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镇纸的来由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长安,魏其侯府

    书房里,魏其侯身穿白衣,在书案前放下毛笔

    旁边的管家将纸拿了起来,吹干上面的墨迹,见上面写着个“春”字,便笑着朝魏其侯说:“老爷的字,写在东乡侯的纸上,比起往日更大气了许多”

    魏其侯笑着拿起毛巾,擦了擦手:“一句话夸两个人,你这嘴越来越厉害了”

    “东乡侯造纸,为天下的读书人办了件好事,该夸”老管家笑容可掬:“夸十句都不算多,而且不仅要夸,如此利国利民之事,未央宫里还应该行赏才对”

    魏其侯放下毛巾,端起茶来,却没有喝:“造出纸来当天,少府的人就送进宫里过目,昨日早朝,陛下还将纸拿了出来,让满朝文武传阅,的确很是高兴”

    “如此说来,东乡侯怕是又要进爵了”

    魏其侯笑了笑:“已经是乡侯了,再往上就是县侯我大汉开国至今,还有没有一年之内进爵两次的先例,何况如今削减郡国,再没有多出个“县侯”的道理”

    “那小侯爷岂不是有功无赏?”

    魏其侯看向老管家,笑骂:“只是这段时间内不能再进爵而已,怎么会不赏?”

    “老臣失言”老管家笑着告罪,然后问了句:“不知道朝中打算如何赏赐?”

    魏其侯摇了摇头:“之前新式骑兵的事,朝中有意嘉奖,打算追加些‘食邑’,只是想到启明刚刚进爵不久,本打算过完年再封,却没想到现在又立下了如此功劳”

    “老爷是说,小侯爷功劳太多,不知从何赏起?”老管家苦笑:“老臣在侯府多年,也算见过世面,这等事情还真是头次听说”

    “是啊”魏其侯也笑了起来:“还真是给我出了个不小的难题”

    说话间,门外传来局促的脚步声,和朱钗碰撞的脆响

    魏其侯都不用去猜,就叹了口气说:“估计是解忧听说消息了”

    “这可是好事”老管家满脸欣慰的笑容,说:“小姐迟早是要嫁入东乡侯府的,将来小侯爷名垂青史,小姐的闺名也要写上一笔,为小侯爷的功劳而高兴,也是理所应当”

    “这就名垂青史了?”魏其侯好笑:“是不是我也要沾沾启明的光?”

    老管家自觉失言,讪笑着不说话了

    “爹爹,我夫君的‘纸’呢?”解忧还没露面,声音就已经从外传了进来

    这让魏其侯忍不住长叹:“家门不幸啊,这都还没嫁过去,就整天‘夫君’‘夫君’的叫着,也不知道脸红,简直不成体统”

    “迟早的事,反正都已经有婚约了”老管家笑着劝了句

    话音刚落,解忧就跑进了书房,提着裙子喘着气,兴奋的脸都红了,直接朝魏其侯问:“爹爹,我听说东乡侯府送来了‘纸’,是这几天大家都在说的‘纸’吗?”

    魏其侯笑着点了点头:“来看看吧”

    解忧高兴坏了,匆匆行了个礼,然后就跑到的书案前

    与此同时,二郎庄里,静安公主也在书案前

    准确点说,是静安公主跪坐在书案前,提笔书写了许久此时,她放下毛笔,打量着自己的新作即使已经好几天过去,再看这“白纸黑字”,她的心里仍然说不出的喜欢

    “你都写了半天了,不腻吗?”不远的地方,赵启明正叉着腿,惬意的涮着羊肉羊肉锅里飘出的白烟,以及抖腿吃肉的姿势,与静安公主安静写字的画面很不协调

    但静安公主并不放在心上,也不理会赵启明,将写好的字放在旁边,又拿出经过裁剪的崭新纸张放下,正准备提笔时,忽然想起什么,才看向赵启明问:“纸上压着玉佩,是有什么讲究?”

    “什么玉佩?”赵启明吃着涮羊肉,口齿不清的问:“说清楚点”

    静安公主于是将毛笔放下,将桌上的玉佩拿了起来,问赵启明:“你那天在作坊里‘题字’,用随身的玉佩压纸,当时我就有些不解,这玉佩压纸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启明表情诡异起来:“那你以为是什么意思?”

    “兴许是有什么讲究吧?”静安公主想了想说:“这几日你送出不少纸,但凡是拿到纸的文官武将,或是大儒,只要提笔书写,必须解下玉佩压纸,却没人知道其中含义”

    赵启明这下真忍不住笑了:“你是说,用玉佩压纸还成了时尚?”

    “时尚?”静安公主不太明白这个词,但赵启明的意思却能猜到,于是笑着说:“陛下这几日喜欢用纸,提笔书写之前,也有用玉佩压纸的习惯,但不知是什么讲究,还曾问过东方朔”

    “问东方朔?”赵启明很感兴趣:“那东方朔是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静安公主笑骂:“纸是你弄出来的,怎么个用法当然也是以你为参考,东方朔再怎么才高八斗,学贯五车,也说不出个所以,为此还因为语塞在陛下面前失态,好不羞愧”

    听到这话,赵启明仿佛看到了东方朔面红耳赤,羞愧难当,承认自己孤陋寡闻的样子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无意间的小动作,居然把真正的风流文士逼成那样

    想到这里,赵启明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怪样子”静安公主也被逗笑了,估计是别人向她描述过东方朔窘迫的样子,但她知道嘲笑东方朔是不对的,所以自己明明在笑,还要教训赵启明说:“问你话呢”

    “这还用问?”赵启明若无其事:“那玉佩就是个镇纸的东西”

    “镇纸?”

    赵启明翻了个白眼:“纸的材质比较柔,而且边角很容易翘起来,书写之前本来要拿东西‘镇纸’,将纸抚平,然后压住翘起来的边角,就这么简单,在没别的意思”

    听到这话,静安公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应该是有这种作用,但既然只是‘镇纸’,为什么不用其他东西,非要接下自己随身的玉佩?”

    “因为当时我身边就没其他东西”赵启明继续吃着涮羊肉:“难道你要我当着你这个长公主,和御史大夫和大农令的面,捡起块砖头压在纸上?”

    静安公主表情古怪:“你是说,只是因为没有其他东西可用?”

    “是啊”赵启明看了眼静安公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总得有点像样的东西,我全身上下只有玉佩像点样,刚好还是块‘壁’,能起到镇纸的作用,就随手接下来用了”

    “你可真是害人不浅”静安公主气笑了:“也不知道解释清楚,害得旁人以为有什么讲究,提笔之前先去解玉佩,明明提笔书写很好事,被你害的如此不雅”

    “不雅?”赵启明眨了眨眼

    是啊,这个年代流行把玉佩挂在前腰上,提笔之前解下玉佩,知道也就算了,不知道的以为你是要写字之前先上个厕所,要是有女眷在场搞不好还以为你要耍流氓

    这简直太好玩了

    静安公主估计也想到那滑稽的场面,笑骂着说:“还好我身上没有佩玉的习惯,以为用玉佩镇纸时有什么讲究,就在书房里备下,倒是苦了那些被人怂恿,要当众‘题字’的人”

    “我有罪”赵启明摇头晃脑:“我害文官武将和大儒们改变了读写的习惯,每次提笔之前先解裤腰带,让我朝风流文士形象全无,我该遭受唾弃,该受万夫所指”

    “你就幸灾乐祸吧”静安公主将手里的玉佩丢给了赵启明

    赵启明虽然笑着,但没忘记自己的好色与贪财,来者不拒的接住了玉佩,然后心安理得的贴身收好,很强大的继续笑着说:“你也别光写字了,过来尝尝豆腐皮”

    “豆腐皮?”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