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充满尿骚味的汉军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午后时分,大雨倾盆

    曲江上游船相继靠岸,街道上的行人也逐渐消失

    这突然到来的寒意让长安城显得冷清,但此刻的纨绔聚会却是气氛热烈

    秋风透过窗户吹进屋里,压不住羊肉锅翻腾的热气纨绔们满头大汗的吃着涮羊肉,感叹着这才是享受两相对比之下,又开始抱怨军中生活的艰苦

    “军中可没有涮羊肉可吃”曹盛面对灌英的问题,摇头道:“我们出征在外,最想念的就是涮羊肉,早知道是如此,离开长安的时候就应该多吃几次”

    “军中虽然艰苦,但也不至于如此吧?”灌英笑着道:“别的就不说了,草原上遍地都是牛羊,你们的缴获就有几十万,怎么可能连羊肉都吃不上?”

    “有羊肉”周福拍着大腿:“但火头军不给做”

    “何止是不给做涮羊肉,他们就没做过能吃的东西”小六忍不住痛骂:“当初在北军训练的时候倒也过得去,出征之后做的东西不是咸的发苦就是根本没熟,猪都不吃的东西”

    “有这种事?”灌英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的样子:“可要是如此的话,你们也能自己动手,毕竟涮羊肉的方法简单,只要切好羊肉和食材自己放进锅里就好了”

    “没锅”

    “没锅?”

    “当初走的时候就应该把行军锅给带上”周福叹息着看着面前的铜锅:“这次算是吃了那些火头军的亏了,等下次出征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记得带”

    灌英心满意足的笑了作为损友,他对这些纨绔的遭遇感到欣慰,还幸灾乐祸的朝赵启明时说:“这行军锅空有行军的名字,出征行军前却不采购,这可真是枉费了启明兄的才能了”

    “军中纪律严明,要真带了只怕会受罚”曹盛这时放下筷子:“不过就算带了行军锅,其实也没有用武之地,毕竟行军途中很多时候连生火都有严格的纪律”

    “生火还有纪律?”窦文吃着涮羊肉问

    曹盛解释道:“大漠孤烟很诗意,但对行军来说是危险,只要有炊烟升起,数十里外都能看见,匈奴人在草原上生活多年,能分得轻烟尘和炊烟的区别”

    “有这事”周福有些激动的说:“尤其是在突袭河套的时候”

    “突袭河套怎么了?”窦文马上追问

    “那是突袭,事先要做好保密措施,明火这种东西是要绝对禁止的”周福接着说:“并且长途奔袭很注重行进的速度,所以就算能够生火,也没有时间”

    “不能生火,那你们怎么吃饭?”

    “在马上吃”周福说:“从上郡到白羊王部,需要在两天内到达,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所以突袭河套之前就准备好了干粮自己背着”

    “总不能连睡觉的时间也没有吧?”

    “只有很少的时间休息”周福叹息:“长途奔袭很容易感到困乏,到了休息的时间躺在地上就睡了,等到要出发的时候就要立即上马,要是忘了出发之前去撒尿,到时候也只能在马上解决了”

    赵启明嘴里的酒差点喷了出去:“在马上撒尿?”

    “恩”

    “这是什么绝技?”

    “其实不难”周福挤眉弄眼:“把小将军掏出来,朝边上尿就是了,屁股下面的战马跑着,马背上的人尿着,互不干涉”

    赵启明和灌英对望,深感震惊

    然后灌英也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真的好奇,很不道德的问:“这个事情恐怕要考虑尺寸吧,要是那玩意长度不够,就算尿也尿不了多远,难道就要尿道裤子上了?”

    “的确”周福看向曹盛:“他就尿到裤子上了”

    “你才尺寸不够!”

    纨绔们哄笑起来

    “这是你们瞎说,还是确有其事?”赵启明好笑的问

    曹盛朝他解释说:“当时是长途奔袭,吃饭和休息的时间都有限制,要是出发之前忘记了方便,不可能临时让队伍停下来等着,但要是擅自离开队伍,可能等方便完了之后,队伍就早已经离开很远,再也找不到了,所以那种情况也就只能出此下策”

    赵启明想了想,发现还真有点道理

    “启明兄应该是知道的吧?”曹盛忽然问

    赵启明不解:“我为何应该知道?”

    “这是《行军总纲》里的内容”曹盛说:“当时的校尉大人,也就是现在的关内侯,熟读过启明兄和果儿的《行军总纲》,把突袭过程中的时间安排精确到了极限,不然也不会那么成功的完成突袭”

    赵启明倒是听说过卫青读过《行军总纲》这件事不过他这个名字放在李敢前面的作者却从来没认真的看过,所以才不知道突袭行军的事情倒是听曹盛这么说了,他觉得有兴趣去看看

    “虽说的确是吃了些苦,尤其是骑在马上撒尿这种事,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恶心”周福忽然说:“但这都是值得的,当我们长途奔袭出现在河套的时候,白羊部的那些人看到我们差点被吓死”

    “因为你们身上的尿骚味?”灌英忽然接话

    这让屋子里的人都愣了下,互相对望了之后,忽然间大笑起来

    周福眼泪都快笑出来,还主动配合的说:“那些匈奴人估计怎么也没想到,我们这些汉人比他们还不卫生,几千个满身都是尿骚味的骑兵,当时就把他们给熏晕了”

    听到这话,窦家兄弟笑的捶胸顿足,周福他们这些当事人居然也笑的前仰后翻,甚至就连那些姑娘也在纨绔们的怀里花枝招展,笑的是东倒西歪

    突袭河套的新骑兵,成了充满尿骚味的生化武器,这要是传了出去,恐怕关中父老以后再也没办法传颂新骑兵夺回河套的丰功伟绩了吧?

    赵启明其实觉得挺欣慰的

    毕竟周福他们能这样调侃自己,说明他们并没有把军中的艰苦当回事甚至骑在马上撒尿这种难以启齿的过往,在他们看来也是值得自豪的

    毕竟仔细想想,不管中途经过了怎样的惊险,新骑兵毕竟是夺回河套的主力能完成这样的壮举,这绝对可以在任何场合拿出来当做谈资,也是值得骄傲的宝贵经历

    “其实最骑在马上撒娇还不是最难熬的”笑完了之后,周福说:“毕竟突袭河套也就是那几天时间,其他的作战倒也没有那么艰苦”

    “那最难熬的是什么?”

    “没女人”周福说完,淫/笑着在身旁姑娘的怀里抓了把

    那姑娘正听着战斗英雄的战场故事,猝不及防被占了便宜,当时就红了脸

    “还是我们中原女人好”周福豪迈的搂着那个姑娘,然后接着说:“你们可能不知道,那么长的时间没有姑娘睡还是不惨的,最惨的那么长的时间连姑娘都见不到”

    “这么夸张?”

    “当然”周福指着曹盛:“这厮到最后那几天,对母羊起了邪念”

    “母羊?”屋子里又不厚道的哄笑起来

    曹盛却并不在意,面无表情的朝曹盛说:“我当时是想涮羊肉了,琢磨怎么想办法弄着吃,倒是你糟蹋了那棵树的事情我可记得,居然还敢污蔑我?”

    “树?”灌英震惊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的事”曹盛摆手:“那是追军臣单于的时候,路上全都是荒漠,我听果儿说看见树就到了阴山了,那是匈奴人祭天的地方,所以当时看到了那棵树,我就代表汉军上去和那棵树抱了下”

    “只是抱了下?”

    “废话”周福瞪着曹盛:“难道我还真能把树给糟蹋了?”

    纨绔们再次哄笑起来

    倒是赵启明和灌英对望,感叹这些人还真吃了不少的苦

    就算他们都是纨绔子弟,离开军营就跟脱了缰绳的野狗般,搂着姑娘上下其手就没停过,但至少在战场上他们能吃的了苦,能忍受尿了裤子的骚臭,也能忍受没有姑娘的苦闷

    要说包括灌夫在内的老将是这个国家的脊梁,那么这些关中子弟就是这个国家的基石正是有了他们去追着匈奴人满世界跑,才有强大的国家,和万国来朝的威名

    毕竟,这可是带着满身尿骚味,熏晕了整个白羊部的军队

    如此丧心病狂,国家何愁不能安定?

    只要他们带着尿骚味继续驰骋下去,就算是西域那也肯定是手到擒来的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