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吃四姑娘的豆腐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作为西乡亭的里正,马老除了欺负赵启明时不要脸了点,在村子里也算是德高望重

    钱管家曾经过说过,老流氓是个读书人,总有些舞文弄墨的习惯

    这文化人的居所,就算没有侯府的花园那么讲究,但不大的院子里收拾的干净,还种了不少的植物,显得清新而又雅致尤其是会客的地方,被各种植物簇拥着,像大户人家那样铺上草席,有客人时面对面跪坐着,显然很注重礼仪

    在这样的地方喝茶吃饭,说起来也算是件惬意的事情

    然而此刻的赵启明,却根本惬意不起来

    因为那些村民们又聚集了起来

    就像刚来时那样,有人在院墙外探头探脑,有人站在门口明目张胆的打量,还有从大人胯/下钻出脑袋的熊孩子,继续研究小侯爷是何方妖孽想来,应该听了马老的话,已经把自家的房前屋后打扫干净,又给耕牛洗了个澡,然后过来等待检阅吧

    赵启明不想去检阅村民家的房前屋后,也不想去参观洗完澡的耕牛,更不想在吃饭的时候被这么多人看着,所以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这时索性叹了口气,将筷子放了下来

    “不合胃口吗?”旁边传来了四姑娘的声音

    赵启明赶紧说:“没有,很合胃口”

    四姑娘露出笑容,为赵启明和马老倒了热茶,然后就又进屋去了

    “小侯爷是在说客气话吧?”马老看了眼赵启明的筷子,有些歉意的说:“今天准备的有些仓促,小侯爷吃不惯这些粗茶淡饭,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赵启明笑了笑说:“我只是不怎么饿”

    “看来的确是不合胃口”老流氓点了点头,然后朝门外喊了声:“来人,去地里抓头耕牛回来杀了,给小侯爷炖肉”

    “是!”

    “且慢!”眼看着老流氓胡来,门外居然还有人应声,赵启明赶紧出声制止

    要知道,私自宰杀耕牛是可以入罪的毕竟,耕牛在古代是重要的生产工具,比建国后的拖拉机还要金贵,你没听说过哪个县长下乡考察,当地老百姓要烧个拖拉机给县长大人助兴的吧?

    更别说老流氓胡乱指挥,这才刚把人家耕牛从地里赶到冰凉的水中,没准已经因为在春天里洗澡而感冒,现在又要给人家耕牛杀了吃肉,这也太凶残了点吧?

    “我不吃牛肉的,还是免了吧”赵启明真怕了老流氓,赶紧用不喜欢吃为借口但其实他很喜欢吃牛肉,只是出于朝廷律法,和人畜之间的道义,他不能去吃而已

    “西乡亭不能让小侯爷空着肚子回去”马老皱眉,又看了眼赵启明的筷子

    “我吃!”赵启明再也顾不上被人围观的事情,赶紧重新把筷子拿起来

    为了挽救耕牛于老流氓的屠刀之下,别说是忍辱负重吃点饭了,就算是现场表现劈叉那也是值得的所以他不仅吃了起来,而且还吃的忍辱负重,吃的很是卖力

    “这豆腐不错吧?”马老忽然问

    赵启明其实正好在吃那盘豆腐,听到这话才忽然察觉,味道真的还行

    “是小女做的”老流氓路出笑容,显得很是自得

    “四姑娘做的?”赵启明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是盘再普通不过的“小葱拌豆腐”,但无论是一清二白的颜色,还是豆腐的质感,都是格外的好,甚至能比得上侯府的手艺了

    “是跟张婶学的”老流氓捋着胡须,自己也夹了块豆腐,送入口中然后露出满意的表情:“小女特意去向张婶讨教,既学会了做豆腐,也学来了这道精致的小菜”

    “是侯府厨房里的张婶?”

    “是”

    赵启明恍然大悟,心说原来是自己家的手艺,怪不得这么眼熟呢

    “张婶的豆腐虽好,但想必小侯爷已经吃腻了”老流氓放下的筷子,朝赵启明说:“今天来吃小女的豆腐,也算是换换口味,耳目一新”

    听到这话,赵启明差点把嘴里的豆腐吐出来,心说这老流氓简直就是禽兽,居然在饭桌上开起了黄腔,而且还拿自己女儿开的黄腔

    不过吃你女儿的豆腐也就算了,说小侯爷吃过张婶的豆腐就有点过分了什么叫吃腻了张婶的豆腐,今天来吃四姑娘的豆腐换换口味?散布这样的谣言会破坏小侯爷正人君子的形象好不好

    “小侯爷怎么了?”马老见赵启明咳嗽,关心的问

    赵启明可不想解释“吃豆腐”的深层含义,于是摆手说:“没事,吃快了”

    马老笑着点头,然后似乎想起什么,朝赵启明问:“小侯爷可知修路的事?”

    “修路?”

    “内史府出钱,西乡亭出人力”马老看着停下动作的赵启明,解释说:“有了造纸作坊,势必要牵扯到运输问题,而西乡亭丘陵较多,之前的土路实在不方便车马行走”

    赵启明点了点头,心说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通用的

    “为了此事,老臣多次前往内史府游说,总算是地方上答应了下来”马老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些自得的表情,捋着胡须说:“当然,内史府之所以答应修路,是看在造纸作坊的面子上”

    赵启明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

    因为西乡亭虽然丘陵众多,但进出村子的路却并不难走,至少赵启明和秦文来的时候没什么问题,而且往日里来收妇女们做的团扇,也是用马车来运所以西乡亭的路根本不存在问题,这老流氓之所以要求修路,恐怕是用造纸作坊的招牌去为西乡亭捞好处不然以少府的财力,如果真的有修路的必要,根本就不在乎那点钱

    而且马老虽然说得轻巧,只是“去了几次内史府”而已其实按照这老流氓以往的行事作风,为了几个瓷器作坊的用工名额都能厚颜无耻、臭不要脸,那么修路这么大的事情,为了让内史府同意,这老头肯定是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倚老卖老那都是轻的,老流氓估计当着内史府官员的面现场表演过口吐白沫,或者用大白天在内史府门口吊死这种方式进行威胁,才终于让内史府就范吧?

    想到这里,赵启明真有点佩服这老不死了

    “那不知这路怎么个修法,打算什么时候修?”

    马老似乎等着赵启明来问,笑着回答说:“既然是方便造纸作坊运货的‘商路’,自然不是村民们日常进出的‘便道’可比,在原有基础上加宽一倍,是无论如何也免不了的”

    听到这话,赵启明都愣住了

    要知道,西乡亭的路和东乡亭并没有什么区别,别说是那些运货的马车进出不成问题,甚至就连静安公主的车辇也都能游刃有余这老流氓拿着造纸作坊的招牌,要求内史府敲诈勒索,要求加宽也就罢了,还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宽一倍这什么意思,要修高速公路吗?

    “再者,纸张的材质易碎,经不起颠簸,这出村的路当然要尽可能的平坦”马老捋着胡须继续说:“就算不至于遇山开山,遇水断流,至少地势起伏之处,也该重新平整”

    赵启明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果然是高速公路

    看来老流氓的目的不是方便运货,而是想邀请富二代过来飙车的

    “内史府打算月中就开始修建”马老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向赵启明提出了邀请:“小侯爷是见多识广之人,既然来了西乡亭,何不过去看看,也好给点建议?”

    赵启明正思考着修出那样的路,内史府这次要出多大的血,听到邀请忽然忍不住担心,自己要是去给什么意见,搞不好也要大出血,所以他赶紧说:“我不懂修路,恐怕给不了什么意见,这件事恐怕还要马老多操心”

    “小侯爷谦虚了”马老很受用的笑了笑,然后忽然转过头去,朝着门外喊了声:“来人,小侯爷嫌村路颠簸,不方便视察,还不快去找几头耕牛过来,用九牛之力为小侯爷拉车?”

    “且慢!”赵启明又惊了,心说自己什么时候嫌路不平了,你老不死血口喷人啊

    而且动不动就打耕牛的主意,这姓马的跟姓牛的有仇吗?

    把人家弄感冒了不说,还想把人家杀了吃肉,现在人家正耕地呢,又要用九牛之力拉车,你怎么不去上林苑找两只老虎过来,凑齐九牛二虎之力带小侯爷装逼带小侯爷飞?

    “牛车就免了吧,路我回去的时候再看,可以吧?”

    “也好”马老点了点头:“不过小侯爷这次来,至少要看看耕种情况吧?”

    赵启明张了张嘴,实在不好再拒绝,于是无奈叹了口气说:“那好吧”

    马老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转过头朝院子外说:“去准备吧,都精神点”

    听到这话,院子外的村民们眉开眼笑,迅速散去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