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金牌裁判员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造纸作坊的建设在继续,而关于造纸作坊的投资和将来的分成比例,因为赵启明和静安公主这两位幕后老板已经确立了大概的方向,其他的具体细节问题,只需胡先生和少监进行商议

    眼看着正月接近尾声,已经到了赵启明回马场当差的时候

    临行前他去了趟诸葛神棍的院子老头仍然在废寝忘食的研究着“阴阳二气”,并没有急于尝试制作更大的孔明灯,也算难能可贵,所以聊了几句之后赵启明就离开了

    回到内院时,细柳正在收拾东西

    自从被诸葛神棍算出“有当夫人”的命之后,这丫头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开始主动学习认字奇怪的是,平时脑子并不怎么好用的细柳,居然在读写方面展现出了很好的天赋,只用了几天就能写上百个字

    对此,赵启明丝毫不吝啬夸奖而细柳也终于发现了自己身上还有如此引以为豪的天赋,这几天总是心情很好,据说半夜里都会笑醒,只有今天给赵启明打包行李时不怎么高兴

    赵启明这次回马场带了不少的东西这其中既有肉包,也有为了开春换季所准备的衣服更重要的是过了个年,该给马场里的同僚带点东西,而旧作坊里新染的“红纸”,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吃完了早饭,赵启明就出发了因为行李太多,这次有秦文跟着他

    两天边走边聊,赵启明意外的发现,秦文居然对橄榄球很有兴趣,似乎话里话外都在试探着,侯府是否也能组建球队的意思

    对此,赵启明当然没什么意见,毕竟家里有个体育活动,也能让大家高兴高兴,但问题是侯府太小,没有场地,这就成了问题

    所以他告诉秦文,如果能自己找到场地的话,就允许侯府组建球队

    就这样,两人边走边聊,终于在午饭之前到达马场

    得到消息的奴儿已经等候多时此时的熊孩子正骑在红甲队球员呼伦的脖子上,远远的张望着当看到赵启明从路上走来,就爬竹竿似得下来,然后跑过去迎接

    “老师,我师祖呢?”

    “师祖?”赵启明正翻身下马,听到这话有点莫名其妙:“什么师祖?”

    奴儿今天有点兴奋,鼻涕挂在脸上不知道擦:“就是正月十五那天晚上,看望了老师之后,从侯府飞升天界的师祖,据说很多人在长安城都看见师祖的真身了”

    听到这话,赵启明翻了个白眼:“知道飞升天界了还问,不知道人仙殊途吗?”

    “这么说,师祖真的出现过吗?”奴儿激动的脸都红了

    “出现了”赵启明帮着秦文收拾着自己的行礼,朝奴儿说:“但你师祖这次下凡身负重任,是来抓七仙女回天宫的,老人家临走之前还要把董永给干掉,很忙”

    奴儿瞪大眼睛,惊喜的说:“没关系,师祖是仙人肯定很忙,学生下次再见拜见他老人家”

    “好”赵启明认真的点了点头:“等下次你师祖下凡,我提前告诉你,不过下次你师祖再来,应该是要抓孙悟空的,到时候你要准备好乾坤圈和混天绫,帮你师祖打架”

    “乾坤圈是什么?”

    “宝物”

    “那混天绫是什么?”

    “也是宝物”

    “那孙悟空呢,上次老师不是说,孙悟空是治疗不孕不育的吗?”

    “改行了,现在的职业是大闹天宫”

    和奴儿说着些乱七八糟的,秦文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被呼伦接了过去于是秦文行礼,离开了马场,而金牙也因为再次来到受万马瞩目的马场,开始很有偶像形像的优雅行走

    赵启明带着背行李的呼伦,向奴儿讲述“那些年孙悟空治疗不孕不育的故事”,在走进马场的过程之中,碰到了李敢和几个球队的球员,以及背着行囊的“监军小许”

    “这是干吗?”赵启明问

    李敢行了个礼,然后有点失落的朝赵启明说:“许大人调走了”

    “调走?”赵启明看向小许

    而小许正向他行礼,但相比起来李敢,表情比较正常些,朝赵启明说:“在下是太仆大人派来的,使命早已完成,该回长安述职了”

    赵启明挠了挠脸,想想也是毕竟小许当初以“马丞”的身份来到三河,其真正作用是作为“监军”,眼下灌夫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监军小许自然也就没了用处

    “况且,最近的比赛实在是多了些,在下要当裁判,不方便在长安城和马场之间来回跑”小许说到这里,平静的脸上才露出无奈的表情:“真没想到,平白无故竟多了这么个差事”

    听到这话,赵启明差点想笑

    说起来也确实有趣因为当初的监军小许,只是在马场边记录训练内容的,意外的被小侯爷抓了壮丁,被强行撵到赛场上充当裁判,当时被双方球员撞得是鼻青脸肿,十分可怜,直到后来学乖了,不再乱记赵启明说过的话,这才保证了人身安全

    原以为监军的工作结束,“裁判生涯”也该告一段落,可谁知道因为橄榄球比赛制度的不完善,根本就没想过要培养专门的裁判,所以小许再次被抓了壮丁,而且这次抓壮丁的是各路老将,小许就更加没办法拒绝,于是只能继续充当比赛的裁判

    说起来,这可是长安城中唯一的裁判

    赵启明忽然想起什么他让呼伦把包裹打开,从里面拿出几包红纸,交给小许的同时,动情的说:“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把你当朋友,这点心意还希望你收下”

    小许茫然的看着赵启明,不明白赵启明为什么要送他东西,更不明白所谓的“朋友”从何谈起

    毕竟,他当初被抓壮丁,作为裁判上场,被双方球员撞得鼻青脸肿,就是因为在监军记录上,写下了赵启明打听李敢的姐姐有没有男朋友这件事这完全就是打击报复啊

    “这是红纸”赵启明似乎忘记了对小许的坑害,叹了口气:“本来是喜庆的东西,没想到是在分别的时候送给你,就当是对你未来的祝愿吧,希望你将来能红红火火,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小许看了看红纸,又看了看赵启明,表情仍旧茫然

    “朝夕相对,难免有了感情”赵启明似乎明白小许的不解,颇有些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样子,拍了拍小许的肩膀说:“这段时间难为你了,我会记得你对我的忍让”

    听到这话,小许忍不住了他哪里是忍让,明明是被赵启明欺负而不敢反抗

    但敢怒不敢言是一回事,赵启明能如此真诚的致歉,却又是另外一方回事他忽然有些激动,赶忙朝赵启明说:“小侯爷是好人,从内心深处,在下一直是敬仰小侯爷的”

    “朋友之间,谈不上什么敬仰不敬仰”赵启明表情失落,回头看了眼马场,和前来送行的球员们:“大家都拿你当朋友,也都记得你这段时间对球队的奉献”

    听到这话,小许也看向送行的人,激动的嘴唇发抖

    “能见证球队的成长,对你而言也是件值得回忆的事情吧?”赵启明看着小许:“希望有生之年,你能经常想起这些球员们,如果有机会的话,就经常回来看看”

    球员们眼圈有些红了

    而小许则哽咽起来,怕大家看出他失态,忙低下头去

    “在下绝对不会忘记大家”

    “那就好”赵启明拍了拍小许的肩膀:“时候不早了,上路吧”

    小许朝赵启明行了个礼,然后翻身上马,直到这时大家才发现他已经落泪,哽咽着朝大家说:“各位保重,你们永远是我旭某人的朋友,我会回来看望大家的”

    说完这话,小许哭出声来,使劲抹了把眼泪,然后离开了

    这情绪多少感染了球员们,他们挥手的同时,想起了这些日子的相处,心里难免不舍,也有几个汉子留下泪水,而始终憋着的奴儿,则控制不住的“哇啦”一声哭了

    倒是此时的赵启明,看着离开的小许,忽然露出笑容,然后满脸欣慰的转身

    “师兄在笑什么?”李敢眼圈发红的问

    “高兴啊”

    “高兴?”

    “小许是全长安城仅有的裁判,跟他搞好关系,以后帮你们吹黑哨”赵启明挤眉弄眼:“指鹿为马这种事,最适合裁判来干,有他在你们不是就如虎添翼了?”

    李敢还红着的眼睛马上就瞪了起来:“师兄,你是说刚才……”

    “当然是装的”赵启明眯着眼睛,朝李敢说:“出门在外,全靠演技,懂不?”

    说完这话,他招呼着呼伦,吹着口哨往马场去了

    留下不明真相的奴儿等人,仍然因为赵启明的那番话,而伤心痛哭着

    而李敢回过神来,朝赵启明追去,着急的说:“师兄,我们不能作弊啊!”

    “那不叫作弊,最多只能算规则范围内的维护”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