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牧奴的现状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府赶制出了首批皮草总共三百件,分大氅和披风两种款式

    按照静安公主的意思,是要在这个冬天就打开销路,所以制作皮氅的工作先由少府负责至于以后,静安公主打算在二郎庄开设作坊,应对数量更多的市场需要

    因为西乡亭老流氓的鄙视,赵启明倒也试着争取过,希望作坊建在西乡亭,但静安公主似乎真的对造福乡里来了兴趣,拒绝了他的请求

    对此,赵启明很是生气,尤其是静安公主拒绝了他之后,又请求他按照瓷器作坊的样式,为皮氅作坊画设计图,如此丧权辱国的要求他想也没想就断然拒绝了,但静安公主是那么的卑鄙,居然亲了赵启明一口,于是小侯爷就屁颠屁颠的代劳了

    花了三天时间,设计图画好了而与此同时,少府的皮氅也赶制完成

    静安公主与赵启明商量接下来的销售工作,就像当初约定的那样,这件事由流金阁负责,两人只商量出了大概的时间,至于其中细节,还需要胡先生和少府进行沟通

    这样一来,生意上已经没什么事可做,只剩下等待而已

    赵启明相信胡先生的能力,所以并不打算亲自坐镇,游手好闲的在家躺了几天之后,觉得实在无聊,于是就返回了三河马场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降温,马场中又下了几次雪赵启明来的时候,即使牧场中,积雪也已经有膝盖那么厚好在降雪已经停了下来,天空重新放晴

    此时的赵启明和从前一样,在屋外的躺椅上,眺望整个马场的雪景

    地势平坦的地方,积雪像是面镜子,反射着针芒般的阳光

    在已经清理过积雪的训马场中,有十几位马师,正对着几匹战马说着什么这其中有三河马场的马师,也有京城附近其他马场中派来学习的马师

    不久之前,赵启明曾向武库建议,将钉马掌的事情交由各马场看上去武库对此很是赞同,找到灌夫商议了一番之后,很快就有许多马场的马师过来学习,而如今这已经是第四批人了

    风雪阻路的季节,无事可做,三河马场已经很久没有人造访,所以对于这些前来学习的马师,大家都非常的热情白天时认真的教授,还讨论学训马的心得,到了晚上还要一起喝酒作乐,让三河马场热闹了好几天

    赵启明这样的身份当然不能与之为伍但最近的几天时间里他并不感到闷,因为无论李敢还是奴儿,都是非常聪明的家伙,就像黄河边饿了许多天的饥民般疯狂的吸收知识,让赵启明不堪其扰

    尤其是昨天白天,两个孩子学会了“抛物线”之后,似乎因此联想到了攻城战时所用的“投石机”,故而兴致盎然,追着赵启明好一番问东问西

    无奈之下,赵启明给了两个孩子一组数据,让他们利用数学知识,计算出抛物线的落点这对两个孩子来说是不小的难题,已经计算了一早上而正因为如此,赵启明才有空出来晒太阳

    马场中的雪景很好看,太阳的温度也刚刚好,

    赵启明摇晃着躺椅,眯着眼睛眺望远方,是不是拿起紫砂茶壶嘬上一口

    这时,马建国刚好背着柴火路过,见到赵启明犹豫了下,还是过来行了个礼

    “免了,忙你的去吧”赵启明眯着眼睛,想睡上一觉

    可马建国并未离去,而是再次犹豫之后,惭愧的朝赵启明说:“在下没办好小侯爷交代的差事,那几个东胡皮匠已经被人带走,恐怕以后也不会回来了”

    听到这话,赵启明好笑的朝马建国说:“我也没说让你把人家留下何况人家是以工匠的身份去了少府,这是上面的调动,又怎么能是你我能干预的?”

    马建国仍然自责

    “别想那么多了,这件事我没吃亏,还有好处呢”赵启明不在意嘬了口热茶,然后随口问了句:“对了,奴儿这段时间跟你学习的怎么样了?”

    “回小侯爷,小公子学的很好”马建国难得露出笑容:“骑马这件事也讲究天赋,而小公子是有天赋的人,早就学会了骑马,而且随着平时的练习,已经日益熟练”

    “那骑射呢?”

    “骑射也已经掌握,并且箭法很是不错,昨天还让我带他进山,猎了许多野鸡和野兔”马建国说着,心情似乎放松下来,欣慰的说:“这些猎物都需要追逐,也很考验箭法,而在下并没有从旁协助,能有如此收获,说明小公子的骑射已经过关了”

    “别过关啊”赵启明听到这话不乐意了,奴儿精力旺盛,不学习的时候跟着马建国,自己能轻松许多,这要是都学成出师了,那自己可就惨了:“你毕竟在塞外生活过,应该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教吧?”

    “小侯爷误会了,在下只是说小公子的骑射已经没什么问题,只需勤于练习”马建国解释了下,然后想了想说:“至于塞外中的事情,小公子似乎的确很感兴趣”

    “他问你什么了?”

    “问过很多”马建国又笑了起来:“不仅问在下,前些日子还请教闲其他牧奴,去的时候带着小公子自己猎的野物,坐在牧奴们的火堆旁,听大家说草原的趣事”

    赵启明也忍不住笑了:“那小子倒是挺会来事”

    “大家都喜欢小公子”马建国眼睛也充满了笑意:“这些日子小公子常与大家在一起,有些在下都不知道的骑射技巧,和在下也没去过的草原深处,都是其他牧奴告诉小公子的”

    “这样挺好,跟大家都能学点东西,集百家之长”赵启明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忽然想起什么,朝马建国问:“对了,马场里的牧奴平时都过的怎么样?”

    “有吃有喝,已经很不错了”说到这里,马建国仍然笑着,但眼神却暗淡下去:“大家都只想活下去而已,没有了其他的念头,倒是小侯爷和奴儿时常关心,让大家很感激”

    “奴儿也就罢了”赵启明叹了口气,他其实对奴隶这个阶层很是不忍,但他也知道自己无力改变现状,所以眼不见为净,平时尽量避免与牧奴们接触,也只是和马建国之间有许多的交流而已:“我帮不了他们什么,也只是跟你随口问问”

    “小侯爷可记得那次约战之后?”马建国看着赵启明:“当时小侯爷拿出十金,买回了许多酒肉,让牧奴们吃喝了好几日,大家现在还在感激小侯爷所给的犒赏”

    赵启明苦笑:“只是些酒肉而已,马场的伙食也不至于太差吧?”

    “无关酒肉,也无关伙食”马建国摇了摇头:“牧奴们平时吃饭,无论吃的是什么,都只是为了明天还能有力气继续干活,而小侯爷上次的酒肉,对大家来说是犒赏,是肯定大家所付出的辛苦,和最后所取得的成绩”

    听到这话,赵启明/心里忽然有些凄凉他明白马建国的意思,无非是说牧奴们行尸走肉的活着,每天吃饭只是为了不死,而那次犒赏,让大家觉得做了有价值的事,牧奴才感觉到自己还是个人

    “小公子最近常常问起塞外的事情,牧奴们难得有说话的机会,更难得有人肯认真的听,都很积极”马建国说到这里,笑了起来:“所以小公子和小侯爷一样,都是好人”

    赵启明觉得有些愧疚,他并不觉得自己为牧奴们做了什么,所以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笑着超马建国问:“对了,上次听你说家里还有个孩子对吧,男孩女孩?”

    “两个都是男孩”马建国行了个礼:“谢小侯爷关心,两个孩子是双生兄弟,今年已经六岁,最近正打算替他们找老师”

    “找老师好”赵启明赞同的点了点头:“将来当个读书人”

    “是啊”马建国的看着赵启明,感激的说:“这还要多亏小侯爷上次的赏赐,正是因为有了小侯爷给的十金,在下才有钱去请先生”

    “这钱算是花对地方了”赵启明对马建国刮目相看:“请的是什么老师?”

    “是京城里的先生,学的是儒学”

    “有眼光”赵启明竖起大拇指,现在虽然是黄老学派大行其道,但“独尊儒术”也就这几年的事:“这方面要舍得花钱,如果不够的话就跟我说”

    “多谢小侯爷”马建国再次行礼

    “没事带孩子来马场玩”赵启明笑了笑:“也别让孩子整天学习”

    马建国应了声,朝赵启明露出笑容,然后离开了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色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