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马蹄铁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赵启明偷偷看了眼灌夫,虽然知道这老东西瞪着眼睛故意吓唬人,可要真说自己躲在山坡上是为了避开这个老土匪的话,自己的下场肯定一样会很惨

    所以他转了转眼珠,满脸惭愧的朝几位长辈们行了个礼说:“怠慢了诸位叔叔伯伯实在失礼,但晚辈也是为了站在高处,将战斗情况一览无余,也好发号施令啊”

    听到这话,灌夫眼睛瞪得更大:“胡说八道,你几时发号施令了?”

    “那是因为诸位公子骁勇善战,而且指挥得当,所以才没用上晚辈”赵启装出欣慰的样子,回头看了看李敢的队伍,然后满脸感叹的说:“果然是将门虎子,倒是我多此一举了”

    听到这话,灌夫不瞪眼睛了,还露出自得的笑容,因为赵启明夸奖诸位公子,在他看来主要还是夸奖他的儿子灌英,这让他很有面子

    而包括周建德在内的其他几位父亲,也露出受用的表情

    倒是平棘侯,因为儿子没参加这次训练,本就有些羡慕,眼看着别的武将都满脸受用,他就更加不平衡,于是取代灌夫,瞪起眼睛吓唬赵启明说:“长辈们都是初次见到你这战法,为何不提前说明训练情况,害得长辈们观战时一头雾水?”

    听到这话,赵启明郁闷极了,心说都吓唬自己上瘾了怎么样,刚让灌夫满意,这下又跳出来个为难人的,这样子是要打车轮战啊,自己到底要让多少长辈满意才能过关

    “平棘侯说的不错”周建德瞥了眼灌夫,若无其事的说:“你灌叔叔不懂你这新战法,看到果儿他们列阵出场,觉得你们必败无疑,一度心情低落,作为晚辈,怎么可以让你灌叔叔受如此煎熬?”

    “放屁”灌夫不乐意了,心说你这是当着小辈的面成心拆台啊,立即瞪起眼睛回击:“我纵横沙场多年,战无不胜,又怎会看不出这里的门道?”

    周建德哼了一声,似乎不打算跟灌夫争吵,于是笑眯眯的又朝赵启明说:“虽然比试已经结束,但叔叔伯伯们仍然有些疑问,不如你先从这段时间的训练说起?”

    灌夫正奇怪周建德不跟自己吵架了,一听这话立即明白,马上拦在赵启明面前,朝周建德冷笑:“怎么,看启明的战法厉害,想偷师?”

    “偷师?”周建德不屑,指着台下的纨绔们说:“这些后生都参与了训练,启明这阵法到底是怎么回事,问问这些后生也能知道,恐怕你也别指望能占为己有了”

    “赵家小子是我马场的人,他的阵法当然也属于我马场”灌夫瞪着眼睛耍横,还指着台下的纨绔们说:“敢将阵法内容传出去,就是泄露军中机密,小心军法处置”

    “后生们尚未从军,你的军法招呼不到他们的身上”周建德来劲了,不打算回去再问,直接指着队伍里的周福说:“出来讲讲,这段时间的训练可有何收获?”

    听到这话,队伍里的周福满脸茫然:“孩儿也不清楚”

    “什么叫不清楚?”周建德皱眉:“军中之事,为父没少教你,这段时间你参加训练,所见所问,是否与为父所教有何不同之处,说出来都不会?”

    “孩儿确实不清楚”周福的表情有些畏惧:“这每日的训练不是骑着马走,就是骑着马跑,反反复复总是那几样,也就是人多了些,互相之间排列的更紧密了些而已”

    “蠢材!”周建德怒了

    倒是队伍里的灌英,这时候笑容谦卑的说:“周叔叔请不要责怪福儿,其实确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都只是很简单的训练,甚至就连拿起兵器拼杀,也只是最后五天的事情”

    “最后五天才上兵器演练?”灌夫看向赵启明

    周建德也有些不解的朝赵启明问:“只这么短的时间练习拼杀,战斗力又是从哪里来的,刚才我们可都看见了,那冲锋时的进攻,可厉害着呢”

    赵启明看了看灌夫和周建德,又看了看灌英,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狗/日的灌英在长辈们的心目中形象还真是好到了极点,人家周福说出来的话怎么都没人相信,可从这小子嘴里出来,长辈们居然连质疑都没有,立马就能相信

    恐怕在长辈们的心中,像灌英这样的好孩子是不可能撒谎的吧

    就算说这小子不好好训练,没事就跑到山坡上晒太阳,还蹭人家的猕猴桃吃,长辈们也只是会不约而同的一笑,纷纷表示灌英不可能做这种事,一定是有人污蔑而已

    这洗脑效果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回禀各位叔叔伯伯”赵启明抱了抱拳:“其实训练内容的确就是这样,只不过是利用反复的训练,让人和战马都拥有极强的纪律,而这样纪律是保持阵型的关键所在”

    听到这话,没有参与吓唬赵启明的李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的确,刚才我只见到了冲锋,并没有真正的厮杀,启明的战法,似乎的确更看重纪律和阵型”

    灌夫和周建德捋了捋胡须,仔细回忆起刚刚,发现的确是这么回事

    而其他老将们也发现了关键问题,于是捋着胡须,一脸赞同

    “但是光凭纪律和阵型,就打败北军精锐,而且还是干脆利落的全歼,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平棘侯想了想,然后摇头:“刚才观战时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总想不起是哪里奇怪”

    “的确,这次北军精锐的表现,也着实是差了些”魏其侯捋了捋胡须,看向身旁的平阳侯:“遇上这样的阵法,败了倒可以理解,但败的如此之惨,我也觉得无法理解”

    没怎么说话的平阳侯,此时看向赵启明,淡淡的朝诸位武将们说了句:“启明为人谨慎,这次的事情如此重要,想必除了训练之外,他也该有其他准备”

    听到这话,武将们又都看向赵启明

    “其实,此次能取得如此大胜,主要还是北军轻敌了以短击长,与新式骑兵正面冲撞,才导致一败涂地”说完,赵启明见一众大佬还是盯着自己看,显然不满意,便干笑了两声:“要说其他的准备,倒也不是没有”

    “哦?”魏其侯很感兴趣:“你做了什么?”

    赵启明指向马场:“各位叔叔伯伯请看,这马场的地面是否有些不同?”

    “翻过土?”灌夫很快发现问题:“来的时候就发现,这地面松软了很多”

    赵启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晚辈毕竟是第一次领兵,对于阵法究竟如何并没有完全的把握,所以就使了些手段,做完全的准备,这其中一项就是提前让人把这训马场的土‘整理’了一下”

    “若是因为土质松软,战马的抓地力不够,好像到了沙漠里,行动的确会受到限制”灌夫说到这里,皱起眉头说:“但这样的做法影响了敌军,不也影响了你们自己?”

    “还请各位叔叔伯伯细看”赵启明走到台前,走到灌英的马前

    武将们纷纷都围了上来,而灌英也立即下马,在战马的脖子上拍了一下

    那战马嘶鸣了一声,昂了昂头,然后抬起了一只马蹄

    仔细一看,那马蹄上居然有一块‘铁掌’

    “这是何物?”平棘侯有些吃惊

    “这叫马掌,就像给人穿鞋一个道理”赵启明笑着解释:“人要是光脚,走在湿滑的地上总容易跌倒,但穿上了鞋子就不怕,同样的道理,战马有了马掌,就能跑的更好”

    听到这话,平棘侯大感兴趣,直接凑上前去看了看,然后惊奇的说:“居然能想到给战马‘穿鞋’,这想法还真是闻所未闻”

    “这么说,有了这马掌,就不怕踩到乱石,也不怕沙漠、松软地带了?”周建德问

    赵启明想了想,然后摇头:“马掌主要是为了保护战马,在沙漠中应该会有些用处,但用处其实不大,这方面主要是‘抓地力’的问题,能让马蹄跑起来更稳,也能多少增加些速度”

    “好东西”李广点了点头,然后朝赵启明说:“先是让场地变得松软,让敌军的战马受到影响,然后再用这马镫让自己一方的战马走得更稳,此消彼长,竟自行创造出了优势”

    “歪门邪道而已”赵启明挠了挠头:“晚辈还担心叔叔伯伯们不屑于这种手段呢”

    “这马掌是战马的装备,是军械,别人没有而你有,怎么能说是歪门邪道?更别说让马场的土质松软,这是为自己创造‘地利’,就好比两军交战时,守城一方开挖护城河,给来军制造不便,本就是无非厚非之事,何来不屑一说”灌夫瞪了眼赵启明:“觉得我们这群叔叔伯伯都是些老顽固吗?”

    赵启明本来也就是装个谦虚的逼,得瑟一下,听到这话赶紧说:“晚辈不敢!”

    “行了”魏其侯终究还是不愿意看到一群老不死总吓唬赵启明,尤其瞪了眼灌夫,然后才捋着胡须,笑容慈祥的朝乖女婿赵启明说:“先有献马镫之功,做出这马掌自然也不会亏待你,还是先说说你此战大胜,想要什么奖赏吧”

    听了这话,除了李广和平棘侯仍然对马镫大感兴趣之外,大家也都含笑看向赵启明

    直到这个时候赵启明才松了口气

    看来老不死们除了吓唬人之外,赏赐也还是要给的啊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