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有文化的小侯爷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深秋,清晨,空气清冷

    庭院里,那棵被小侯爷赐名“梅超风”的柳树开始季节性脱发,让工作量徒增的扫地僧十分不满,每天打扫时都要抱怨几句,而柳树自知理亏,并没有使出“九阴白骨爪”

    门廊下,燕子夫妻已经频繁交/配了几个月,却仍然没能当上父母,终于开始互相指责对方“生殖障碍”,让刚好路过的金牙觉得十分不堪入耳,但因为未经人事,面对两性话题时难免有些好奇,于是假装无意的走过,在暗中偷听着燕子夫妻的房中秘事

    这时,内院里传出了开门的声音

    金牙内心羞耻,但仍装作若无其事,优雅地走开,而燕子夫妻仍然没完没了的相互指责

    内院里,赵启明走出门外,听着扫地声和鸟语,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马场中虽然自然环境不错,工作也十分轻松,但毕竟不如家里舒服尤其是在感受过了马场里的土炕之后,回到家里再睡自己的床,感觉就跟到了天堂似的

    果然还是家里好啊

    赵启明神清气爽,心里正感叹着,忽然看到了细柳

    那丫头正坐在门廊下,背对着他,看动作似乎正在吃豆腐脑

    说起这丫头,赵启明也是真的没办法昨天他回来的时候,细柳还卧床不起,可到了晚上,那丫头却又自己爬了起来,坚持说她已经好了,而且怎么命令都不肯回去继续躺着

    现在倒好,不仅不在床/上躺着,而且还坐在门槛上吃早饭,跟没事人一样

    作为老板,赵启明觉得应该批评这丫头,于是他咳嗽了一声提醒可细柳似乎正想着什么心事,没怎么听到背后的动静,于是他又重重的咳嗽一声,细柳这才发觉了他

    小丫头扭过头看到了赵启明,然后就赶紧站了起来,并转过身仔细一看,这丫头的脑门仍然很大一个红色的包,而且手上果然捧着个装豆腐脑碗,样子看上去傻极了

    “病好了?”赵启明表情不善的问

    细柳欠了欠身,然后猛点头:“奴婢真的已经好了”

    “那你做广播体操给我看?”

    细柳犹豫了一下,然后把碗放在门槛上,真的打算开始做广播体操!

    赵启明一看这架势,知道这丫头可能真的已经好了,于是制止了那丫头准备做广播体操的行为,继续表情不善的说:“就算风寒好了,你脑门上的伤也还没好吧?”

    细柳苦着脸,下意识的伸手去摸

    “跟你说多少次,不准碰!”赵启明指着那丫头的脑门:“你鸡蛋哪去了?”

    “昨晚饿了……”

    “那是疗伤的,你怎么能给吃了!”赵启明痛心疾首,正巧,这时其他内院里的丫鬟回来了,赵启明一看其中某个丫鬟端着早餐,于是就朝那个丫鬟说:“拿颗鸡蛋给细柳”

    那丫鬟愉快的完成任务,然后就去屋子里忙活了

    这让接过鸡蛋的细柳很羡慕,视线追随着那个丫鬟进了屋里,还踮起脚张望

    看到她这幅样子,赵启明/心里笑了

    可能这丫头的确有着强大的身体机能,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让身体恢复健康,但在此之前毕竟有那么几天时间卧床不起,于是又再次丢了贴身伺候小侯爷的工作,估计现在能做的也就浇花和照顾金牙,当然羡慕其他那些能够贴身伺候小侯爷的丫鬟

    说起来,这丫头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丢失工作了但赵启明的态度和之前一样,绝对不会去干涉

    看着细柳一边滚着鸡蛋,一边羡慕的张望其他丫鬟走进屋里的样子,赵启明恨铁不成钢的说了句:“不管这次工作是怎么丢的,自己想办法抢回来,别指望我帮你”

    细柳看了看赵启明,有点委屈地点了点头

    “记住,要好好滚鸡蛋!”

    赵启明提醒一句,见细柳的确老老实实地滚鸡蛋,就回到屋里洗漱

    吃完早餐时,太阳出来了,天色不错,正是秋高气爽时

    赵启明打算去村子里转转,走出内院的时候发现细柳也已经吃完了早餐,而这丫头今天的工作居然是修剪院子的花草,不过看那丫头的样子显然不认真,总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还时不时朝屋里张望,看样子估计是在想着怎么夺回贴身丫环的工作吧

    赵启明很满意,于是也没打扰细柳

    走到庭院时,外出办事的钱管家回来了没什么特别的事,跟赵启明打了个招呼,听说赵启明要去东乡亭转转,问是不是要招呼秦文跟着,赵启明说自己很快就回来,钱管家就去忙自己的去了

    此时已经是深秋季节,侯府外大片的农田有淡淡的雾气蒸腾而起,早已经收割完成的麦田种上了油菜,虽然看样子病怏怏的,但其实用不了多少日子就能长得老大

    相信到了初春时节,就能看到油菜花海了吧?

    周启明想着这些,心情不错的吃着果子,很快就转到了作坊门前的大路上

    这个时间还不是繁忙的时候一方面是因为取货的商号还没来,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作坊已经不再玩什么饥饿营销,眼下的产量足以满足长安城的消耗,所以并没有什么争抢的场面

    不过当赵启明经过作坊前的大路时,意外的看到了一辆马车从路上下来

    远远一看,他认出那是胡先生的马车

    前些日子钱管家就曾提出过要给胡先生配马车一方面是因为生意繁忙,胡先生每天都要外出,需要代步工具而另外一方面也的确是因为作坊的生意越做越大,要给胡先生些排场

    排场,是精神与物质的高度统一,比妓/女和杀手还古老,比唯物主义还要坚/挺,只要人类文明存在一天,就绝不会消亡

    所以小侯爷对个安排是一点意见也没有,还专程把胡先生叫到书房谈了心

    起初,胡先生还是有些推辞的,觉得不必如此铺张,但在场的钱管家也出言劝说,最后胡先生勉为其难,也就只能同意

    经过这段时间,胡先生似乎已经习惯了乘坐马车出入而且按照钱管家的配车原则,给了马车就必须有跟班所以远远看去,胡先生的车子慢悠悠的驶出作坊,边上还有两个伙计徒步跟随这样的排场足够撑得起作坊的脸面,赵启明这个当幕后老板的脸上也有光

    所以当看到胡先生离开作坊时,小侯爷笑得很欣慰

    知道胡先生这个时间离开肯定是有生意上的事,赵启明没有去打扰,等胡先生的车子离开之后才经过作坊

    他本来是打算去东乡亭看看因为昨天听下人说,有个杂货铺子在东乡亭开了个门面只不过考虑到现在时间还早,估计那杂货铺子还没开张,所以他改变了主意,打算去找静安公主

    出来时没带上金牙,赵启明也懒得再跑一趟他从东乡亭的村口,沿着村民们经常走的路穿过农田,遇上很多已经在田间劳作的村民,也没去打扰人家,就这样走上了河堤

    泾河缓缓流淌回想起来,过去的整个夏天这条河流都是如此的气质温婉,并没有因为夏天时的降雨突然洪水作为一条大河,不糟蹋农田,不危害乡民,足以说明它是条品德高尚的好河

    赵启明很钦佩品德高尚的好河

    但他更钦佩穿河而过的那些石桥

    几块不知道来自哪里的跳石,本该在某个犄角旮旯里永生不死,却因为被放置在河流之中承担起了河岸两边的百姓们相互沟通的桥梁,任人践踏也从不抱怨一句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跳石桥多次目睹小侯爷和静安公主私会,却从来不曾向人说起过这惊天的八卦

    真是条任劳任怨而且口风很紧的跳石桥啊

    赵启明发现自己今天好像有点多愁善感

    果然不愧是大文豪!

    很有文化啊……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