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收个徒弟?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清晨,长安城外

    赵启明和秦文快马而来,很快就到了三岔路口

    这时,赵启明忽然发现了马场里的牧奴马建国

    远远看到他和秦文,马建国立马跑上前来行礼,让停下马来的赵启明有些疑惑:“你怎么在这?”

    马建国没有回答,而是看向路边

    赵启明不解,顺着马建国的视线看去,结果发现了并不算陌生的熊孩子

    “他怎么也在这?”赵启明皱了皱眉

    因为那个熊孩子不是别人,正式被静安公主带到马场,之后又被静安公主硬塞给他当弟子的那个“奴儿”

    和上次被带到马场时一样,这个充满乡土气息却穿金戴玉的孩子正蹲在路边,拿着根木棍玩泥巴兴许是因为深秋时节天气冷,孩子的脸上挂着两条鼻涕,居然因为玩的太过认真没有去擦

    “回小侯爷”马建国朝赵启明行礼,然后解释说:“这位小公子昨天就被送到了马场,今早忽然找到在下,要说接他老师,在下问过才知道他的老师是小侯爷,于是禀告过厩令大人之后,就带着他来了”

    听到这话,赵启明挠了挠脸他记得静安公主的确提过要让他收奴儿为徒,但他毕竟还没有答应下来,怎么这个奴儿就以“学生自居”,还大老远来迎接了?

    想到这里,赵启明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觉得最大的可能,是静安公主把孩子送到了马场,也是静安公主让孩子以“师徒礼节”来迎他,至于其目的倒也明显,无非是让他心软收下这个学生

    叹了口气,赵启明看向奴儿,喊了一声:“小不点”

    奴儿似乎刚刚才发现赵启明,抬起头来迅速擦掉鼻涕,然后就这么走到赵启明的马前,直挺挺的看着他,没有行师徒礼也没有长辈礼,一脸“你叫我干啥”的表情

    赵启明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叫这孩子干啥,就是觉得这孩子似乎有些冷,但看着孩子身上穿的衣服,比他还要昂贵,怎么看怎么保暖,一点都不想会感冒的样子

    于是,他朝奴儿昂了昂头,问:“是不是静安公主让你来的?”

    奴儿点头

    赵启明/心说果然如此,那婆娘的确是在利用他的心软

    不过再怎么说,这都是他和静安公主之间的事情,没有为难人家孩子的道理,所以不管是不是让静安公主得逞,他都只能朝马建国说:“抱上马,一起回马场吧”

    马建国行了个礼,然后走过去抱着奴儿上马

    一行人继续往马场而去只不过,速度要比之前要慢了许多首先是因为多了个孩子,怕奴儿经不起颠簸,其次,也是因为赵启明正打量着奴儿

    这孩子浓眉大眼,却也透着股憨厚的可爱,尤其是被马建国抱着,骑在马脖子上时不时流出来的鼻涕,倒也挺讨人喜欢不过也正是因为这股子憨厚,才更加印证了赵启明之前的猜测

    显而易见,这个喜欢玩泥巴、鼻涕出来直接用袖子擦的孩子,就算再怎么穿金戴玉,哪怕被变态大姐姐静安公主打扮成小王孙,也仍然不可能是馆陶公主家的孩子

    想到这里,赵启明忽然露出笑容,朝奴儿问:“你叫什么名字?”

    此时的马建国落后于赵启明和秦文,听到赵启明向奴儿问话,赶紧追上一些,但也仍然不敢并排而行奴儿显然听到了赵启明的问话,但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一句:“你是我老师,东乡侯吗?”

    “不认识你还跑来接我?”

    奴儿擦了擦鼻涕,看着赵启明说:“我没见过东乡侯,但我听长公主说,东乡侯国士无双,舅舅最近也说过,能跟东乡侯学学问,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造化”

    意料之外,这孩子说起话来倒也不憨

    不过毕竟还是个孩子,就算不憨也聪明不到哪里去,所以赵启明恬不知耻的算计人家,笑眯眯的问了句:“你说的长公主我认识,前几天还跟我见过面,但你的舅舅是谁,我好像没听过啊”

    果然,奴儿立马张嘴就要回答但话还没说出,这孩子忽然想起什么,接着摇了摇头说:“长公主说,让我不能说家人的名字”

    赵启明/心里那个气啊,静安公主好像知道他会忽悠人家孩子似的,居然早就有所防备,而且还很聪明的让人家孩子直接拒绝回答,连理由也不找一个,简直太坏了

    这么想着,赵启明慈祥的笑了笑,忽然朝奴儿问:“你早上吃东西没?”

    奴儿摇了摇头:“要接老师,没来得及”

    赵启明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招呼一声,让秦文拿出几颗肉包子因为一直撞在包袱里的缘故,包子还没怎么凉,被赵启明拿过一个掰开,立马就有白烟和香味弥漫

    奴儿到底还是个孩子,见到好吃的立马就挪不开眼睛,还咽了咽口水

    “想不想吃?”赵启明问

    奴儿看向赵启明,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

    “那就吃吧”赵启明直接把包子递了过去

    奴儿似乎的确没吃早饭,拿过包子就吃了起来而且从吃相上判断,他也的确不大可能是贵族家庭的孩子,倒更像是热衷于坐在门槛上吃饭的赵启明的“野种”

    “好吃不?”

    奴儿嘴里不停哈着气,又擦了擦自己的两条鼻涕,忘我的吃着肉包子,竟忘了回答赵启明

    而赵启明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多拿出几颗包子,给了马建国几颗,然后再让秦文如常所愿的“以身试毒”,这才再次朝奴儿问:“静安公主是不是只跟你说过,不许告诉你家人的名字?”

    奴儿吸了吸鼻涕,继续吃着包子,但眼睛看向了赵启明

    “既然是这样,那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你口中的舅舅,具体是什么官职”赵启明笑的灿烂,内心对自己感到十分佩服:“只透露这一点,不算没有违反对长公主的承诺”

    奴儿停下来,想了想,似乎觉得是这个道理,于是重新开始吃着肉包,同时回答说:“舅舅隶属于南军‘未央卫’,在飞将军手下当差,没有官职”

    赵启明挠了挠脸,原以为说出个官职就能打听出奴儿的舅舅是谁,然后就可以知道奴儿是谁家孩子,可现在只知道人家的舅舅是未央卫,在飞将军手下当差,这点信息根本就不够,因为未央卫的人太多了,没有具体的官职很难打听出是谁

    于是他想了想,又重新恢复慈祥的表情问:“那你爹呢,你爹是什么官职?”

    “我没有爹,我娘没有官职”

    得,学会抢答了

    可然并卵,小侯爷还是什么都没猜出来

    赵启明还真没想到线索刚到这就断了虽然的确验证了之前的猜测,确定这孩子不是馆陶公主家的孩子,但单凭眼下掌握到的信息,还是没办法推断出这孩子到底什么身份,以及和静安公主是什么关系

    “你真的是东乡侯吗?”奴儿忽然看着赵启明,认真的擦了擦鼻涕

    赵启明那个郁闷啊,心说自己问了个半天,也没闹出这个奴儿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现在这小子倒开始核实起他的身份了

    真是白瞎了那几颗包子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色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