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老子是纨绔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按胡先生的统计,第一批皮裘卖出了总共四百多件,的确如静安公主所说的那样,已经远远超过了预期

    眼见有利可得,而且回报丰厚,少府方面已经抓紧时间赶制第二批,并且已经开始准备商队,去乌桓、鲜卑换取下一批原料同样的,瓷器作坊也已经准备好了换取皮货的瓷器

    这意味着瓷器作坊和少府合作的全面展开,也意味着东乡侯府又了有一大进项光是第一批四百多件皮衣的收入之丰厚,就能比得上夏天时所卖出的第一批团扇,毫不夸张的说,等衣草的生意真正成熟起来,对东乡侯府来说,这将会是仅次于瓷器的第二大生意

    赵启明/心情不错一方面是因为皮草生意所取得的成功,另外也是因为静安公主的开导,让他拨开云雾见青天,不再自责与那五百牧奴的事,开始重新惬意的生活

    裘衣的生意仍然在继续,每天都会有大量的真银白银送入库房,可惜赵启明已经戒掉了抱着钱箱大笑的恶习他每天从温暖的火炕上醒来,享受着细柳的贴身服务,时不时还要去和静安公主耳鬓厮磨,享受偷情的刺激

    这天,他吃完了小笼包和豆腐脑,正准备带着旺财出去散步,没想到李敢来了

    这家伙拿着鞭子进了侯府,如果按照阿克哈所说的西域风俗,这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足以让秦文当场拔刀,喝令李敢举起手来不准动这让赵启明有点不满

    “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呢?”

    李敢的确火急火燎,看上去是快马加鞭赶过来的,见到赵启明时,他却把动作放慢了下来,端详了赵启明一会儿,才松了口气说:“师兄总算是没事了”

    赵启明逗弄着旺财:“你是说前几天给你们的课程很重的事?”

    “当时师兄有些反常,我有些担心”

    “没事了”炸启明丢了半颗没吃完的小笼包给旺财,然后朝李敢笑了笑说:“我就是突然有点心情不好,不用你专门跑一趟,回去吧”

    李敢点头,又行了个礼,准备离开不过他又想起什么,转身跑了回来,拉着赵启明的袖子火急火燎的说:“师兄快回马场吧,灌叔叔让你立刻见他,不然军法处置”

    “军法处置?”赵启明莫名其妙:“那老流氓又发什么疯了”

    “不知道”李敢满脸焦急:“说启明兄如果不赶在一个时辰之前回去,就要军法处置,还让人拿着军棍,看样子不是开玩笑的”

    赵启明眨了眨眼:“一个时辰?”

    “小弟路上用了半个时辰,现在估计还剩不到半个时辰了”

    “什么?”赵启明瞪大眼睛:“那你不早说,居然还跟我这唠家常?”

    李敢满脸愧疚

    赵启明/心说这下完了,灌夫那个老匹夫虽然平时胡闹,但从来不说空话,说要军法处置,还连军棍都准备好了,今天搞不好真的可能挨揍

    这下他再也没心思遛狗,也没时间跟李敢询问,匆匆忙忙的换了身衣服,就骑着金牙出发而金牙似乎也意识到了时间紧迫,不再像平时那样步法优雅

    速度完全爆发出来的外国妞快得惊人,本来还跟在后面的李敢彻底不见了踪影,但赵启明不敢停留,火急火燎的往马场赶去,也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终于到了

    他气喘吁吁的翻身下马此时在他面前,是灌夫和厩令大人站在马场门口,而李敢口中所说的军规也的确被两个护卫拿着,站在灌夫身后的位置,排场有点吓人

    赵启明胆战心惊,朝表情不善的灌夫行了个礼:“灌叔叔好”

    “叫太仆大人”灌夫皱眉,哼了一声

    赵启明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老流氓,战战兢兢的看了看灌夫,然后说:“听闻太仆大人急召,下官快马加鞭,若是来的迟了,还请太仆大人恕罪”

    “快马就算了,你居然敢加鞭?”灌夫瞪着赵启明:“金牙也是你能打的?”

    “啊?”

    “那是西域宝马,你应该把她养肥,伺候她配种”灌夫指了指正往山坡上玩命狂奔的金牙,然后朝赵启明怒斥:“让你骑就不错了,还敢使鞭子,你好大胆!”

    赵启明眨了眨眼,朝灌夫问:“可您不是答应过,不再为金牙配种吗?”

    “我操心下也不行?”灌夫瞪了眼赵启明,然后冷笑着说:“找你说事,却让我在此苦等,若不是金牙跑得快,你没在一个时辰内赶回来,今天不打你二十军棍决不罢休!”

    赵启明胆战心惊,忙问灌夫:“不知下官有何事可以为太仆大人效劳?”

    灌夫哼了声:“之前带走了五百牧奴,马场中的劳力有了空缺,晚些时候会先补上一些,还是五百个人,大部分都是匈奴,也有西域人和乌桓人,但都是罪奴”

    “就因为这件事?”赵启明眨了眨眼

    他觉得灌夫在整他,因为补充人手这件事,和他同等级的马丞就可以负责接收,更别说厩令大人就站在旁边,非要让回家过周末的人跑回来处理,慌忙赶路很容易出交通事故的好不好?

    “当然不仅是这件事”灌夫握了握鞭子,然后背起手来,眯着眼睛朝赵启明说:“补上五百人的空缺,这是对马场的交代,但你也知道,比起来马场,我之前的损失更大”

    “您的损失?”

    “你训练的五百牧奴,本是我明年准备带去战场的班底,现在被魏其侯弄走了”灌夫忽然瞪起眼睛:“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没去和魏其侯理论,但你得弥补我的损失吧?”

    赵启明/心里暗骂,你个老流氓分明是不敢跟魏其侯理论,这他妈也能算在老子头上,老子刚刚还差点被你打了军棍,有狗屁面子,而且跟老子要损失是个什么意思?

    “你得重新给我训练五百人”灌夫终于说出了来意

    赵启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心的问了句:“太仆大人是说,让我训练骑兵?”

    “不然呢?”

    赵启明恍然大悟,原来老匹夫所谓的弥补损失,是这个意思

    这太无耻了,要知道之前之所以训练骑兵,是因为要给李敢撑腰,别说是跟老匹夫没什么关系,严格说起来也只是跟马场借了人手,现在魏其侯把人弄走了,老匹夫居然来讨债,这找谁说理去啊?

    “跟你说话呢”灌英见赵启明没动静,不满的皱了皱眉:“怎么不吭声?”

    “太仆大人”赵启明/心里骂娘,但表面还要唯唯诺诺,朝灌夫解释说:“您有所不知,眼下正是隆冬,马场中的天气更是恶劣无比,这种情况下训练骑兵,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

    “恩?”灌夫看向赵启明:“训不了?”

    “下官绝不是有意推脱”赵启明赶紧解释:“马场的气候的确特殊”

    灌夫想了想,又看了看厩令大人,似乎觉得有点道理,然后朝赵启明说:“那你就自己想想办法,反正人我给你带来了,你必须给我弄出点东西来”

    “弄什么东西?”

    “随便你”灌夫不耐烦的瞪了眼赵启明,然后威胁说:“年关之前我来检阅,若是你浪费了这些人手,没给我弄出点什么东西,到时候可别怪我军法处置”

    赵启明那个恨啊,又他妈军法处置,军法是你爹吗?

    “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要回长安”

    “可灌叔叔……”

    “再废话,立即赏你二十军棍”

    赵启明张着嘴,目送老流氓翻身上马,带着护卫远去,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

    太过分了,这简直丧尽天良

    老子是管马的,又不是练兵的,凭什么干这份差事?

    赵启明很生气尤其是灌夫觉得他除了墙式冲锋,还会有其他战法,好像无所不能的样子,可事实上他就是个半吊子水平,弄个墙式冲锋都绞尽脑汁了,哪还有其他战法?

    他很想跟所有人都解释一下,他并不是兵法家

    他还想告诉大家,他只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

    累死累活两个月,训练出了墙式冲锋还没完,又安排新的任务,让人大冷天再把五百人训练两个月,这和理想中的马场生活相去甚远,也绝对不是纨绔子弟该干的事

    赵启明觉得自己应该反抗,要改变形象,让别人知道他是个骄奢淫逸的纨绔

    这么想着,他咬了咬牙,忽然有了主意

    不是要弄出东西来吗?可你也没说要弄出什么东西,更没说一定和军事有关

    既然这样,小侯爷就把那五百人弄来找乐子

    让你们知道知道小侯爷的骄奢淫逸,看以后谁还敢麻烦小侯爷!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