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文青病犯了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马建国等人离开之后,本就无事可做的马场更加冷清了许多

    在这期间,李敢回了趟长安,带回许多关于新骑兵的消息

    据说,马建国等人的加入让周福等人很是高兴,因为之前近两个月的训练,互相之间都有着不错的默契,而卫青发觉到了这种优势,将他们从新骑兵中抽离出来,和其他人进行了一次对抗,结果即便是分开了很久,这支队伍仍然大获全胜

    于是,卫青增加了训练内容,不时进行实战演练

    三千人的对抗,同样以木抢为主要武器,并在枪头涂上石灰,几乎完全采用了赵启明的方法,每场演练都会统计伤亡数字这样的结果,是周福等人在五天之内最少也“死了”三次

    所有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战场的残酷,即便吊儿郎当的周福等人也端正了态度,开始认真的操练,不再对训练喊苦喊累而新加入的马建国等人因为训练的刻苦,慢慢意识到这支队伍的重要性,于是逐渐改变了看来,在新骑兵的队伍中融入的很好

    听到这些消息,赵启明赶到很是欣慰

    因为马建国等人能端正态度,就能更好的抓住这次机会,清醒的对待即将到来的出征而周福等人能端正态度,就能更认真的对待训练,不至于轻易的死在战场之中

    毕竟,距离军队出征已经不剩多长时间了

    新骑兵要不了多久就要随着大军上阵杀敌而在不远的将来,李敢和奴儿也将奔赴战场到时他们所有人将要面对的都是残酷的战场,和生死难料的处境

    赵启明已经无法再帮助马建国和周福等人,但对于李敢和奴儿,他多少还能尽一份力所以他一改从前的态度,积极的为两个孩子授课,几天下来已经把摩擦力讲解的很清楚

    可惜两个孩子却打起了退堂鼓,请求赵启明能停下一段时间而直到这个时候,赵启明才发现,马建国等人已经走了半个月,而自己也起早贪黑的教了两个黑子半个多月的摩擦力

    厩令大人眉头紧皱,要求赵启明回去休息李敢和奴儿似乎也有些不放心,将赵启明送出了马场,直到长安城外的三岔路口才和赵启明告别但此时的赵启明却并不想回家

    他心里不畅快,之前还能监督李敢和奴儿学习,来暂时麻痹自己,现在忽然不再授课,总觉得心中烦闷无处宣泄

    于是,他改变了方向,往长安城走去,想好好散心,整理下情绪

    此时的长安城飘着雪,但仍然由讨生活的人们仍然还在奔波四周的行人都匆匆而过,骑着马的赵启明却总是迟疑不定,不知道要去哪里,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前进

    也不知道就这么走了多久,赵启明忽然发现周围有些眼熟

    仔细一看,原来不知不觉间到了曲江

    冬日里的曲江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周围几乎见不到什么人

    赵启明翻身下马,站在岸边眺望曲江美景可他看到的,就像荒废多年的破败之地柳树早已经枯萎,落叶成片的飘荡在湖水中,而湖水早已不再清澈,变得墨绿

    “客官,去小店避避风雪吧”背后忽然传来热情的招呼

    赵启明转过头,看到了个小厮

    这小厮身上搭着毛巾,点头哈腰的摆着笑脸,鼻子已经被冻得通红

    赵启明没说什么,转过头继续眺望曲江

    可那小厮在这风雪的天气被掌柜撵出来揽客,本就招呼不到客人,好不容易看见为穿着富贵的贵公子,当然不想就这么放弃,于是不遗余力的朝赵启明说:“客官,本店有涮羊肉,保证食材新鲜,鲜美可口”

    赵启明仍然没有回应,只是有感于自己弄出来的东西,成了别人招揽他的理由,觉得有些好笑别说是他没什么胃口,就算是有胃口,这里的羊肉锅也不会比他家里的好吃

    倒是那伙计见赵启明脸上有了些笑容,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谦卑,点头哈腰的告罪说:“小的不周,公子独身一人,肯定是吃不成羊肉锅的,但小店还有热气腾腾的肉包,公子不妨尝尝?”

    “不用了”赵启明指了指曲江:“我就在这看看,没打算吃饭”

    “看看?”那小厮顺着赵启明的视线,看到的只有冷清,忽然觉得这个贵公子有些奇怪,于是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就点头哈腰的推开,再也不招揽这奇怪的客人

    小厮走后,赵启明清静了不少

    风雪仍然在呼啸,而他偶然发现了一个熟人

    那是在冷冷清清的湖心位置,此时正孤零零的停着一只游船,在那船头之上,有个穿着貂皮披风,身上满是白雪的年轻人

    此人姓石,赵启明并不知道名字,只是上次在在曲江游玩时,听窦家兄弟说过,此人与某位进京的翁主相恋,曾同游曲江,后来那位翁主因为家中亲事离开了长安,而这位公子为情所困,以至于乱了神智,整天乘船到湖心,却什么也不做,只是孤零零的站着

    听窦家兄弟说起此人时,赵启明只觉得同情

    而现在再次看到这位石姓公子,他却忽然有许多的疑问

    那位翁主究竟是否迫不得已才离开长安?回到郡国之后的亲事是否顺利?

    这是很少有人关心的问题,但赵启明却忽然感到好奇

    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想知道此刻站在湖心游船上的石公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如果按照传闻所说,这位痴情人已经疯了,绝不会如此的安静可若是没疯,整日站在湖心游船之上,难道是睹目思人,在缅怀曾经与那位翁主同游曲江的点点滴滴?或者说即使那位翁主已经离开了京城,这位公子仍然站在原地,期盼着什么?

    风雪在继续,陷入沉思的赵启明身上布满了白雪

    而湖心之中的那位痴情人,也仿佛变成了雪人

    身后又一次传来的小厮招揽客人的声音,但这次招揽的对象却并不是赵启明

    他回过头,看到了行色匆匆的路人,和追着路人的小厮还有不远的地方,小贩正收拾东西,因为实在没什么行人,准备收摊回家此时的曲江边,人其实不少

    这让赵启明的内心有所触动

    他再次转过头来,看向湖心的那位痴情人,忽然间脊背发凉

    他想也没想,立即翻身上马,从这里离开

    他感觉饥寒交迫,再也不愿久留,只想回家

    侯府有热气腾腾的肉包,二郎庄有风情万种的静安公主,自己怎么能在这?

    最后看了眼石公子,他飞速离开了长安

    兄弟,你继续,我先回趟家休整一下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