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被告人的辩护时间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夫君这是给妾身上大刑呢?”

    书房里,静安公主脸色潮红,喘息着的躺在软榻上

    要换做平时,如此暧昧的场景,赵启明肯定当时就沦陷了,但今天不同,事关自己的劳动所得,他的眼里没有美人的娇躯,只有包工头的丑恶嘴脸

    “你给我老实交代,不然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夫君让妾身交代什么呢?”静安公主咬着红唇

    赵启明没有任何动摇,直接把静安公主翻了个面,然后照着屁股就是几巴掌尽管手感不错,他也和静安公主从没有这样的接触,但他仍然咬牙切齿:“知道错没!”

    静安公主被打笑了,起初还只是背对着笑,实在受不了转过头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边笑边说:“夫君可别打了,妾身怕痒的很,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你还敢笑?”赵启明怒发冲冠

    静安公主见他又要动手,赶紧求饶:“夫君息怒,妾身知错了”

    赵启明这才停手,然后眯起眼睛问:“你错哪了?”

    静安公主笑的身体都软了,好不容易才转过身来,吃力的调整好姿势,然后大眼睛看着赵启明,咬着红唇无辜的说:“还请夫君明示,妾身也好解释”

    “知错了你还让我明示?”赵启明瞪着眼睛,又把静安公主翻过来

    “别”静安公主伸手拦住了赵启明,然后强忍着笑意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夫君就算今天要给妾身上大刑,也应该让妾身知道哪里让夫君生气了”

    赵启明停了手,咬牙切齿的问:“明知故问是吧,太平寨是怎么回事?”

    “太平寨?”

    “我可有证据”赵启明从身上摸出诏书:“你自己看”

    “恩”静安公主接过,见是诏书,就朝赵启明说:“造纸作坊最近的产量不错,朝中许多公文都用了纸制的折子,只有这诏书仍然用丝绢,也是为了显示隆重”

    “谁要跟你说造纸的事”

    “那夫君要说什么?”

    “我让你打开看,看诏书的内容”

    “原来如此”静安公主没有打开诏书,倒是看着赵启明,笑着说:“见诏如见君,妾身这衣衫不整的样子可不好,还请夫君开恩,让妾身整理仪容”

    “可以”赵启明坐了下来:“你这就整理”

    静安公主身体终于不软了,撑起来被弄乱的衣服,然后用手整理头发,倒是在此过程之中忽然想起什么,边整理自己的头发边问赵启明:“是太平寨的食邑吧?”

    “你总算想起来了?”

    “可妾身还是不明白”

    “还装?”赵启明眯起眼睛:“你给我试验田,说是帮你去和鲜卑人谈判的奖励,结果那太平寨根本就是我的食邑,你是拿我的东西来奖励我?”

    静安公主明白了,然后笑着说:“这件事的确怪妾身,不过夫君要妾身出试验田,还要求提供那些庄户好几年的口粮,最后得到杂交的种子还要归夫君,妾身也是难免不平”

    说到这里,赵启明有些心虚,毕竟他的要求的确有点过分

    不过这话从静安公主嘴里说出来,他总觉得是狡辩,所以他马上说:“就算是心里不平,当时也应该跟我讨价还价,不能骗我”

    “是妾身的不对”静安公主眨了眨眼:“不过夫君可有什么损失?”

    “当然有,你早知道那是我的食邑,还拿来跟我交易”

    “可也仅此而已”静安公主解释道:“把食邑作为试验田,是跟夫君开了玩笑,但除此之外,妾身许诺过提供那些庄户人家口粮,和种子归夫君的事,却没有更改”

    赵启明想了想,觉得这样的话倒是还好,所以语气变轻了些说:“可我的食邑是要征税的,作为试验田来使用,好几年不会成功,我就好几年没有粮食收”

    “就为了些粮税?”

    “没错”

    “这就让妾身心寒了”静安公主似乎有了底气,重新躺了会去,叹着气说:“夫君就为了些许粮税就对妾身上大刑,还要把妾身打死,丝毫不顾念往日的情份吗?”

    赵启明张了张嘴,有点无话可说

    “不是这样的……”

    可小侯爷话还没说完,静安公主就看向他,幽怨的说:“就算妾身让夫君损失了些粮税,再怎么罪大恶极,夫君也不能上来就动手,总要让妾身解释几句吧?”

    “好”赵启明坐直了:“被告人也有辩护的机会,你说吧”

    静安公主叹了口气:“夫君可知,这些食邑是妾身争取来的?”

    “什么意思?”赵启明不信:“我知道朝中对封地的事情很敏感,但食邑跟封地不同,就算我这不能算是战功,但那么多的千里马,给我加几百户的食邑不过分吧?”

    “当然不过分”静安公主看着赵启明:“夫君没去太平寨看过吧?”

    “没有”

    “那就对了”静安公主在赵启明疑惑的表情中,气势逐渐占据了上风:“夫君可知道,即便那些水田作为试验之用,几年的时间没有粮税,但食邑可以世袭,赵家以后收粮税的日子可多着呢”

    “这我当然知道”赵启明不满

    “那夫君肯定不知道,太平寨除了水田,更多的还是山地”

    赵启明不解:“什么山地?”

    “妾身还记得那次在马场,夫君说等张骞将带回许多的种子,还说有了那些种子,要是有片山地作为果园就好了”静安公主笑着问:“夫君还记得吧?”

    赵启明想了想,然后说:“应该有这么回事”

    “夫君记得不清楚,妾身可不敢忘记”静安公主说:“当时丞相正考虑对军功封赏,夫君也多次说过想要些封地,妾身就和丞相说了些好话,才争取来太平寨那五百户的食邑”

    赵启明有点不信:“你是说,你是为了我好?”

    “起初只是看上了那些山地,没想到夫君竟有杂交水稻的打算”静安公主笑着道:“结果事情就这么巧,夫君既需要山地,连那些水田居然也用上了”

    “太平寨有很多山地?”

    “不止山地,还有现成的果园”静安公主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妾身亲自去看过了,面积着实不小,已经有现成的水果,每年都有收成,想来夫君应该会喜欢”

    “果园都有?”赵启明高兴起来

    “也有空着的地方,等张骞带回种子,夫君可以继续在山上种其他水果”

    “那可太好了”赵启明有点兴奋:“距离西乡亭没有多远,还每年都有水果出产,以后想吃什么水果都有,没事还能过去自己采摘,这可太好玩了”

    “夫君高兴就好”静安公主支着头,轻声叹息:“妾身申辩完了,夫君明察秋毫,要是实在气不过,就看给定个什么罪,妾身也好听候发落”

    “哪能啊,我高兴还来不及”

    “夫君是高兴了”静安公主看了眼赵启明,然后继续叹息:“只苦了妾身,本意是为夫君好,结果承受不白之冤,夫君上来就对妾身上大刑,实在让人心寒”

    听到这话,赵启明觉得理亏,再加上有了果园的确高兴,所以赶紧凑上前去,讪笑着说:“谁让你跟我开玩笑,其实也没跟你真的动手,快让我看看把你屁股打坏没有”

    “手往哪伸呢?”静安公主制止了赵启明的动作:“痛的是心里”

    “那让我摸下你的胸口,看伤着没”

    “滚”静安公主气笑了,打开赵启明的手,还躲开了些,然后才说:“不要打岔,夫君能为了几年的粮税跟妾身上大刑,谁知道以后会不会要妾身的命?”

    “你就是我的命”赵启明后挤眉弄眼的说:“我媳妇好,就听我说过想要片山地,就帮我争取到有果园的食邑,要换了其他人谁能对我有这样的心意?”

    “知道就好”静安公主笑了:“不过妾身把食邑当试验田,的确骗了夫君”

    “那是小事”

    “夫君别生气就好”静安公主想了想:“不过妾身对那些事情不怎么精通,夫君还是有空去看看吧,那果园到底如何,还要夫君说了算”

    “那我明天就去”赵启明期待了起来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