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老匹夫的恶战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冲击波一样的热浪和强烈的窒息感让赵启明措手不及,同行的李敢和曹盛也一声闷哼,表情扭曲,下意识的紧闭眼睛,差点被冲了个跟头

    “站在门口干什么!”

    这时,不知哪个老匹夫大喊一声,三个小辈同时睁开眼睛

    仔细一看,这正厅中不知为何放了只巨鼎,在鼎中不知烧着什么东西,火苗都快窜到了屋顶,巨鼎本身也被烧的微微发红而老将们围在这只巨鼎四周站着,像是洗桑拿一样满头大汗,显然有些耐不住高温,但都浑然不知的样子,表情很是淡然

    这场面有点像某种邪教仪式尤其是老匹夫们布满汗水的脸上映着火光,齐刷刷看向门口样子,有种说不出的惊悚联系起这个年代正流行丹药,赵启明忽然有些担心,这群老匹夫会不会把他们几个扔进铜鼎,当成药引去炼制丹药

    “原来是你们几个”站在正中位置的周建德派头十足,寿辰当日居然身披铠甲,腰上还挎着青铜宝剑,此时看着赵启明,语气不满的说:“最近在军中扬名,越发眼高于顶了,连最基本的礼数都能置之不理?”

    听到这话,赵启明回过神来,赶紧行礼:“各位叔伯好”

    李敢也曹盛也赶紧打招呼

    “恩”周建德看了眼李敢,满是汗水的脸上挤出满意的点了点头:“果儿最近忙于学业,也能抽出时间来跟老夫拜寿,有心了”

    “曹盛被平阳侯扔进北军,不也辛苦?”平棘侯似乎不满周建德只夸奖李敢,哼了声说:“更别说果儿的学业都是启明在教,三个孩子各有各的事情,能来给你个老匹夫拜寿,都是孝心可嘉”

    “我该夸奖谁还用你来说?”周建德瞪着平棘侯:“今天是我寿辰,我说了算!”

    平棘侯的额头滚下汗珠,表面却风轻云淡,朝周建德说:“老匹夫不必胡搅蛮缠,若是坚持不下去就叫人撤去炉火,心甘情愿认输便是”

    “放屁,我周建德又怎么输给你们这群鼠辈?”

    “那就继续?”

    “继续就继续!”

    看着老将们突然吵起来,又突然陷入沉默的对峙,赵启明整个人都无语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周建德的腿在微微发抖

    这让他立即明白,原来老将们并不像表面那么风轻云淡,只不过是因为大家都在暗中较劲,谁也不愿意喊热,所以尽管都快热冒烟了,但都还在死撑着

    想到这里,赵启明忽然有些头疼

    在场诸位可都是军中老将,就算是性格使然,绝对不会轻易服输,但因为“谁更耐热”这种事情陷入胶着,其荒唐幼稚,仍然让人不禁感叹一句:我大汉帝国危矣!

    好在,此时聚集在铜炉四周的,也就是周建德之流,这群老匹夫什么尿性赵启明早有领略,让他欣慰的是魏其侯、灌夫、平阳侯、李广等人并不在场,恐怕也正因为如此,才没有人制止这群老匹夫的胡闹吧?

    此时,铜炉已经烧得微红发亮,室内温度起码也有四十以上,老将们尚且能死扛着,但几个小辈已经被热的冒汗,尤其是体质羸弱的赵启明,满头大汗拉了拉自己的领口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晚辈祝周叔叔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赵启明喊着吉祥话,还朝周建德行了个大礼他已经被热的失去了理智,现在别说行大礼,只要老匹夫准他离开,娶了周建德那两个女儿都行

    显然,李敢和曹盛也热的不行了,见赵启明有了动作,赶紧有样学样

    这让周建德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什么,朝赵启明问:“你怀里抱着什么东西?”

    “啊?”赵启明一时没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带着礼盒进来了,于是赶紧回答说:“这是晚辈送给周叔叔的贺礼,刚才在府外走得急,忘了交给府上”

    “直接给我也行”周建德哈哈大笑,指着赵启明说:“拿来看看”

    “是”赵启明看了看那烧的发红的铜炉,把心一横,闭着眼睛走了过去

    “我可先说好,上次魏其侯寿辰,你送的可是当时绝无仅有的瓷器”周建德毫不客气的接过礼盒,然后冷笑着恐吓:“这次送我的寿礼若是比送给魏其侯的差了,我可要找你的麻烦”

    赵启明闭着眼睛退了回去,艰难的喘息着说:“还请周叔叔先过目”

    周建德二话不说,直接打开礼盒,然后从里面拿出了皮氅披风这是少府开工之后,做出的第一批皮氅,但周建德显然并不识货,立即瞪起眼睛问:“你就送我件破衣服?”

    “没见识”平棘侯看了看皮氅披风,咽了咽有些发干的喉咙,然后不屑的说:“这是少府特制的貂皮披风,目前只在宫中有那么几件,多数都是御用”

    “御用之物?”周建德打量着手里的披风,满意的点了点头:“那我得试试”

    说完这话,他也懒得脱掉铠甲,直接将披风打开,然后替自己披上

    这披风颜色深黑,样式虽然简单,却有种说不出的豪迈尤其是周建德披上之后,只遮挡住了的身后,而胸前的铠甲,和腰上的青铜剑全都暴露在外,反倒显得更加霸气

    “如何?”周建德按着佩剑,插着腰,向诸位老将展示

    老将们配合的打量着他,然后不约而同的说:“真鸡/巴难看”

    周建德哈哈大笑,一手按着宝剑,一手指着老将们说:“你们这群老匹夫,从来见不得别人好,众口一词的说这衣服难看,那这衣服就肯定是好看”

    平棘侯嗤之以鼻,但也没有去争辩,而是朝赵启明说:“这皮草乃是少府特质,你小子既然有门路弄到,回头给我府上也送几件过去,不能比老匹夫的这件差”

    赵启明赶紧行了个礼说:“晚辈知道了,改日一定送到”

    “眼红了吧?”周建德得意洋洋,还挺直了腰板,对赵启明当然是大为满意:“不错,这衣服比送给魏其侯的瓷器好,算你小子有孝心”

    “周叔叔喜欢就好”赵启明擦了擦汗水,然后干笑着说:“那晚辈先告辞?”

    “去吧”周建德大手一挥

    于是赵启明带着李敢和曹盛,玩命的往正厅外跑去

    这头周建德还在沾沾自喜,不知不觉间满脸的汗水滚落,这让他忽然一愣

    再看其他老匹夫的表情,已经不再羡慕,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这让周建德忽然想要骂娘,心说赵启明那臭小子什么时候送披风不好,偏偏挑他热的快要冒烟的时候,这要是脱下去肯定会被人耻笑,可若是继续穿着估计得出人命啊

    想到这里,周建德恨不能把赵启明抓回来毒打

    那小王八蛋肯定是故意的,这是打算让他当众出丑不然为什么不送给平棘侯那个老匹夫,偏偏送给了今天绝对不能出丑的老寿星?

    已经热糊涂的周建德心中揣测,赵启明果然跟平棘侯的关系更近

    但为什么那小子跟自己关系不近呢?

    周建德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女儿他认为赵启明如果娶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对待岳父肯定会比对待平棘侯那个老匹夫要好,也就不会帮着别人让他当众出丑

    看来要抓紧时间把两个女儿嫁给赵启明才是啊

    想到这里,周建德忍不住擦了擦汗,然后忽然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