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有进无退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光阴似箭,转眼,半月有余

    马场所在的山谷两次降温,空气多了几分寒意,草地也早已枯黄

    训马师们都换上了厚实的衣服,口鼻中总是喷出白气,每日清晨尽量减少外出,只有当太阳逐渐高升,空气中多了几分暖意,才开始逐渐走出木屋,开始各自的劳作

    此时,日正当午

    训马的马师和喂马的牧奴散落在马场各处,忽然间听到讯马场中传出激昂的号角,竟与往日有些不同,让这些马师与和牧奴好奇张望,然后纷纷往训马场外聚集

    与此同时,驯马场中,一次特别的训练正拉开序幕

    一片肃静之中,五百名骑士目视前方,巍然不动

    骑兵集团共分五行,队型严整肃杀,若似五堵不动如山的城墙

    作为发号施令的核心人员,李敢、灌英和曹盛三人,占据了前三排最左的位置,从五百人中脱颖而出的马建国,位于第四排最左,窦家兄弟则位列第一排正中

    猛然间,位于第一排的李敢一声号令,旗手把掌中的大旗高高举起,悠长厚重的号角声响起,五百人同时拉起缰绳,轻踢马腹,严整如方块一样的五百铁骑,开始缓缓前进

    骑兵们的前进速度很慢,但军容肃整,队列整齐,自有一股辗压一切,粉碎一切的霸道气势

    在此过程之中,后面几排的灌英、曹盛和马建国,都是眼睛微微斜视,全神贯注的控制着队列的速度,通过自己的节奏,带动整个阵列前进

    缓慢的推进中,队伍走过三十丈的标尺

    他们的前进速度仍然可以用“走”来形容,但排列紧密,队形丝毫未乱而且也就在此时,位于第一排的李敢,开始不断地发出军令,角号每隔几息时间就会变得越加的激昂,在密集的马蹄声中显得格外的有节奏

    骑兵仍然缓慢的推进,速度也在缓慢的提升,一股铁马金弋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队伍越过了五十丈的标杆

    令人吃惊的是,走出了这么远,这个骑兵集团仍是队列整齐,远远看去,就如五堵移动的城墙

    就在这时,骑兵集团中猛地响起一声特别低沉厚重的长号角

    随着这声号令,骑士们催动缰绳,马儿开始缓缓地提速,使得马蹄声更加密集,震动地面隆隆声不断,很快就从“走”变成了“小跑”,而且速度还均匀的从“小跑”变成“冲”

    队伍仍然没有任何混乱的迹象,但匀速提升的过程之中,马蹄声却变得不再密集,开始变成统一的节奏,地面不再是隆隆作响,变成极有节奏而又悠长的“咚咚”声,就如这秋日的闷雷

    终于,距离最后的冲刺线只剩下最后三十丈

    “冲锋!”

    李敢猛地一声断喝,高举的战旗放下,第一排的骑兵们开始尽最大的努力提速,然后是第二排,第三排……五百铁骑在几个呼吸内,就把速度提升到极限,像是移动的城墙一样迅速往前推进

    三十丈的距离在沉雷一样的蹄声中一闪而过,整个队伍疾行如风,却因为军容肃整,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瞬间通过终点线

    场外围观的马师们,即使相隔十余丈,仍然被以严整冲锋姿态越过终点线的骑兵队伍惊得连连后退,只觉得心脏狂跳,口里发干,手脚有些不受控制,仿佛刚才有千军万马从自己的身体上踏过,彼此对望,面面相觑

    与此同时,越过终点线的队伍开始均匀的减速,使马蹄声终于变得密集,最终在一声声号令中缓缓停了下来但他们的队形仍然不乱,只是纷纷期待的扭过头张望

    “抵达!”山坡上,一位马师高声呐喊,并举起一面绿色小旗

    看到这面代表着“整齐如墙地通过终点线”的旗帜,原本军容肃整的骑兵队伍顿时沸腾起来有纨绔坐在马背上勾肩搭背的大笑,有一脸桀骜的吹嘘自己刚才的表情,和之前前进时的满脸肃穆判若两人,甚至就连那些牧奴们此刻也纷纷露出笑脸

    看到这欢呼声里的一幕,山坡上的奴儿一手牵着自己的马,一手端着个果盘,里满脑子都是刚才“墙一样”冲过终点线时的场面,尽管年纪不大,却也因为这震撼的一幕而激动的小脸发红,强不自禁的朝上下跑出两步,然后满脸激动的看着欢呼的队伍,恨不能自己也在其中

    “干什么呢?”赵启明的声音懒洋洋的传来

    奴儿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但仍然激动的转过身,牵着马儿端着果盘跑到赵启明的身边,然后吸了吸鼻涕问:“冲过终点时的声势惊人,但为什么加速的过程如此漫长,若提前加速,冲过终点线时一定更加的有气势”

    此时的赵启明躺在山坡上,懒洋洋的伸出手,从奴儿怀里的果盘中拿出一颗剥好之后又切好,切好之后还插上跟小竹签的猕猴桃,看了眼奴儿说:“小孩子家,你懂什么”

    “就是不懂,所以才问”奴儿似乎不服气,又吸了吸鼻涕,理直气壮的说:“你答应过我,虽然不能加入训练,但如果我对训练内容有不懂的地方,你会告诉我的”

    “前提是你好好听我差遣”赵启明指了指奴儿的马:“哪有听人差遣的时候一直牵着马的,你这摆明了不想留在我身边,随时准备走人”

    “我睡觉时也把‘长须’带在身边”奴儿终于觉得鼻涕有点烦,用袖子猛地擦掉,然后倔强的争辩:“你让我把猕猴桃剥皮、切块,还插上小竹签,我都照做,一直在听你差遣”

    “好像也是”赵启明捏着小竹签,惬意的含住一小颗猕猴桃,这样的小块吃起来不会再把汁汁水水弄得到处都是,让人吃的美味而又卫生:“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要匀速提升吧”

    奴儿立即没有了倔强的表情,洗耳恭听的样子是那样的满脸憨态

    “其实这个训练,三成是训人,七成是训马”赵启明摇头晃脑:“训人容易,但训出一匹适合‘墙式冲锋’的马,没有别的捷径,只能通过无数次的训练,让战马形成记忆,这就导致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行军时,可以一人两马,甚至一人三马换骑但训练时的马,最好从始至终都是那一匹,这样它才能不漏掉每一次训练,形成记忆,也就减少了出错”

    奴儿满脸憨态的点了点头,然后擦了擦鼻涕问:“可这和均匀提速有什么关系?”

    “一是保持体力,二是不容易让战马受伤”赵启明看白痴一样看着奴儿:“训出一匹适合‘墙式冲锋’的马很花时间的,咱们没时间训练那么多备用,伤了任何一匹都是损失”

    奴儿似乎听懂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消化着赵启明所说的话

    见这小子不仅在听,而且在思考,赵启明笑了笑,然后卖起关子朝奴儿说:“不过,这还是次要的原因”

    奴儿赶紧说问:“主要原因是什么?”

    赵启明瘫痪了一样,懒洋洋的伸手从果盘中拿出又一块猕猴桃,捏着小牙签摇头晃脑的问:“你觉得咱们这么久的训练,主要在训练什么内容”

    奴儿想了想,因为没有多余的手,用僵硬挠了挠头,然后忽然想起什么,朝赵启明说:“是阵型”

    “不错”赵启明摇头晃脑:“冲锋时速度只要在最后关头爆发出来就行,而在此之前的时间里,最主要的问题是阵型不能乱,只有均匀提速,才能最大可能的保证阵型不乱,这还是无数次训练之后,形成记忆的结果”

    听到这话,奴儿才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对了,算算时间,距离约战还有最后七天了吧?”赵启明吃着猕猴桃,想了想,然后朝着山坡下喊了一句:“可以上兵器了”

    听到这话,奴儿精神一振,立即牵着马儿、抱着果盘,往前跑出几步

    在他热切的目光注视下,五百人的队伍爆发出欢呼,其中夹杂着窦家兄弟“上兵器”的呐喊显而易见,这群练了一个多月队形,却连兵器都没拿过的骑士,早就对这一天期待已久

    但事实上,对赵启明来说,之所以现在才开始练习兵器,并不是因为阵型已经练好,而是因为距离约战的日子已经很近,所以才不得不在最后的几天时间里开始带兵器训练

    在他看来,阵型的训练需要长期的磨砺,眼下这五百人的队伍看上去军容肃整,似乎有了发动“墙式冲锋”的能力,但距离真正的“墙式冲锋”还差得远,如果再给他一年时间,估计能练出七八成

    所以这次的约战,多少还是有些仓促应战的意思

    但既然决战不可避免,那就有进无退,干他娘的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