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再无马服君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赚大了

    在赵启明那个年代,几百张纸的价值顶多能吃顿川菜,但在纸张有价无市的公元前,却能换来好几麻袋的海鲜干货

    这些海鲜干货中少有鱼虾,多是以鲍鱼和海参为主,算得上是顶级的海鲜这在赵启明看来实在是非常划算的买卖

    更重要的是,海鲜的味道堪称化学武器,能逼退刘陵翁主以后要是走在大街上,和这个蛇蝎女子狭路相逢,只要拿出几只鲍鱼,就能让刘陵夺路而逃,这实在是防身利器

    当然,划算的买卖也好,作为生化武器也罢,都没有海鲜本身的美味重要

    赵启明喜欢吃海鲜,以至于没有海鲜可以吃的时候,退而求其次的养成了吃海鲜的习惯如今有了好几麻袋的鲍鱼和海参,能感受魂牵梦绕的美食,当然要好生品尝才是

    “来人”赵启明让秦文把那几袋海鲜带到了侯府,刚走到门前他就豪迈的喊话:“让厨房马上行动起来,今天要拿出看家的本领,给本侯爷做海鲜火锅”

    听到这话,门房大爷金老伸出脖子,朝赵启明说:“小侯爷,有客人来了”

    “谁?”

    “是岸头侯”

    “岸头侯?”赵启明思索了片刻,然后说:“是李敢吧?”

    “正是”

    也不知道李敢的封号是谁给的,总是让人记不住,每次都要想半天才知道是谁说起来赵启明还真有点同情李敢毕竟这孩子已经有“果儿”这样娘炮的小名,现在又多了个让人不明所以的“岸头”封号,好像每个给他称呼的人都跟他有仇

    “以后直接说李公子”赵启明说:“岸头太难听,跟匈奴名似得”

    “是”

    “我先去见客”赵启明转头朝秦文叮嘱:“告诉厨房,我要吃海鲜火锅,让他们按照羊肉锅的方法做汤锅,海鲜泡好之后直接端上来,再准备些新鲜蔬菜”

    秦文领命,开始把那些海鲜干货搬进侯府

    “等做好了拿到正厅”赵启明叮嘱着,走进了客厅里

    李敢的确在客厅里等着,不过门房老大爷没说的是,曹盛和马建国也来了

    曹盛倒也罢了,毕竟前几天还在韩世人家见过,但是马建国却从汉军凯旋而归后,至今还没有露过面如果再算上当初在新骑兵的训练时间,赵启明已经和马建国有大半年没见了,此时意外的看到马建国居然也和李敢同坐在客厅里,让他着实感到惊喜

    看到赵启明走进来,李敢和曹盛起身行礼

    马建国也站了起来

    赵启明没忙着打招呼,先打量着马建国他发现此人变化很大,坐在侯府的客厅里没有任何的拘束,整个人显得异常沉稳,再也没有了之前在马场初次见面时的谨小慎微

    这让赵启明/心情很好,走过去打量着马建国,见他能直视着自己露出笑容,从心底里感到高兴,便笑着打趣:“你要是再不露面,我可真要以为你战死沙场了”

    马建国解释道:“军中事务缠身,在下也是昨天才从北军出来”

    “这说明军中重视你”赵启明说:“想来应该升官了吧?”

    “现在是马曲长了”曹盛朝赵启明道:“马曲长的确有事在身,昨天从军中出来,先去看望了家中妻儿,今天就来拜见兄长了”

    赵启明也只是打趣其实他早就知道,马建国现在已经成了军侯,在北军中担任曲长之职按照本朝军制,曲长在军中属于中级将领虽然比起李敢这样的胡骑校尉还有些差距,但毕竟身兼重任,军务繁忙也可以理解

    “来我这不是要紧的事情,你出征在外,家中难免担惊受怕,好不容易回来了,理应多跟妻儿相处”赵启明关心道:“家中都还安好吧?”

    “都好”马建国看着赵启明:“每到换季时东乡侯府都要送去新衣,正读书的孩子也能用得上纸在下出征在外,家里从不为生计发愁,这都是小侯爷的照顾”

    “说这话就见外了”赵启明让大家就坐,然后对马建国说:“你出征之前送信,希望我能照顾好你的妻儿,我要是让你家中为生计发愁,那你岂不是所托非人?”

    听到这话,马建国点头,没有继续说客气的话,只是坐下来有些感慨,便道:“在下出征在外,书信来往不便,不知小侯爷对妻儿照顾有加,妻儿也不知在下死活,的确是担惊受怕”

    “你妻儿以为你战死沙场了?”赵启明有些好奇

    马建国解释说:“大军刚到上郡时倒也让人送过家书,可自从突袭河套之后没了书信往来,家中以为在下出了意外才没了消息,难免胡思乱想”

    赵启明点头

    出征在外的将士不容易,留守在后方也的确难熬连他在没有消息的时候都忍不住担心李敢等人,更何况是人家的妻儿想必没有消息传回的日子,马建国的家里肯定是度日如年

    “进城献俘的那天,妻儿还去街上找过在下”说到这里,马建国有些无奈:“可惜妇道人家没见过市面,等到献俘结束也没看到在下,竟然当场就晕了过去”

    马建国这话说的轻松,但赵启明觉得有些心酸

    想来献俘的当天,马建国的妻子肯定是抱着很大的期望,想从进城的队伍中找到马建国可妇道人家不知道进城献俘的不是全部的部队,家里的老幼没找到人就以为马建国死在了战场上,当时肯定绝望至极

    “好在家里的孩子读了些书,跟附近的人打听,才知道大部分部队已经去了霸上军营”马建国说这些时表情平静,仿佛在说久远的往事,早已经不挂在心上:“在下也知道家里在等着消息,等军务忙完了之后就立即去家中看望,得知妻儿没有为生计发愁,也就放心了”

    马建国省略了家人相见的场面

    好不容易看到人活着回来,自然大喜事更重要的是这家人的日子过得艰辛,以至于马建国无奈之下竟要去马场为仆,眼下功成名就,家里的男人带着满身的军功来和家人见面,以后的日子自然不会发愁,苦尽甘来也值得喜极而泣

    赵启明还记得马建国的身世——昔日的匈奴贵族,投降汉室以后带着部落内迁,马建国的父亲被封马服君,倒也过了些好日子可惜马建国的父亲去世,封号不再世袭,这家人还因为匈奴人的身份饱受欺凌,以至于在长安城都没有了立足之地这些年的心酸,外人根本无法感同身受,其中的艰难恐怕也只有经历过这些的马建国才知道

    但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现在的马建国不再谨小慎微,说起过去的事情也表现的很平静,这都是因为满身的军功,和军侯大人的身份作为真正的有功之臣,马建国的家人生活有了保证,即使马建国哪天死了,军中也会善待他的妻儿老小他不是从前的马服君,这家人里也再也不会有马服君

    “你有今天也的确是不容易”说到这里,赵启明觉得气氛有些沉重,便笑着朝马建国打趣:“不过既然都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以后也应该再接再厉,争取早日封侯拜相”

    听到这话,曹盛出声提醒:“兄长,马曲长已经封侯了”

    “已经封侯了?”

    “已经封侯了”李敢笑道:“说起来,在座的诸位都是侯爷”

    赵启明想想还真是

    李敢是岸头侯,曹盛也被封了侯更难能可贵的是马建国作为匈奴人,凭借军功封侯,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事在座的几个人都是年轻的军侯,的确有些意思

    “值得庆祝”赵启明/心情大好:“今天就让我好生款待诸位”

    李敢笑道:“出征在外,最想的就是师兄府上的羊肉锅”

    “今天不吃羊肉锅”

    “不吃羊肉锅?”

    赵启明露出笑容,朝正厅外喊话:“海鲜火锅做好没,赶紧端上来”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