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不同的策略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鲜卑人和乌桓人不同

    尽管他们也对涮羊肉这种吃法感到新奇,但比起乌桓人狼吞虎咽的吃相,他们表现的有节制许多,并且互相之间始终都在讨论什么,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好在赵启明对待鲜卑和乌桓他有不同的目的,谈判的策略也有所区别,展示中原文化,只是培养乌桓部的亲汉派,而针对鲜卑人,却不能用相同的办法

    想到这里,赵启明看向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心领神会,看向鲜卑人问:“不知贵使可对橄榄球感兴趣”

    听到这话,鲜卑人停止了耳语

    拓跋洪看了眼球场,然后朝司马相如回答道:“鲜卑没有这种东西”

    “当然,这是中原的东西”

    “那我们的确没有见过”

    “那现在见到了,不知贵使有什么看法?”

    拓跋洪其实始终都在和自己身边的人谈论分地的事情,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分地,对于涮羊肉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也对球场中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热情

    但是司马相如问他了,他也不能再视而不见

    所以拓跋洪看着球场,想了想说:“虽然是初次见到,但我估计这应该是你们中原人的军事推演,就好比我们鲜卑贵族的围猎,既是娱乐也是为了训练军队”

    听到这话,赵启明笑了

    乌桓使节薄西海也笑了

    不过赵启明之所以笑,是没想到鲜卑人眼光不错,居然说到了关键

    而薄西海发笑,却是充满了不屑:“橄榄球是中原人的娱乐活动,只有贵族才能享受的消遣,你怎么可以拿这项贵族的运动,和草原上野蛮的围猎相提并论?”

    听到这话,赵启明愣住了

    他觉得这薄西海的语气有点崇“汉”媚外的意思

    这不屑的语气,难道已经忘记了他自己也是草原民族?

    这才刚来长安几天,薄西海不仅成为了彻底的“亲汉派”,而且那崇拜中原的样子,分明就是个汉奸的形象,或者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乌奸”?

    即便是司马相如,也觉得有点尴尬,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倒是鲜卑人忽然间愤怒了

    也不知道他们的愤怒是因为草原民族中出了乌桓这样的叛徒,还是因为被当面羞辱觉得没有面子,总之当薄西海的话音刚落,拓跋洪就怒视着他

    “其实中原也有围猎的传统”司马相如有些看不过去,朝薄西海解释道:“中原人也不光追求诗词歌赋,围猎的传统在中原也有多年的历史”

    “中原也有围猎?”薄西海觉得很意外

    “当然,中原人到现在也仍然还有围猎的活动”司马相如解释着,然后又紧接着说道:“并且橄榄器这项运动,当初之所以出现,也的确是为了军事推演”

    听到这话,薄西海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司马相如点头,然后不再理会薄西海,看着拓跋还问:“虽然这项运动的确和军事推演有关,但现在的规则早就已经修改,不知贵使是怎么看出和军事推演有关的?”

    拓跋洪也不再理会薄西海,看着球场回答道:“他们在争夺牧场”

    “争夺牧场?”司马相如看了眼赵启明,饶有兴趣的笑着

    拓跋洪指着身穿黄金甲的球队:“他们手里的球是王旗,他们的王旗到了哪里,就代表他们的主力骑兵到了哪里,把球放在地上代表他们把王旗插在了敌人的牧场上”

    司马相如笑着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王旗插在敌人的牧场上,就代表那片牧场,从今以后归他们所有”

    “这也没错”

    “但这些人要守护自己的牧场”拓跋洪指着苍鹰队的求援说:“他们要盯住对方拿球的主力,不让入侵他们家园的对手,把王旗插在他们的土地上,夺走他们的牧场”

    司马相如连连点头

    “拿球的人持有王旗的主力骑兵”拓跋洪面无表情:“没有拿球的人要为主力骑兵提供掩护,防守的人要防守对方的主力,也需要对没有拿球的人有所戒备”

    司马相如笑着说:“贵使果然看的仔细”

    “不过拿球的人总是在换,我看不懂”拓跋洪看向司马相如:“既然拿球的人是骑兵主力,为什么还要把进攻的机会给别人,难道其他人也可以成为主力进行冲锋?”

    听到这话,司马相如看向赵启明:“这就要让军侯大人来解释了”

    听完这话,拓跋洪的不解的看向赵启明

    “其实中原的作战方式,和草原上的骑兵有所区别”赵启明直接解释道:“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草原上的军队只有骑兵,而中原的军队有很多的兵种”

    “很多的兵种?”

    “草原上的作战,是以骑兵为绝对主力的”赵启明笑着说:“中原地区的作战,要面对不同的地形,包括骑兵在内,步兵和弓箭手,都可以成为左右战局的关键”

    拓跋洪若有所思:“军侯大人的意思是说,那些拿球的人可能是骑兵,也可能是其他的兵种,他们不停的转移手中的球,代表着不同的兵种轮流的发起进攻?”

    “可以这么理解”

    拓跋洪再次看向球场,沉吟了片刻后摇了摇头:“无法想象,我出身在草原,只在草原上有过战斗的经验,不知道除了骑兵之外,还有其他的兵种可以作为主力”

    “并不是作为主力,是讲究作战的配合”赵启明解释道:“骑兵有自己的优势,也有自己的劣势,步兵同样是如此,他们之间的取长补短,能发挥更大的战力”

    拓跋洪忽然看向赵启明:“军侯大人的意思是说,可以有更加复杂的战法?”

    “没错”赵启明笑着说:“战场形势瞬息万变,球场上也是如此,球员们相互传球,代表着不同兵种的配合,他们根据不同的形势,可以产生很多的作战方式”

    “怪不得”拓跋洪皱眉:“怪不得我看不懂,原来只是进攻就有这么多方法”

    赵启明笑着点头;“防守也有很多的战法”

    “这是很不错的推演”拓跋洪最后说:“虽然我还是看不懂,但能推演出更多的作战方式,这是很宝贵的经验,可见汉军主力能够横扫匈奴北庭,是有原因的”

    “贵使客气了”赵启明笑着说:“这只是运动项目罢了”

    “可军侯大人刚才还说这是军事推演”

    “军中有更复杂的推演方法,这种程度的军事推演,只是军中出身的老将,作为消遣的运动罢了”赵启明不在意的说:“就好比贵使刚才说过,草原上的围猎”

    听到这话,拓跋洪沉默了

    他所知道的围猎,都是鲜卑的贵族们日常的消遣,前呼后拥显示其军队规模而已,真正作为推演的价值其实并不大,并且所用的也基本都是骑兵进行包围而已

    而中原人进行推演,要用很多兵种,有数不清的战法,并且这种推演方法,居然只是不上战场的人的消遣,而中原人的军队中,还有更加复杂更加精准的推演方法

    这也就是说,鲜卑的军队,甚至还不如汉朝人里那些不上战场的老将?

    “敢问这样的运动,长安是否经常举行?”

    司马相如想了想,回答道:“每年都有,从春天到冬天,大概有几百场”

    听到这话,拓跋洪再次沉默了

    鲜卑人进行推演的方法不如汉朝人,甚至进行推演的次数也不如汉朝人尽管早知道鲜卑人和汉朝人的差距,但他也没想到这差距居然会如此之大

    但其实,鲜卑人和汉室之间的差距虽然大,但也没大到那么夸张的地步

    赵启明刚才所说有的军事推演有夸张的成分,司马相如说每年的比赛有几百场也并不是实情他们之所以要这么说,目的就是要让鲜卑使节产生错误的判断

    显然,鲜卑使节通过比赛联想到了汉朝的军事力量

    而这也是赵启明早就预料到的甚至可以说,他今日在球场边设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鲜卑使者亲眼看到球场中的比赛,然后错误的评估汉朝的军事力量

    正如之前所说,对待乌桓和鲜卑有不同的目的,谈判的方法也要有所区别

    如果说对乌桓的策略,是利用中原文化,引起薄西海成为亲汉势力那么对鲜卑的策略,不管是之前的强硬态度,还是今天的比赛,都是为了对鲜卑进行震慑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