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自古多情空余恨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场外的观众们为这场精彩的比赛而欢呼,奔向球场的红甲队员们也在互相庆祝在这热烈的气氛之中,很少有人留意到黑马队的七号球员,摘下头盔露出了真容

    “石康?”灌英认出了这个人

    “曲江上那个情圣?”赵启明也很快意识到石康是谁了

    这正是那个为情所困,在曲江的孤舟上站了整个冬天的石家公子,也是亲手组建了黑马队,如同异军突起般在南区的选拔赛中大放异彩的那个石家小子

    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黑马队的七号球员就是石康所以此刻当石康摘下偷窥,露出了真容,正谈论着比赛结果的达官显贵们,开始有很多人留意起来

    此时,欢呼和庆祝仍在继续

    石康手里的盔甲无力的掉在了地上他表情空洞的转过身,朝向球场的北侧最终,他的视线定格在球场北侧柳树下的那个观战台,然后如同行尸走肉般前进了几步

    这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不禁想起了去年冬天的曲江上,独自站在孤舟上的身影于是球场中很多人,尤其是黑马队的支持者,都诧异的看向了球场之中的石康

    在这些人的注视下,石康踉跄着往北侧柳树下的观战台靠近了几步,等他终于停了下来,再看那张苍白的脸上,已经是两行清泪,正痴痴的凝望着那个观战台

    “那里面是谁?”灌英忍不住问

    静安公主看着球场中的石康,平静的回答说:“是江都王”

    “江都王?”灌英的表情复杂起来,同样看着球场中的石康:“去年初夏,在曲江上和石家公子相识,并私定终生的的那位翁主,据说就是江都王之女吧?”

    听到这话,赵启明想到了什么:“这么说,那位翁主也来了?”

    “随江都王进京不久,此刻应该就在观战台中”静安公主表情平淡,低着头拿起杯茶,但到了嘴边却又放了回去,然后忽然叹了口气说:“这可真是段孽缘”

    “此情只待成追忆……”赵启明忍不住看向了那个观战台,感觉文青病似乎又有发作的倾向

    似乎因为江都王的身份,那个观战台的面积稍大,只是比静安公主这边的略小,在球场中仍然充满欢呼的时候,那里显得格外平静,而且落下了帐幔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人

    这时,惊呼声突然响起,彻底终结了球场外的欢呼

    只见球场之中,石康已经停下了脚步,满脸泪水的看着那个观战台,然后也不知是情绪失控,还是身体虚弱,竟然忽然双膝发软,跪在了地上

    这下,整个球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包括双方的球员们

    众目睽睽之下,石康跪在球场之中,满脸泪水的凝望着对面的观战台

    这个动作让整个球场都为之震惊

    认出了石康的人,有些好奇坐在那个观战台中的人究竟是何身份,而没有认识石康的人,有些担心这个球员是否比赛时受了伤,才会有如此动作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没多少人知道,石康的这个动作并不是受伤,而是为情所困

    总而言之,石康泪流满面的跪在了球场之中,但这个动作并没有持续多久

    很快,他忽然凄然惨笑,然后就身体前倾,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队友们赶紧狂奔过去而对面的那个原本平静的观战台中,也在同时响起了痛彻心扉的哭声只不过这哭声很快就被年长者的斥责所制止,显得很是压抑

    眼看着队友们将石康架了起来,往球场外走去红甲队的球员们也赶上去帮忙或者表达关切这混乱的场面让球场外的观众们显得沉默,不少人都忍不住叹息

    石康究竟为何为跪,是因为受伤还是别的什么,看起来已经不重要了

    显然,虽然时隔半年,石康仍然没有走出那段感情

    如同静安公主所说的那样,这的确是段孽缘,但也是让人唏嘘的孽缘

    因为柳树下的观战台中所传出的哭声,正是曲江上的翁主时隔半年,昔日的少女已经嫁为人/妻,那长辈的斥责足以说明,两人即使相隔球场,也不该有任何瓜葛

    静安公主沉默了下来以她的身份和立场,实在不合适作任何表态

    而赵启明喝了口茶,不再看议论纷纷的球场,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显然,石康早就知道那位翁主会随江都王入京只不过以他和那位翁主的过往,想要见到那位翁主几乎是绝无可能,所以他才组建了黑马队,参加了南区的选拔赛

    结果那位翁主果然来了或许只观看了这场比赛,或许之前的比赛也曾看过

    石康瞒住了所有人,以球员的身份入场参加比赛隔着球场,他肯定看到过那位翁主,而那位翁主或许也认出了他这就是时隔半年之后,两个痴情人的相会

    但只可惜,黑马队在这场比赛中失利了

    按现在的赛制,只有一支球队出线,只要红甲队没输,石康今年就再也不能参加接下来的比赛,让那位翁主看到他在球场中的英姿因为两人之前的故事,两家人也不会允许他们私下里有任何接触,甚至只是远远的看着

    显然,在最后倒下之前,石康凄然的惨笑,不是因为输了比赛,而是因为随着这场比赛的失利,两人再难有见面的机会这凄惨的惨笑,代表了他内心的绝望

    想到这里,赵启明叹了口气:“这真是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自古多情空余恨”静安公主念着这句话,点了点头

    而灌英似乎没有听到,表情痴呆的说:“或许/明年还有比赛,而江都王到时还会来,石家小子完全可以继续伪装下去寻找见面的机会,为什么要脱下盔甲呢?”

    赵启明摇了摇头:“半年的时间,那位翁主就已经嫁为人/妻,再过一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可能那位翁主已经忘记了石家小子,可能石家小子已经娶妻生子了呢?”

    灌英沉默了

    赵启明和静安公主对望着,也沉默了下来

    石康和那位翁主的孽缘,让他们联想到了同样不能明媒正娶的他们

    而灌英,应该也是想起了小梅园里的那位秦姑娘吧

    观战台中,三人想着各自的心事,沉默了许久

    终于,灌英首先回过神来,朝静安公主行了个礼,抱歉的说:“在下失态了

    静安公主笑了笑,没说什么

    灌英也重新露出了笑容:“虽是孽缘,却让人恨不起来,反而是心生同情”

    “希望两家人也能这么想”赵启明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静安公主,然后朝灌英说:“这件事可大可小,但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江都王那边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静安公主也看了眼赵启明,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只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自然最好”灌英已经恢复了常态,不在意的说:“不过就算江都王告状,闹到了圣上那里,石家也能有所辩解”

    “希望如此吧”赵启明叹了口气

    灌英似乎对自己的失态有些耿耿于怀,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若无其事的说了句:“抛开这个插曲不谈,那石康作为跑卫,其实力恐怕比红甲队的呼伦也差不了多少”

    “的确是实力强劲”静安公主终于开口,看上去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端起茶来喝了口说:“虽然败北,却仍然是令人尊敬的对手,奴儿该去探望石公子的伤情,以示红甲队的敬重”

    听到这话,赵启明看了眼静安公主,心说还是这婆娘厉害,把石康昏迷之前的表现解释为了“受伤”,那自然也就没有什旧情重燃,或是觊觎他人之妻的说法了

    “是啊”灌英有所领悟,笑着点了点头说:“的确应该探望探望”

    静安公主笑着点头,然后看了眼旁边的宫女

    那宫女欠了欠身,退下去了,估计是真的要让奴儿去黑马队探望

    此时的球场之中,议论声仍在继续

    并且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整个长安城里都是关于此事的议论毕竟上下五千年来,国人的八卦之魂从来都是一样的炽烈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