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老流氓从良了?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二郞庄,长公主别院

    吃着春卷的功夫,东亭侯府和少府合作意向达成了静安公主并没有在“和谁合作”的问题上为难赵启明,反而让赵启明主动选择了与少府合作

    至于原因,正如赵启明之前所想,纸这种东西实在是太重要了

    好比瓷器作坊,虽然做着天下独一号的生意,但毕竟只是商品贸易,买得起的人可以去消费,买不起的人也不会因为没有瓷器而有任何的不便

    但纸不同

    经过了成功的推广之后,谁都知道纸这种东西即将取代竹简,成为主流的文字载体这也就是说,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布衣百姓,只要认识字的,日常生活中都少不了用纸

    基于这种情况,纸就不再是贸易商品,而是成了重要的生产物资尤其是在造纸术还没有泄露出去,只有东乡侯府能造纸的情况下,这种垄断会惹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哪怕东乡侯府今非昔比,早已经不是任人欺凌的存在,但如果说垄断了纸这种生活必需品,即便是东乡侯再怎么声名在外,也压不住天下间的非议和忌惮

    甚至在静安公主看来,如果真的要保持这种垄断,就算是长公主府,也会因此惹上麻烦或者可以说,静安公主虽然是刘氏宗亲,也不能因为这种事惹上忌讳

    但少府却不同

    首先,少府虽然是皇帝的内府,却也是政府部门,妥妥的国营单位其次,少府还是刘氏宗亲和顶级豪门的钱袋子

    这也就是说,如果是由少府出面,兴建造纸作坊,那么就算形成了垄断,也是国营企业在垄断,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问题,自然也不会让东乡侯府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除此之外,因为有了少府出面,代表的是刘氏宗亲,任何人想打造纸作坊,或者造纸工艺的主意,都要想想事情败露之后,直接得罪了刘氏宗亲的后果

    所以说,造纸作坊想要合伙,相比起静安公主,少府将是最好的选择

    对此,赵启明很是赞同

    他很快就和静安公主达成了初步的意向,目前已经确定了在西乡亭建造作坊,以少府的名义租用土地而投资方面,少府出资的比例大,而分成上则是东乡侯府拿大头

    至于技术问题,静安公主也承诺,少府不会窃取或者干涉而管理上,也是有东乡侯府派人负责所以说白了,少府除了出钱之外,只是挂个名而已

    就这样,二人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于是兴建作坊的工作也正式展开

    经过了反复的斟酌,钱管家终于确定了了兴建作坊的地点

    而赵启明也终于开始设计作坊的图纸

    这天,主仆两人正在客厅里商量事情,忽然间门房说有客人来了

    “马老?”赵启明眯起眼睛:“作坊都同意建在西乡亭了,他还想干吗?”

    钱管家也捋了捋胡须,思考西乡亭老流氓的来意

    很快,门房将马老带了进来这次马老没有拄拐杖,但身边仍然跟着小书童

    看到赵启明,老头行了个礼,等坐下之后,眯起眼睛朝赵启明说:“造纸作坊能建在西乡亭,实乃百姓之福,乡亲们感念小侯爷厚爱,反复委托老臣,要跟小侯爷道声谢”

    赵启明可不相信这老头是为道谢而来的,所以笑着说:“您客气,这没什么”

    西乡亭老流氓看了眼钱管家,然后忽然说;“但老臣还有件事想请教小侯爷”

    赵启明笑了,心说这老流氓要进入正题,于是点了点头说:“马老请问”

    “小侯爷打算怎么解决那刺鼻的气味?”西乡亭老流氓抬了抬手,抱歉的说:“老臣也去过东乡亭的旧作坊,那里至今弥漫着那股味道,让整个东乡亭都臭不可闻”

    赵启明点了点头,看来老流氓是打算拿污染问题来作为切入点了

    想到这里,他拿出图纸,让身边的丫鬟拿去交给马老,然后笑着介绍说:“造纸作坊的味道是可以去除的,只要地方和排水做好,就不会再有什么难闻的气味”

    “只是选址和排水?”西乡亭的老流氓看了眼图纸

    “生产当中不会有什么太难闻的气味,只要污水处理得当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赵启明露出早有准备的笑容:“图纸上也标注了,建设作坊的同时,也会修出污水渠,让废水能迅速排走”

    西乡亭看着图纸,点了点头,然后忽然说:“如果是这样,西乡亭别的没有,青壮劳力却是不缺,不妨将修水渠的事情交给西乡亭,这样的话也算是百姓们对造纸作坊略尽绵薄之力”

    听到这话,赵启明笑容不再了,有些奇怪的看着马老

    要知道西乡亭老流氓臭名昭着,用撒泼打滚耍无奈的方式,勒索过小侯爷好几次,每次都为西乡亭占尽了便宜而现在老流氓居然主动提出帮忙,这事情有点不对啊

    “这是西乡亭应该做的事情”马老似乎看出了赵启明的疑惑,表情并没什么变化的,反倒是说完忽然想起什么,朝赵启明说:“另外,关于用工名额的问题,不知小侯爷可有安排?”

    听到这话,赵启明重新露出了笑容,心说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回想起来,西乡亭老流氓前两次耍无赖,基本都跟瓷器作坊里西乡亭的用工名额有关看来这次,也是为这件事而来了

    想到这里,赵启明看向钱管家

    但还没等他说话,马老忽然又接着说:“老臣还记得,瓷器作坊里面的用工名额,西乡亭比东乡亭多了十个既然如此,造纸作坊之中,西乡亭应该拿出十个用工名额,弥补东乡亭”

    赵启明张着嘴,吃惊的看着马老,竟然说不出话来

    这太让人意外了,西乡亭老流氓忽然间不耍流氓了,不仅发动西乡亭的百姓,无私的为造纸作坊提供帮助,甚至连用工名额,也为了公平起见,主动让出十个给西乡亭

    “您确定要让出用工名额?”赵启明有点不相信的问

    但马老仍然没什么表情,只是眯着眼睛说:“造纸作坊建在西乡亭,那么东乡亭的工匠们便是‘客’,对东乡亭有所照顾是应该的,何况瓷器作坊日西乡亭的确比东乡亭多了十个用工名额?”

    赵启明表情诡异的看着马老,忽然意识到,这老流氓可能真的变了其原因或许和成功拉去了造纸作坊的项目有关就好像失足妇女得到飞来横财五百万,就此从良,完成历史使命的西乡亭的老流氓,也可以从此退休,不再撒泼打滚耍无奈了

    “若是如此,那我就替东乡亭谢过马老了”相比起赵启明的难以置信,钱管家倒是比较冷静,面无表情的抬了抬手,然后说:“就按马老的意思,作坊开工之后,东乡亭的用工名额比东乡亭多十个”

    马老看向钱管家,点了点头:“如此,西乡亭的百姓们也算安心了”

    赵启明仍然表情诡异的看着马老,还是有点无法接受老流氓居然“从良”了

    “另外,不知造纸作坊的选址在何处?”马老看向赵启明:“老臣在西乡亭生活多年,对村子里的情况了如指掌,若是有需要,应该能为造纸作坊提供些建议”

    赵启明叹了口气,觉得马老忽然变得热心,让他有些无法适应,于是无精打采的回了句:“造纸作坊的选址已经定下了,在‘鹿儿岭’,是钱管家跑了几趟之后,确定的最佳地点”

    “鹿儿岭?”马老忽然皱眉:“这可不行”

    “恩?”赵启明不解:“鹿儿岭不合适吗?”

    “鹿儿岭通风良好,而且临近官道,排水也很方便”钱管家似乎并不意外马老的质疑,但面对质疑总要说出自己的理由,于是看了眼马老说:“那是造纸作坊的最佳选址”

    听到这话,马老看向了赵启明:“鹿儿岭不合适,还请小侯爷从长计议”

    “为什么不合适?”赵启明眨了眨眼

    于是马老行了个礼,朝赵启明说了句经典台词:“请小侯爷一碗水端平”

    听到这话,赵启明眼睛亮了起来,好似看到了从前的西乡亭老流氓撒泼打滚的英姿,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期待起来,朝马老问了句:“您别着急,坐下慢慢说,鹿儿岭有什么不对?”

    “鹿儿岭虽然的确在西乡亭,但其实已经远在角落之中,反倒是距离二郎庄较近”马老坐了回去,仍然皱眉:“瓷器作坊靠近东乡亭的村子,造纸作坊至少不能离西乡亭的村子那么远”

    赵启明挠了挠脸,忽然明白马老的意思了

    原来,这老流氓想要的不仅只是造纸作坊,还想要作坊给西乡亭带去繁荣就好比东乡亭因为瓷器作坊,有了客栈、酒馆,甚至还有杂货铺,西乡亭如果有了造纸作坊,也将引来无数的客商,但如果西乡亭距离村子很远,反而距离二郎庄很近,那么客商就不会舍近求远跑到西乡亭的村子,反而是让二郎庄占了便宜

    想到这里,赵启明恍然大悟

    而他也觉得,造纸作坊如果是在西乡亭,理所应当要让西乡亭的百姓得到好处至于二郎庄,静安公主那边正在兴建裘衣作坊,少不了二郎庄百姓的好处,自然不能再让造纸作坊再给二郎庄带去繁荣,亏待了东乡亭的百姓

    于是,他朝钱管家问:“村子附近可有更好的地点?”

    钱管家摇了摇头:“如果把通风和排水都考虑在内,鹿儿岭是最好的选择,而西乡亭附近虽然有高地,但也只是有通风的优势,排水方面因为距离河道太远,会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水渠西乡亭可以负责修建”马老再次站了起来,朝赵启明行礼:“事关西乡亭百年兴衰,一条水渠算不得什么,还请小侯爷成全”

    “肯定成全,您别激动”赵启明无奈安抚,然后看向钱管家

    钱管家吱看了眼马老,然后就点头说:“如果以后的修缮问题,也是由西乡亭自己负责,那么对于造纸作坊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建在村子附近的高地上也未尝不可”

    赵启明点头,然后笑着看向马老

    “老臣多谢小侯爷大恩!”

    离开时,马老脚步轻快,在书童的陪伴下,坐着牛车离开

    赵启明看着老人的背影,忽然有些有趣的猜测

    但还没等他想明白,旁边的钱管家就眯着眼睛说了句:“造纸作坊的选址问题,西乡亭早就知道,老马绝不是刚刚才知道作坊将建在鹿儿岭”

    听到这话,赵启明诧异的看向钱管家

    而钱管家行了个礼,然后就走开了

    这让留在原地的赵启明,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西乡亭老流氓没变,还是那个臭不要脸的老流氓原来之前许诺修建水渠,以及用工名额,都是为了迷惑对手,是要求更改造纸作坊的选址问题做铺垫而已

    想不到,有了瓷器作房之后,老流氓不仅没变,而且还学会了“曲线救国”、“声东击西”等等手段

    这就好比得到五百万飞来横财的失足妇女,不仅没有从良,反而开了个足疗店做大保健!

    赵启明忍不住大笑,看来老流氓以后还会继续来侯府撒泼打滚

    这颗真是让人期待啊……

    咦,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期待?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