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李敢的第一次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工匠们确定了规格和字体,正式开始雕刻工作这既牵扯到精密的工艺,也十分的耗费时间如果初次尝试失败,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所以赵启明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

    而与此同时,春耕也已经基本完成,接下来只剩下勤劳的耕耘至于西乡亭种莲的事,因为静安公主还在搜寻种子,而种莲的节气还没到,所以暂时也不用着急

    重新清闲下来的赵启明在这天回到了马场

    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马场的山谷中重新焕发了生机,不仅是山谷两边的树林里有了些绿色,牧场中的草地也抽出了新芽

    这有别于东乡亭的景色,让赵启明/心情很好

    他放下了自己的东西,和厩令大人打了招呼,就带着金牙往牧场走去

    半路上,他遇到了奴儿这熊孩子似乎也有去牧场中驰骋的想法,骑着马来来回回,炫耀着自己的骑术而他的坐骑“长须”,也为了在金牙面前表现自己的英姿,奔跑时的样子很是雄壮俊美

    但可惜金牙看不上长须,目不斜视的优雅行走而赵启明也无视了奴儿的骑术,更没有在牧场中驰骋的想法,只是随便找了块草地躺了下来,嘴里叼着狗尾巴草看着天空

    这让奴儿感到无趣,于是骑着长须跑到牧场的深处,策马扬鞭的驰骋

    很快,金牙也离开了赵启明,在附近优雅的散步

    此时已是正午阳光充满了暖意,天空也蓝的刺眼

    赵启明闭上了眼睛,身上被阳光温暖着,竟忽然有了些睡意

    这个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了马蹄声他偏过头看了看,发现是李敢来了

    最近这些日子李敢已经很少出现在马场因为大军出发在即,军中总有召见,李敢的多数时间都是在北军大营想必这次回来,也只是听几天课,就又要回军营了

    “师兄”李敢还没下马,就远远的喊了声

    “恩”赵启明枕着手臂,困意袭来的眯起了眼睛:“今天晒太阳,不授课”

    李敢没有回答

    赵启明只听到李敢下马的声音,然后就感觉到李敢朝他了走来

    这让他有些狐疑,于是转过头来,结果发现李敢走来时,身上背着行囊

    显然,李敢这是要走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赵启明还是觉得突然

    他没有说话

    李敢也没有说话,就这么走到了赵启明的面前,背着行囊行礼,然后就像平时授课时那样,规规矩矩的跪坐在对面,沉默的低着头,等待着赵启明训话

    “要走了?”赵启明终于还是开口

    李敢点了点头,终于看向赵启明

    “准备出征?”

    李敢又点了点头:“要先去报道,大军十天后出征”

    赵启明吐了嘴里的野草,盘坐了起来,朝李敢问:“那你这是来跟我告别?”

    “来拿功课”李敢看着赵启明,表情复杂起来:“还想听师兄的教诲”

    “今天没有师兄的教诲”赵启明拍了拍李敢的肩膀:“只有兄长的叮嘱”

    李敢看着赵启明,似乎有所领悟,于是重新站了起来,改变之前的跪姿,学着赵启明的样子,盘坐了下来师兄弟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在刚刚抽出嫩芽的草地上

    “攘外必先安内”赵启明笑着问:“出征之前,家里可安顿好了?”

    李敢的表情有些愧疚:“家父常年征战在外,母亲早已经习惯,只是放心不下小弟,免不了要叮嘱几句,可到底还是能识大体,知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即使难过也藏在心里”

    赵启明点了点头

    像李敢这样的将门,表面上看似风光,其实充满了生死离别

    李敢的母亲就算对父子两人有再多的担心,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老人家要让让父子俩安心出征,也要拿出主母的威仪,在父子俩离开之后,成为家里的主心骨

    “那你姐姐呢?”赵启明忽然问

    原本还有些愧疚的李敢,听到他姐姐,立即换上了无奈的表情,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说:“姐姐怪小弟离开之后,无人训练家中的球队,知道小弟执意离开,就对小弟拳脚相向”

    赵启明忍不住好笑:“不管目的是什么,这也算是种不舍和挽留了”

    李敢看了眼赵启明,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

    “除了你自家的球队,恐怕这次离开之后,灌家军也无人训练了吧?”

    “小弟训练灌家军多日,早已有了感情,奈何职责所在,不得不暂时离开,也是不舍”李敢叹了口气:“眼下球队只能麻烦启明兄操心,因为灌叔叔这次也将出征”

    赵启明点了点头,然后忽然想起什么:“好像过几天灌家军就有比赛吧?”

    “已经赢了黑甲队,本来是要和红甲队做最后争夺的”李敢想了想,然后困惑的说:“但最近改了赛制,说每个赛区都有两支球队可以获得资格赛的资格”

    赵启明笑了笑,知道是静安公主采纳了这样这样他的意见,于是朝李敢说:“这样的话,灌家军和红甲队就都有晋级到资格赛的希望”

    李敢点了点头

    赵启明忽然也沉默了下来

    因为家里的事情说完之后,接下来就该说战场上的事情了

    老实说,赵启明的心中有很多的担心他既担心军队作战失利,也担心李敢会遭遇危险,更担心这次的分别之后,两人之间可能成为永别

    “小弟到了军中,会按时完成功课,然后用家书带回来,让兄长过目”李敢首先开口了,看着赵启明,眼睛又红了起来:“还请兄长珍重,等着小弟凯旋而归”

    “我该说的话都让你说了”赵启明好笑,却也是放松了下来,想了想后叮嘱道:“我之前教给你的东西,要灵活的运用,如果真到了危险时刻,切记要保持冷静”

    李敢点了点头,从行囊中拿出了跟缝衣针,朝赵启明说:“兄长教了我很多,仅仅只是利用缝衣针辨别方向的办法,就有很大的用处,最近所学足以让小弟受用终生”

    赵启明点了点头:“除了要利用知识之外,也要学会使用自己的优势,比如说你的麾下有多的匈奴人,包括马建国在内,对草原上的情况,会比你更加了解”

    “如果有事,小弟会多向他们请教”

    “这就好”赵启明看着李敢,然后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另外,草原上的牛羊味道不错,如果有所缴获,记得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上几只,要活的”

    李敢认真的点了点头:“小弟记住了”

    “当然如果你回来要隔上大半年的话,中途也可以先寄点干肉给我”

    “……”

    “好了”赵启明深吸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朝李敢说:“我也不能耽误了你报道,总之到了战场上要万事小心,军功或者封侯都是其次,因为只要人活着,就一切都有可能,所以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李敢也站了起来,朝赵启明行了个礼:“小弟谨记兄长教诲”

    “活着回来”赵启明拍了拍李敢的肩膀

    李敢看着他,眼睛发红:“兄长等我”

    赵启明深吸口气,然后点了点头说:“去吧”

    李敢看了眼赵启明,然后翻身上马,背着行囊又看了看赵启明,终于离去

    随着马蹄声渐远,赵启明目送着李敢离开了牧场,心中有许多的感慨

    他知道,战场上的凶险,谁也说不清楚这是让他感到担心的地方但与此同时,他也感到欣慰因为这次离开之后,李敢就再也不是拉着他袖子的那个小屁孩了

    对于李敢来说,这次出征是他的成长

    同样的道理,对于李敢的长官卫青来说,这次的出征也是意义重大

    赵启明希望李敢能够平安

    内心深处,他也盼望着从未谋面的卫青能大破匈奴,追亡逐北,为大汉扬威域外,让长安成为宇宙中心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