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必败无疑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一盘盘烤得金黄的羊肉,流水般送到了左右两个观战台上,满满的酒肉香味让诸位将军大快朵颐

    作为东道主的灌夫自觉脸上有光,很是满意马场的安排但他似乎还嫌不够,几次向厩令催促,询问何时开始,那样子,明显是准备用骑兵对战,来为吃肉喝酒的老将们助兴

    “双方骑兵入场!”

    终于,随着一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号令,众人等待许久的约战开始了

    诸位将军们仍旧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但彼此间已经停止了闲聊,注意力完全被即将开始的约战所吸引,视线也转向观战台下那足有三百丈的空地

    很快,密集的马蹿声传来,众将看向马场左侧率先入场的骑兵队伍

    几百名穿着铠甲,骑着战马的骑兵出现,陆陆续续入场

    仔细看这支骑兵,为首的是个英武的中年人,和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这两人都朝观战台的方向抱拳,有人认出那年轻人是春生,自然也就知道这支骑兵队伍是代表着武安侯

    但让所有人感到有些吃惊的是,这支骑兵队伍军容肃整,远远走来竟让人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杀伐之气

    平棘侯首先发现异常,看着入场的骑兵队伍,皱眉说道:“护卫的任务与士率不同,就算再怎么身手矫健,也绝不会有这种长期训练出来的整肃军容,这些人恐怕不是护卫”

    听到这话,大块吃肉的灌夫也察觉到不对,不过他的目光却只看着春生旁边的那个中年人,似乎觉得有些眼熟,他开始露出回忆的表情,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结果还没等他想出来,中郎将忽然皱着眉开口:“那是北军的人”

    灌夫终于想起那个中年人是谁了,那分明是北军校尉牛万山,以作战大胆着称的猛将,这样的人在军中都是将官级别,怎么会出现在春生的骑兵队伍中?

    “来的都是北军的人马”李广也皱了皱眉:“想不到武安侯居然敢私自调动军队,而且调来的还是拱卫长安的北军,真是胆大包天”

    听到这话,观战台内的将领们群起激愤,尤其是是周建德,更是直接起身,朝魏其侯抱拳说:“太尉田蚡私自调动军队,触犯国法,还请丞相禀明陛下,治太尉田蚡谋逆之罪”

    将领们纷纷附和,显然对田蚡如此大胆,如此丧心病狂,感到非常愤怒

    魏其侯显然也没想到魏其侯会做出这样的事,不过他想了想后,还是朝诸将说道:“就算我们认得这是北军的人马,田太尉也大可以否认,说这些人就是护卫,我等如何指控?”

    听到这话,大家对望一眼,意识到魏其侯的确没有说错,只要田蚡咬死了这些人是护卫而不是北军士兵,谁也没办法说他撒谎,而且既然都敢将北军的人马带来这里,定然是做足了准备,让人无法查证

    最重要的是,官司打到太皇太后边,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

    “啪”的一声,灌夫拍案而起,整个人暴怒若狂,指着左侧的观战台破口大骂:“用护卫对牧奴本就占尽优势,现在居然调来北军精锐,如此厚颜无耻,不当人子,就不怕被雷劈死?”

    听到这话,左侧观战台中的武将们,有的回头看了看这边,却根本没人觉得理亏,甚至还有几个平日里与灌夫结怨的,看着灌夫暴跳如雷的样子,忍不住讥笑挑衅

    “怎么,比试还没开始,太仆就准备认输了?”

    “兵者,诡道也!太仆连这都不明白?看来还得多读兵书啊!”

    这让灌夫更加暴躁起来,对着左侧观战台好一番痛骂,若不是李广等人拉着,估计已经带着他的悍匪护卫冲过去,在比试前先来一轮全武行

    这边观战台中的将领们,也终于想起今天的约战的意义,不禁满脸凝重

    其实在此之前,他们对今天的约战输赢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因为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懂军事的人以为李敢用牧奴对阵将军护卫处于绝对的劣势,其实在老将们看来却并非如此

    首先,罪奴们骑术极好,还有着常年生活在一起的默契,很适合组建成为骑兵队伍而春生一方参战的护卫,看似百里挑一,但毕竟都是些练家子,讲究的是单打独斗,组建成骑兵队伍,反而会削弱他们的战力

    在这样的优势下,李敢一方有窦家兄弟和灌英,这三个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参与,都具有领袖能力,更别说还有赵启明这个总是一鸣惊人的兵法家暗中助阵,这些因素全部加在一起,让身经百战的老将们充满了信心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对方上来的不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护卫,而是清一色的北军精锐,这样的正规军自然纪律严明,而且长年累月的训练,早已经懂得互相配合,多年拼杀积累下来的战场经验,更不是那些临时凑起来的罪奴可以与之匹敌的

    想到这里,观战台中的武将们都叹了口气,明白赵启明一方恐怕必输无疑了

    灌夫当然也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相比起别人的惋惜,他更感觉愤怒

    因为他的推波助澜,约战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他本以为会旗开得胜,在长安城半数武将们的见证下,好好的出一次风头而现在,因为对方的诡诈,情况发生了逆转,赵启明一方很可能会输,那么他今天不仅不会风光无限,搞不好还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他愤怒至极,但骂了半天那边也没有回应,他心里憋着口气无处发泄,只能重新坐回去,脸色阴沉的看着已经入场的北军精锐,开始想着该如何才能挽回颜面

    就在这个时候,李敢一方的骑兵也出场了

    脸色阴沉的灌夫和观战台中的其他武将都看了过去他们还有最后一丝侥幸,希望看到赵启明训练了一个月的罪奴们,是否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可以扭转败局

    但看到李敢一方的五百骑兵之后,老将们顿时呆住了

    因为李敢一方的骑兵居然马挨着马,排列成紧密的阵型,而且还端着细细长长的木枪,就这么整整齐齐的走出来,看上去很是荒唐,以至于左侧观战台中的武将们,稍微愣了愣,然后幸灾乐祸的哄笑了起来

    “骑兵列阵而战?”灌夫暴怒,直接一拍桌子:“赵启明的脑子给驴踢了吗?”

    周建德也皱起眉头:“骑兵讲究高速灵活,这么挤在一起,还端着那么长的枪,势必会限制行动力,丧失骑兵的优势,如此安排,启明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怎么看这架势像是用步兵的方法用在了骑兵身上?”平棘侯满脸气愤:“赵家小子怎么连一点军事常识都没用,这不是胡闹吗?”

    眼看着大家都七嘴八舌起来,魏其侯得比较冷静,但他也的确看不明白,所以看向曹襄,虚心请教了一句:“不知平阳侯可看出了什么?”

    听到这话,大家忽然都安静下来,一起看向曹襄

    而曹襄早已经停下了吃东西的东西,表情凝重的看着果儿带出的骑兵队伍,但可惜他终究还是摇了摇头:“启明行事古怪,这次我也看不出端倪”

    魏其侯于是叹了口气,其他武将们最后的侥幸心也没有了

    所有人都认为,赵启明犯了个极大的错误

    而这个错误,势必会让果儿的队伍,在今天的骑兵之战中大败亏输

    想到这里,大家的心情都沉重起来,再也没人对身前的酒水美食有半点兴趣

    与此同时,左侧的观战台上,武将们如同庆功一般举杯痛饮,连武安侯也难得露出了笑容,仿佛看到了这支荒唐的骑兵,被北军精锐打的落花流水的样子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