裂纹的瓷器,所以就顺便拿过来,想让窦叔叔赏鉴”

    “冰裂纹?”魏其候很感兴趣:“这种瓷器我见过,听说那是在意外情况下烧制出来的,虽然瓷器本身完好,但其表面遍布裂纹,多数时候都被当做瑕疵品”

    “的确如此”赵启明点头,然后说:“现在瓷器作坊已经掌握了这种技术,控制裂纹的出现和分布,以后可以批量的烧出来,年前就已经有了出产,这次给魏其候拿来的,就是其中最好的几件”

    “那等会我可要好好看看”魏其候心情很好,让赵启明坐说话

    赵启明坐下之后,发现周建德还是表情难看

    觉得老是这样也不是事,他就主动朝周建德说道:“虽然不是贵重的东西,但为周叔叔准备的礼单中,也有几件不错的瓷器,明天去拜年的时候再给周叔叔带去”

    “我不是魏其候”周建德看了眼赵启明:“可没这样的雅兴”

    赵启明无奈了

    不过这也让他也更加好奇,周建德到底受了多大的气,才会如此软硬不吃?

    “该给的你不给,不想要你倒是大方”周建德喝着酒,忽然说了这么句话

    赵启明莫名其妙,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魏其候

    魏其候明白他的意思,有些无奈道:“绛侯说的是火药”

    “火药?”赵启明眨了眨眼,然后全明白了

    前不久静安公主还跟他讨论过,说周建德和灌夫明争暗斗,他们的热气球和火炮也有点势均力敌的意思如此说来,周建德应该是在怪他把火药拿出来给了灌夫

    想到这里,赵启明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毕竟火药的配方是灌夫骗走的,并非他所愿

    但如果当着长辈的面,说灌夫骗走了火药的配方,周建德肯定觉得他是在编瞎话就算周建德相信了他,这话传到了灌夫那边,老匹夫也肯定也会给他脸色看

    面对这种左右为难的情况,赵启明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连你的热气球都是东乡侯府出来的”魏其候这时候朝周建德说:“热气球给了你,现在把火药给了颍川侯,当晚辈的也没有厚此薄彼”

    听到这话,周建德表情缓和了些

    但老不死心有不甘,朝魏其候说:“火药比热气球可简单多了,现在武库已经造出了火炮的关键的部件,要是成功的那可是万人敌的国之重器,比热气球厉害得多”

    “关键部件?”听到这话,赵启明赶紧打听:“可是炮管?”

    “炮管?”

    “就是火炮的炮身”

    “这我哪知道”周建德见赵启明跟他说话了,马上朝他开火:“魏其候还说你没有厚此薄彼,我看你就是厚此薄彼,有火药这样的好东西,为何不早拿出来?”

    听到这话,赵启明已经意识到,周建德对他的意见很大

    静安公主曾经跟他说过,周建德和灌夫谁也不服谁,明争暗斗也只是互相较劲,赵启明也不至于被牵连到其中但周建德如果觉得他跟灌夫更亲近,那事情可就不妙了

    别的不说,就算只是每次见面都要让他难堪,他应对起来也是很麻烦的事

    想到这里,赵启明沉思起来

    他觉得面对这种情况,就好像看到父母打架

    作为天真可爱的好孩子,在无法胜任调停者的角色之前,应该谁也不帮保持中立的态度,最好是能置身事外,这样才能让父母自己解决矛盾,不至于误伤天真可爱的baby

    如果你的父母打算战个痛快的时候,你没有置身事外,还站在旁边为你的母亲呐喊助威,你的父母会觉得你这个孩子不懂事,那么他们可能立即就不打架了,开始不约而同的打你

    当父母的男女对打,变成了对你的混合双打,那你就大难临头了

    想到这里,赵启明急中生智,朝周建德说:“这火药其实和晚辈无关“

    “恩?”魏其候也有些意外;“这是何意?”

    赵启明说;“火药并非出自晚辈之手”

    “那是出自何人之手?”

    “是诸葛大师”

    “诸葛大师?”周建德不解:“就是你家那个方士?”

    “正是”赵启明觉得自己找到了很好的栽赃对象,所以更加认真的说:“也正因为诸葛大师是方士,才会在炼丹的过程中,意外的发现了火药”

    听到这话,周建德惊奇道:“还有这种事?”

    “千真万确”赵启明真诚的说:“诸葛大师意外的发现了火药,可晚辈居然拿来取乐,这才有了炮仗,直到后来灌叔叔找上门来,晚辈才知道火药能有如此作用”

    “这么说,你事先并不知情?”

    “正是”赵启明说:“在此之前,晚辈并没有火药这种东西,不然早就拿出来了,甚至就算是后来作为军事用途,那也是灌叔叔发现,才来找晚辈要走了配方”

    听到这话,周建德表情总算缓和下来

    魏其候这时也笑道:“看来不是启明没有拿出来,是绛侯你去的晚了,被颍川侯捷足先登,要是你先发现火药的军事价值,先于颍川侯去找启明,启明也会将火药交给你”

    周建德点头,也觉得错怪了赵启明,但老不死没有认错的打算,转移话题道:“如此说来,这个诸葛大师还真有点能耐记得没错的话,之前的热气球,也和此人有关吧?”

    赵启明赶紧说;“的确如此,诸葛大师是世外高人,有通天彻地的学问”

    周建德点头;“既然的确有些本事,那就应该以礼待之,等明天我亲自去东乡亭好生拜访,免得以后又弄出来了惊天动地之物,再被那灌夫捷足先登”

    听到这话,赵启明遗憾道:“可惜大师现在外出云游了,最近不在东乡侯府”

    “果然是世外高人”周建德说:“那就等大师回来再说吧”

    赵启明点头,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还好周建德没有立即让人去把诸葛大师找回来,不然当面对质的时候肯定要露馅,只要不是现在就和诸葛大师见面,他就能提前跟诸葛大师串供,然后蒙混过关

    当然最好是等周建德忘记了这件事,那就蒙混过关都不用了

    想到这里,赵启明有些庆幸

    周建德信了他说的话,不再为难他,今天就算是过关了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