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阿克哈的秘密通道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在赵启明为了安置问题焦头烂额之际,周建德带着亲卫赶到了

    看上去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老匹夫没有多问,翻身下马之后就直接走到侯府门前,然后按着自己的佩剑,开始指挥着部分亲卫分开,把侯府两边的路给封了

    说起来周建德还真是热衷于封路

    不过上次封路是因为热气球,当时只是放飞实验而已,赵启明还觉得不用那么兴师动众而现在为了保护良种马,这在赵启明看来不仅很有必要,而且还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激动之下,他立即走上去朝周建德行礼如果不是因为辈分的关系,他很想和周建德握手,就如同被洪水围困了灾区老百姓,终于等到了抢险救灾的人民子弟兵

    可惜周建德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按着佩剑,朝余下的护卫们大声说道:“都给我打起精神守来,要是今晚有任何差池,你们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是!”

    这些余下的亲卫们如临大敌,顺着道路两边排开看那丝毫不敢怠慢的样子,哪里是在保护些战马,简直就像是跟随国家元首出行的警备人员

    然而赵启明却愣住了:“这怎么还开始站岗了,难道不打算把马给带走?”

    “带走?”周建德看向赵启明

    赵启明赶紧说;“您难道不是来进行交接,把这些马接到军中去的?”

    周建德看傻子似得看着赵启明:“军中谁能照顾这些马?自然是要先送去马场的,何况这都马上天黑了,要是运马途中出了什么差错,你打算让老夫背这个锅?”

    赵启明差点跪了,心说你不愿意背这个锅,我也不愿意啊

    他原以为周建德带着亲卫赶来,是要把汗血宝马带走,还觉得如果是这样的就没他什么责任了,甚至就算今天晚上这些马集体越狱也是军方保护不力,怪不到他头上

    可他没想到周建德只是带人来站岗的

    “这么多的马招摇过市,长安城里早就得到了消息”周建德看着那些马,紧握着佩剑:“可也没想到是你让人去找的千里马,居然这么快就被带回来了”

    赵启明看得出来,老匹夫有点激动

    毕竟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土匪了,看到这么多气质超群的战马,就如同刚从监狱出来的刑满释放人员走进了女澡堂,没有两眼放光流口水,就已经很克制了

    “丞相有令,保护好千里马,无干人等绝不能靠近”周建德仍然目视前方,手却终于松开了佩剑:“不过眼前这些是不是千里马,还需要老夫看过才知道”

    说完这话,周建德也没等赵启明回应,就大步走上前去

    这老匹夫表面上是在验收,按着佩刀从这些宝马面前走过,满意的点头,其实是借职务之便,近距离接触这些汗血宝马,经常停下来伸手抚摸,很有套上马鞍跑上几圈的意思

    赵启明正要跟着过去,谁知丫鬟忽来禀告,说阿克哈醒了

    于是他也顾不上周建德,赶紧走过去找阿克哈,因为他有很多的问题想知道

    此时,阿克哈正坐在侯府门前的大树下吃着绿豆糕,见到赵启明走过来,马上激动的说:“我的朋友,你家的绿豆糕还是熟悉的味道,真是让我太想念了”

    赵启明叹了口气,这家伙也真是心大:“别管绿豆糕了,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

    “首先”赵启明看着阿克哈:“你是傻/逼吧?”

    “傻/逼?”

    “傻/逼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带着两千匹汗血宝马招摇过市,在没有提前派人送信的情况下带来东乡亭,让我没有任何准备的那种人”赵启明咬牙切齿

    阿克哈恍然大悟:“你是在骂我啊”

    “不骂你骂谁?”

    “不该骂我”阿克哈吃着绿豆糕,这让他心情很好,所以即便被骂也没有不高兴,只是讲道理说:“我们做生意有信用,你给我瓷器,我的马就只能交给你”

    “那你就不能提前通知我?”

    “我的族人不会汉话,来了容易被当成奸细”阿克哈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什么,热情的朝着远处围观的东乡亭村民们打招呼:“是我阿克哈,被你们当成匈奴奸细打的那个”

    村民们表示不认识这个脏兮兮的大胡子,继续围观汗血宝马议论

    显然,他们对西域马的兴趣要比西域人要高

    这让赵启明忽然有点惭愧

    毕竟,阿克哈远道而来,为汉朝军队带来如此大礼,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村民们不明真相也就怪了,自己再责怪人家就太过分了

    “不说这些”赵启明笑着朝阿克哈问:“带这么多马,路上挺不容易吧?”

    “花了不少钱”阿克哈吃着绿豆糕,口齿不清的说:“除了我的族人,还有这些养马的奴隶,没有把他们也带上,到不了玉门我的金马就要死光了”

    赵启明点头,看向也正在休息的其他西域人他也是刚注意到,这些西域人里有为数不少的人在其他人都在休息的时候,时不时走到那些马的面前喂东西,或者检查什么的

    想来阿克哈是为了避免途中出现伤病,干脆把善于养马的人也带上,沿途有这么多的奴隶伺候着,这些汗血宝马就算有伤病的情况,恐怕损失也并不大

    “你要给我瓷器”阿克哈似乎想到了关键问题,认真的朝赵启明说:“这些人不能白给你,我不要你的钱,你拿瓷器跟我换”

    赵启明倒是并不意外阿克哈连人也卖,老实说这些汗血宝马的生活习性如何他也不是很了解,以后要养起来肯定还是这些奴隶比较有经验,所以用瓷器换点技术人才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可以,瓷器回头就给你”

    阿克哈这次露出满意的表情:“你是做生意的人,跟我很像”

    赵启明没理会阿克哈夸奖别人都要顺带吹捧自己的行为,接着又问:“除了这些马的损失情况之外,你路上就没遇到其他什么麻烦,比如匈奴人?”

    “有”阿克哈继续吃绿豆糕,不在意的说:“要是被发现了,连人带马都要被抓走,我阿克哈就要赔钱了,怎么都不能被抓住”

    “那你是怎么保证不被抓住的?”

    阿克哈忽然看向赵启明,认真的说:“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但我不能告诉你”

    赵启明愣了下,然后才意识到,这是人家的商业机密

    仔细想想也是,西域和长安之间距离遥远,在两地之间往返的商队本就不多,能像阿克哈这样,能带着那么多的货物没被抓到,肯定是有其门道的

    而这个门道就是人家吃这晚饭的依仗,当然是不能随便透露给别的

    “行,那我不问”赵启明摊手:“反正你带着马平安归来就行”

    “那是”

    “对了”赵启明忽然想起什么:“张骞在哪?”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