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爹死了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绛侯府,花园里

    解忧穿着件新式皮氅,站在鱼池边的长亭中,原地转了三圈,然后停下来展示让围在四周的大家闺秀们都眼睛发亮,情不自禁的围了上来,满脸新奇的打量解忧的新衣服

    “好看吧?”解忧有些得意:“这是种新款的皮裘,叫做皮氅,现在只有宫里才有,我身上这件是太皇太后赏赐给我娘,我娘又送给我的”

    “真漂亮”姑娘们伸手去摸皮氅的毛发,那柔顺光滑的触感让大家都开心不已,还有人兴奋的朝解忧问:“之前见静安公主穿过,真的只有宫里才有吗,东、西两市可有得卖?”

    “静安公主那件我也看过了,和我这件一样,外面是买不到的”解忧把皮氅自带的帽子撑起来,盖在了头上,然后笑容灿烂的问大家:“是不是戴上帽子就更好看了?”

    姑娘们忍不住赞叹,于是注意力又都集中到了帽子上

    正说话间,周建德两个女儿在几个丫鬟的簇拥下,兴奋的跑了过来

    “解忧,我看到赵启明了”

    “赵启明?”解忧抬起头,再也不管其他的姐妹,直接从人群里出来,然后高兴的朝周建德两个女儿问:“我就知道他要来,他已经到了吗,现在人在哪里?”

    “我们在门口看到的,这会儿已经去正厅,跟我爹拜寿去了”周建德的两个女儿似乎是跑过来的,说话时不停的喘着气,但表情仍然很是兴奋

    解忧也很兴奋,所以他推开了这两个姑娘,径直往花园外走去:“我去看看”

    可这时,雪儿带着其他的大家闺秀们走进花园,正好听到了解忧的话,于是拦在了解忧面前,责怪的说:“怎么又想着去见他,你之前不是答应过他,不和他见面吗?”

    解忧似乎刚刚想起这件事,表情可怜的说:“真的不能见吗?”

    “我们虽然是女儿身,但也要守信”雪儿揉了揉解忧的脸,笑着说:“不然人家就要轻视你了”

    解忧不想被赵启明轻视,所以她不能去找赵启明,可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这感觉让她很是难受于是立即拉起雪儿,走到长亭中坐下,然后问:“雪儿姐姐也看到赵启明了吗?他气色怎么样,和谁一起来的,有没有和其他姑娘有亲密的举动?”

    “他气色很好”周建德的两个女儿仍然兴奋,甚至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亢奋起来,没等雪儿开口就抢着回答:“和果儿还有曹公子一起来的,没有和其他姑娘有亲密的举动,和雪儿姐姐说话了”

    听到赵启明气色不错,解忧就高兴的笑了起来,听到果儿和曹盛是跟着赵启明来的,又想起了赵启明成为了果儿的师兄,最近为授课的事情操劳肯定很辛苦,于是又有些担心,紧接着听说赵启明和雪儿姐姐说过话,她马上难以置信的看向雪儿姐姐

    “别这么看着我”雪儿无奈解释:“我是跟果儿一起来的,我们在门口碰到了赵启明,果儿追上去了,我想着是个机会,就跟他打了个招呼而已”

    “我们也看到了”其他的姑娘兴奋的附和

    这让解忧忽然感觉很委屈,使劲跺了跺脚,然后把帽子给打了下来,朝雪儿说:“早知道我就晚来一些好了,你们都看到他们,就只有我没看到,这太气人了”

    “有什么可气的,你都见过好几次了,我们都头次见到”雪儿笑着打趣:“和你所说的不同,人家明明仪表堂堂,谦谦君子,你怎么总说他其丑无比,气质猥琐呢?”

    “是啊,他长得很不错呢”周建德的两个女儿亢奋的跳了起来:“能文能武还仪表堂堂,真是个好郎君,解忧你可真有福气”

    听到这话,解忧不再生气,反而低下头来,咬着嘴唇笑

    他说赵启明其丑无比,还说赵启明气质猥琐,无非是为了掩饰自己对赵启明的喜欢,可现在听姐妹们说起赵启明的仪表堂堂和谦谦君子,她发现自己简直高兴的不行,比自己亲自去看还要快乐

    不过她不想让大家知道她的快乐,还要维护自己的面子,所以笑过之后,又抬起头来,不在意的朝姐妹们说:“其实也没有那么仪表堂堂,看的次数多了就其丑无比了,而且你们也别那么夸他,只不过会写几首小诗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可他的确很了不起啊”不怎么爱说话的平棘侯的女儿这时睁着茫然的眼睛说:“爹爹最近在家里常提起东乡侯,每次都很是惋惜,说东乡侯如果从军,肯定是当世名将”

    “我爹也这么说”周建德两个女儿还在亢奋的蹦跳着:“说果儿现在名气那么大,又很受军中老将们器重,除了因为果儿是飞将军的儿子之外,还因为果儿有那样的师兄”

    听着这些称赞,解忧心里甜蜜极了,他本来就喜欢赵启明喜欢的不得了,再听到大家这么夸奖,已经是笑容甜蜜,再也控制不住的心情,站起来说:“我还是去想去看看他”

    说完这话,解忧就推开了姐妹们,要跑出了亭子

    雪儿见状干净站了起来,拉住解忧说:“你可别忘了你们的约定”

    “雪儿姐姐误会了,我不是要去见他”解忧笑容甜蜜:“我只是想看看”

    “看看?”

    “你先放开我嘛”解忧挣脱的雪儿的控制,飞快的跑出了亭子,最终在花园角落的柳树下停住,然后转过身朝雪儿说:“我就远远的看看他就行,不让他发现就不算违背了约定”

    “你怎么又要爬树啊”雪儿有些着急的走出亭子,其他姐妹们也赶紧围了上来,朝解忧劝道:“现在都冬天了,树枝又脆又滑,爬上去容易出危险”

    “没事,我爬树是最厉害的”解忧说着已经开始行动,身上皮氅丝毫不影响她的行动,仅仅只是在爬树过程中,帽子落了下来,解忧很快就爬到了院墙的高度

    “解忧你小心点啊”周建德两个女儿终于不再蹦跳,害怕的藏在雪儿身后

    解忧并没有理会他们,站在树干上将碍事的连帽打落,然后伸着头朝院子外张望,忽然有些奇怪的说:“周叔叔怎么出来了?”

    “是爹爹吗?”周建德的大女儿撅了撅嘴:“是不是又和哪位叔叔打架了?”

    “没有”解忧继续张望:“你爹好像死了”

    “什么?”周建德两个女儿大吃一惊,立即从雪儿身后跑了出来

    “好像是死了”解忧踮了踮脚,然后有些担心的说:“被人抬着出去的”

    听到这话,连雪儿在内,其他的姐妹们也愣住了

    而周建德的两个女儿瞬间崩溃,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出院子

    “奇怪,赵启明怎么没出来”解忧东张西望,在树上抱怨

    而姐妹们受到了惊吓,慌乱中居然也有人哭了出来,倒是雪儿焦急的走到树下,朝解忧说:“快别管赵启明了,你再仔细看看,周叔叔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

    “叫唤了一下”解忧似乎发现了最近情况,扭头朝雪儿说:“估计还没死透”

    “你个臭丫头”雪儿拍着胸脯,瞪了眼解忧:“看把大家吓得,被人抬出去怎么就说周叔叔死了,那么多叔叔伯伯在一起,就不能是喝醉了酒,不省人事了?”

    “好像的确是醉了,脸红红的”解忧继续张望,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有些茫然的说:“可赵启明去哪里了,怎么没从正厅里出来”

    “你的心里就只有赵启明”雪儿安抚了姐妹们,然后无奈的朝解忧说:“兴许是拜完了寿,已经从正厅里出来,去了众公子们的酒席,和你两个哥哥他们在一起”

    “那我岂不是看不到他了?”解忧忽然焦急的转过身

    只听咔擦一声,刚刚才心情平复的姐妹们连同雪儿都惊叫起来

    结果仔细一看,解忧安然无恙,正看着脚下裂开的树枝,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

    “你个死丫头,我们不管你了”雪儿气坏了,丢下这句话,带着众姐妹们转身就走

    解忧似乎也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下来的意思,仍然不放弃的站在树枝上,踮着脚朝院子外东张西望,还自言自语的说:“应该会经过这里吧,我就这么等着,总能看上一眼的”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