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军未动,情报先行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转眼,半个月过去

    这天的魏其侯府天空晴朗,贵客迎门其热闹程度竟超过了魏其侯寿辰

    与上次马场的骑兵对阵相比,今天到场的武将更多,而且还有许多的文官甚至于这些达官显贵的家眷,也乘坐马车前来

    早已安排好的魏其侯府的下人倾巢出动,在车水马龙的侯府门口,将形形色/色的宾客们引入练武场在那里,已经临时搭建了十余个观战台

    丫鬟们来往穿梭,送上糕点和酒水跪坐下来的宾客们把酒言欢,对于今天的比赛也有所议论

    有人好奇今天的比赛到底有何不同凡响之处,有人想一睹兵法家赵启明的风采,甚至还有些不常出门的贵族小组,兴奋而又激动的东张西望,想看看匈奴球员是不是像传说中那般青面獠牙

    正北位置的观马台中,魏其侯等老将也已经就坐

    “韩安国怎么没来?”灌夫忽然问

    旁边的平棘侯喝了口酒,朝正对面的观战台看了看,然后说:“静安公主来了,韩安国作为球队的半个东家过去作陪,讲解比赛规则”

    “可惜了”灌夫吧嗒着嘴:“老匹夫班门弄斧,几次与我争论进攻战术,现在终于要开始比赛了,战法如何用胜负说话,我还打算看到他战术失败气急败坏的样子”

    “现在就这话,只怕言之尚早吧?”对面的周建德讥讽:“窦家兄弟和韩家小子的球队合并,选出了最好的球员,而马场这边,指挥球队的既不是赵启明,也不是李敢”

    “不是果儿?”平棘侯有些意外:“那是谁来指挥球队?”

    “是启明的学生”周建德看了眼对面的观战台:“今天总算是要露面了”

    “静安公主身边那个孩子?”平棘侯皱了皱眉

    说话间,魏其侯府的下人来到了观马台,说有人开了盘口,要赌一赌比赛的胜负赔率是:红甲队十赔九;黑甲队十赔十一

    “为什么红甲赔得比黑甲多?”

    “听庄家说,赢面高的队下注的人多,就会赔得少”

    “哈哈,我就知道红甲队会赢”灌夫二话不说,压了自己的队伍倒是其他几位老将,还多少有些思量

    “我就免了吧”魏其侯笑了笑

    对此,大家都表示理解,因为赵启明是魏其侯的准女婿,而窦家兄弟又是亲儿子,就算只是下注,压了谁都有偏心的嫌疑,所以就干脆放弃

    倒是平阳侯没有这方面的顾虑,稍微思考,就压了马场的队伍

    很快,李广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在他们看来,窦家兄弟和韩世仁球队的合并,尽管强强联合,但训练的时间毕竟没有赵启明的球队场至于赵启明和李敢都没有出场,让大家都没见过的孩童指挥球队,看似有些荒唐,但他们相信赵启明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是有所准备的

    “果然还是中郎将和飞将军有眼光啊”灌夫意气风发,很是满意

    倒是平棘侯和周建德,似乎还在考虑

    正在这个时候,又有个下人到了观马台前,朝几位老将禀告说:“上场的球员名单已经确定,韩家公子将作为场外的指挥,而窦家两位公子将会亲自上场”

    听到这话,连魏其侯也稍微愣了愣

    周建德也大感意外,然后大笑着起身,朝灌夫取笑说:“那两兄弟可是打遍长安城的狠角色,这些年轻后生里就他们最勇猛,有他们上场,胜算大增啊”

    灌夫也有些意外,但听到周建德的话,他立马就不高兴了:“这是比赛不假,但也是军事推演,战场上讲究的指挥和战术,你以为多了两名猛将就能左右战局?”

    “这毕竟不是千军万马,十几人的球队,有两名猛将就是巨大的优势”周建德不屑的说完,然后笑着朝平阳侯和李广抬了抬手:“两位的决定,看来是做得早了些”

    说完这话,周建德终于下注,压窦家兄弟的球队二十金

    这让灌夫多少有些不满,可当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忽然间又有人来禀告

    “刚刚传来消息,黑甲队有两名防守小组球员染上了风寒,不能参赛了”

    听到这话,正准备坐回去的周建德表情僵住

    而灌夫则毫不留情的取笑:“怪不得窦家兄弟要上场,原来是因为要填补空缺,就算窦家兄弟再怎么勇猛,成了防守小组的球员,只怕也发挥不了多少优势吧?”

    没怎么开口的平阳侯此时若无其事的开口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说完这话,他最后一个下注,压了赵启明二十金

    这让周建德表情有点难看起来,而平棘侯则忍不住哈哈大笑

    可忽然间,居然又有一个下人,在观马台外面朝诸位老将禀告说:“场外发生暴力事件,红甲队的‘跑卫’与路人起了争执,被路人伤了小腿,很可能将会退赛”

    平棘侯的笑声戛然而止

    然而本应该高兴的周建德,却满脸疑惑

    甚至于灌夫等老将也都露出不解的神情

    他们忽然发觉,比赛尚未开始,可陆续传来的情报,怎么就这么多呢?

    “都是假情报”魏其侯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都是征战沙场多年的人了,怎么连这也看不出来,这分明是‘庄家’故布疑阵,有意传播假消息,影响下注”

    听到这话,平棘侯有些恼羞成怒,把手里的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然后阴沉着脸说:“居然敢传递假消息,光明正大的比赛,弄得如此乌烟瘴气,真是胆大包天”

    周建德也感觉很没面子,猛地一拍桌子,朝下人喝问:“谁是庄家?”

    “是东乡侯”

    听到这话,吃着肘子的平棘侯忽然剧烈的咳嗽,然后忍不住大笑

    魏其侯和李广也忍不住摇了摇头,然后苦笑

    “我就应该猜到是那个兔崽子”周建德吹胡子瞪眼,但魏其侯这个准岳父在场,他也不好当场骂娘,吭哧了半天才使劲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被他给坑了一回”

    正说话间,又有下人来到观战台外,朝老将们禀告:“最新消息……”

    “滚!”周建德大怒,直接将酒杯扔了出去,吓得外面的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灌夫笑的畅快,拍着桌子说:“那小子还跟我谦虚,说橄榄球只是游戏而已,现在都利用假情报,来扰乱军心了,这个路数可不是玩个游戏那么简单”

    “干得漂亮”平棘侯哈哈大笑:“我就知道压那小子没错”

    与此同时,对面的观马台里

    静安公主侧躺在软塌上,支着头听着下人的禀告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下注,只不过面对乱七八糟的情报,对于该压哪只球队,他却比老将们要清醒的多

    “庄家是谁?”静安公主直接问

    那下人如实回答说:“是东乡侯”

    静安公主笑了笑:“那就压红甲队,二十金”

    她根本没有理会那些假情报,也不太清楚今天的比赛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知道庄家是赵启明后,她就有了判断

    这是因为相处的久了,她对赵启明的路数再了解不过

    “两位大人怎么选?”静安公主的视线慵懒的越过纱幔,到了外面

    此时,与她同在观马台里的有两人,一个是御史大夫韩安国,一个是少府的“府监”,也就是徐少监的顶头上司,李大人

    听到这话,韩安国朝纱幔背后行了个礼,然后说惭愧的说:“犬子在场外指挥,是用了在下的战术,此次比赛虽说是后生们之间的游戏,却也是在下与灌将军之间,战法的比试”

    “如此说来,韩大人自然应该压黑甲队”静安公主笑了笑

    很快,少府监李大人也做出了判断,笑着压了红甲队

    静安公主并不意外,因为毕竟是自己手底下的人

    此时,她转移视线看向侧对面的观战台因为她知道,赵启明正在那里使坏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