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偷窥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寿宴结束,宾客请辞

    作为寿星的周建德站在门口送客,一身铠甲和披风,很是威武雄壮但因为刚才在正厅被热晕了过去,多少还有些头晕目眩,摇摇晃晃的站着需要护卫搀扶,直到看到同样有些平棘侯等人出来,他忽然间如同回光返照般来了精神,站得笔直,且声如洪雷的喊了声:“怎么不多坐会了?”

    “坐你娘个腿!”平棘侯破口大骂,其他武将也没个好脸色

    因为他们虽然没被热晕过去,却同样有了“中暑”的症状,每个人都脸色发白,被子孙搀扶着,也不知道这次争强斗狠之后要回去躺上几天,这会儿看到周建德当然是无法心平气和

    “鼠辈!”周建德按着青铜宝剑,一声大喝:“敢不敢再大战三百回合?”

    “滚”

    武将们却懒得再搭理他,被子孙和护卫们搀上马车,离开了侯府门前

    周建德示/威似得冷笑着,目送这些袍泽离去,直到那些马车都已经看不到他,他才翻着白眼,摇摇晃晃,差点又要晕死过去,直吓得周围的护卫赶紧过来搀扶,七手八脚的乱掐人中

    赵启明正巧在这个时候走出来,正想去关心的时候,忽然碰上了魏其侯

    多日不见,魏其侯问起赵启明马场的情况因为不知道周建德今天的荒唐事,还有些奇怪周建德怎么醉成这副样子,只叮嘱了几句就带上赵启明,一起走出了绛侯府

    因为顺路,两人都骑着马离开刚好赵启明也想问问关于新骑兵,尤其是卫青的事情,所以和魏其侯边走边聊,倒是没怎么留意,有辆马车跟在后面不远的地方

    解忧就坐在那辆马车里此刻正撩起车帘,兴奋的看着赵启明骑马的背影

    之前她在花园的树上等了很久也没看到赵启明,以为今天是见不到了,没想到坐上马车等爹爹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赵启明,而且赵启明还和他们同路

    这让解忧高兴坏了,但他也知道和赵启明的约定,所以并没有去打招呼,而且还因为担心赵启明发现了她之后会再次逃跑,此时坐在马车里她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若换做平常,解忧是绝对不屑于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但如果是偷看赵启明拿就不一样了,更何况这是她头一次有机会能看着这么长时间,而赵启明没有逃跑

    这让她很是兴奋,像偷窥狂般蹑手蹑脚,却眼神发亮

    “过分了”倒是同坐马车的雪儿有些看不下去了,无聊的坐在车里,伸手拉了拉解忧的帽子:“我还坐这呢,你的眼里除了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雪儿姐姐你小声点啊”解忧没有回头,倒是用手在背后打了几下,压低声音说:“现在离的很近了,要是被他发现肯定要逃跑,那样的话我就看不到他了”

    雪儿无奈:“就真有那么好看?”

    “不好看,但现在不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了”解忧仍然没有回头,压低声音继续说:“上次看到他的时候刚入秋,现在都入冬了”

    听到这话,再看解忧偷看也仍然高兴的样子,雪儿心里有些同情他知道解忧对赵启明的喜欢,并且是所有人里最了解的那个而也正是因为了解,她才知道解忧的煎熬

    明明辗转反侧,日思夜想,可偏偏几个月才能见上一面

    被所有人从小宠到大的解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煎熬?

    而且现在距离解忧出嫁最少还得一年,也就意味着这种煎熬还将持续最少一年

    这么想着,雪儿忽然理解了解忧此刻的心情,也不再责怪她偷看,反而引诱着解忧说:“昨天夜里果儿回家,带回去了许多的功课,其中有赵启明批注的地方”

    果然,听到这话的解忧终于放下车帘,转过头惊喜的问:“是他亲笔吗?”

    “他是果儿的师兄,负责果儿的学业,功课上的批注当然是他亲笔”雪儿笑眯眯的说:“你早就拜托过我,我当然也会替你留意”

    “太好了”解忧抓住了雪儿的手,兴奋的说:“他亲笔的东西,我早就想弄到了,之前有他设计花园所画的图,这下连他亲笔的字迹也有了!”

    “那设计图是你安排在他侯府的人送来的吧?”雪儿打趣:“既然连那样的东西都能弄得到,又怎么会得不到他亲笔的字迹,该不会是你安排的人被发现了吧?”

    “发现倒是没发现,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最近办事总是不太顺利”说到这里,解忧也有些米茫,想了想才说:“大概是因为赵启明去了马场,不在家的缘故吧?”

    “有可能”

    “这个不重要”解忧重新兴奋的笑着,朝雪儿说:“你把果儿的功课拿给我好不好,要写有他批注的,越多越好”

    “可以啊”雪儿歪着头:“不过也不能白给你”

    “雪儿姐姐你怎么这样啊”解忧有些不高兴,但很快她就有了办法,立即将身上的皮氅脱了下来,然后朝雪儿说:“我拿衣服跟你换,好不好?”

    雪儿本来只是开开玩笑,没想到解忧当了真,而且还拿皮氅来换这让她眼睛亮了起来,显然也很喜欢这件皮氅,惊喜的问解忧:“真打算把这件皮裘送给我了?”

    “这叫貂皮大氅”解忧不在意的纠正:“而且这不是送给雪儿姐姐,是交换!”

    “好,交换”雪儿开心的讲皮氅拿了过来,越看越喜欢的朝解忧说:“既然你这么大方,那我也铤而走险一次,把果儿这次的功课全部拿走送你”

    “全部吗?”解忧的眼睛也亮了起来,焦急的问:“那你什么时候给我?”

    “明天就给你送去”

    “不行,今天就得送”

    “那就今天送”

    听到这话,解忧才满意不过满意之余,她忽然想起件重要的事

    “我还要看他呢!”惊呼一声之后,解忧赶紧撩起车帘,朝外面张望

    可这时,前面骑着马的只剩下了魏其侯和果儿,赵启明却不见了踪影

    这让解忧大感失落,重新转过头来,难过的朝解忧说:“都告诉你不要打扰我了,你偏偏这时候跟我说这件事,害我都还没仔细看他”

    听到这话,雪儿却没理会解忧的抱怨,正满脸高兴的抚摸着手里的皮氅呢

    于是解忧生气的拉住雪儿说:“雪儿姐姐要补偿我,不仅要把果儿的功课给我送去,还要叮嘱果儿往后多加留意赵启明的动向,然后等回了长安就告诉我”

    “什么意思?”雪儿好笑:“你想把我们家果儿培养成奸细?”

    “当然啊”

    “那你怕是要失望了,我让果儿帮我引荐他都不肯”

    “他要不肯,那我们就打断他的腿”

    “……”

    “好不好?”

    “当然不好,那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弟弟,怎么能把他的腿打断!”

    “可我还有件红色的狐皮大氅呢”

    “红色的?”雪儿眼睛发亮,然后严肃朝解忧说:“其实果儿可能是捡来的”

    “真的吗?”

    “既然有可能是捡来的,我们可以打断他的腿”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