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装病是一门艺术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清晨,东乡侯府

    灌夫带着他“抢人钱粮、夺人/妻女”为最高准则的骑兵护卫,策马奔腾而来,在侯府门口停下,却忽然发现不远处的大树下拴着的那几匹战马,以及一辆不错的马车

    老土匪稍微皱眉,然后冷笑一声

    看来比老子来得更早的人还不少

    这么想着,灌夫下马,带着成群的护卫走进侯府,扯起嗓子喊了声:“下人都死哪去了,这才刚入秋就要过清明是咋的,一个个都扫墓上坟,伺候死人去了?”

    话音刚落,正厅里几道愤怒的目光看了过来

    灌夫仔细一看,咧嘴大笑:“原来是在这伺候几位将军侯爷呢,我就说这么大的侯府,怎么连个替老夫牵马引路的人都没有,几位将军侯爷来的可真早啊?”

    “灌将军来的也不晚”平棘侯跪坐在正厅,表情不善的看向走进来的灌夫:“大清早就咒人死,嘴上功夫倒是见长,这几年给陛下养马,日子过的太清闲了是吧?”

    “比不上平棘侯在塞外扬名”灌夫哈哈大笑,不在意的坐了下来,朝平棘侯挤眉弄眼:“替陛下养马虽是个闲职,但我好歹没被匈奴人追着跑啊?”

    “你说什么!”平棘侯拍案而起

    旁边看戏的绛侯,这时也朝灌夫看过去一眼说:“平棘侯虽然有过败绩,但毕竟是战争上厮杀,真刀真枪的和匈奴人过招,倒是灌将军,只怕连匈奴骑兵什么样都没见过吧?”

    “绛侯也来了?”灌夫美滋滋的喝了口茶:“军功太少,差点没看见你”

    绛侯稍微愣了愣,然后也拍案而起

    这时,坐在对面的韩安国打起圆场,压了压手朝三个人劝道:“毕竟是在小辈府上,几位都是长辈,还是注意些言行比较好”

    “还没问你呢”灌夫指着韩安国说:“我们几个过来倒也情有可原,你一个替陛下料理农事的‘大农令’,就算从前也领过兵,没有跑来凑热闹的道理吧?”

    “灌将军误会”韩安国眯起眼睛笑了笑:“无论几位今天过来是什么目的,我可不争,今日陪平阳侯一同前来,只是想见见传说中的青年才俊而已”

    “只是见见?”灌夫看向平阳侯

    在他们争论不休时,平阳侯就像乌烟瘴气的正厅里的一股清流,事不关己的埋头吃着涮羊肉,灌夫看过来时也不理,继续呼哧呼哧的吃着羊肉,连哈气的动作也没有

    “只怕是你自己别有用心吧?”平棘侯哼了一声,朝平阳侯行了个礼,然后说:“既然今天有所不便,我就先走一步了,等改日再来讨教”

    说完这话,平棘侯就大步走出正厅,领着自己的护卫走了

    这反倒让灌夫皱了皱眉,朝旁边的绛侯问:“怎么回事?启明那小子呢?”

    “病了”绛侯坐了回去,耐心的喝着酒:“说是偶感风寒,卧病在床”

    灌夫听完嘿嘿一笑:“病得可真是时候”

    “平阳侯都来送药了,说是陛下听闻启明身体不适,特意派来探望”

    “不适个屁,一群长辈坐在这,他小子还装神弄鬼,平棘侯好骗我可不好打发”灌夫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看见了站在门外的钱管家,于是喊了句:“钱先生去把启明叫出来吧”

    “回将军,小侯爷听闻几位长辈探望,已经吩咐下人伺候起床”钱管家朝灌夫行了个礼,然后说:“想必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还请灌将军和各位稍等片刻”

    话音刚落,正厅屏风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灌夫和绛侯表情不善的看了过去,吃着涮羊肉的平阳侯也抬起头来

    只见赵启明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不过他是被两个家丁夹着走出来的而且看他样子十分虚弱,搭在家丁肩膀上的手跟杨过一样空荡荡的晃着,头也始终没抬起来

    灌夫心中冷笑,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倒是绛侯,似乎觉得受到了侮辱,有些怒意的捏了捏手里的杯子

    “小侯爷,到正厅了”钱管家迎上去,站在旁边小声提醒了一句

    赵启明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几位长辈

    而看到他的脸,灌夫和绛侯都不约而同的一愣,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赵启明脸色惨白,嘴唇没有丝毫血色,布满血丝的双眼下,黑色的眼袋拉的老长,看上去哪里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分明就是行将就木的痨病鬼嘛

    这他妈是偶感风寒?

    灌夫和绛侯对望一眼,同时皱了皱眉

    “几位叔叔来”赵启明气若悬丝,无神的眼睛看着三位长辈,然后挣扎着保持站立,嘴里还有气无力的说:“晚辈要给几位叔叔行礼问安,你们都让……”

    话还没说完,他推开了两个家丁,然后身体忽然没了骨头一样软倒下去

    “小侯爷!”钱管家声音颤抖,急忙来扶

    而灌夫和绛侯被吓了一跳,都立即起身,走了上去

    而此时,赵启明已经陷入癫痫,身体不停的乱颤,口眼歪斜口水横流,双手扭曲如同泡椒凤爪,完美地体现出了帕金森症的全部症状,让不认识“史蒂芬?霍金”的灌夫和绛侯都有些发懵

    “不好,小侯爷又发病了!”

    随着钱管家的一声大喊,正厅里乱作一团,先是两个愣住的家丁赶紧跪在地上,使劲按住赵启明制止他乱颤,然后两个丫鬟带着哭腔跑出门外,大声呼唤医生

    看到这场面,灌夫和绛侯眉头紧皱

    尤其是灌夫,本就是赵启明的长辈,看他凄惨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再也没有半分的怀疑,这时朝钱管家提醒了一句:“小心咬了舌头,快拿东西塞进嘴里”

    似乎是因为听到了敬爱的长辈的声音,赵启明恢复了神智,虽然口眼歪斜,口水白沫,仍然坚强的朝灌夫说:“不用管我,我要起来,起来和几位叔叔谈论兵法”

    “都这副熊样了,还谈个屁兵法!”灌英大怒

    钱管家此时也赶紧朝两个家丁吩咐说:“赶紧送回去,用诸葛先生的丹药!”

    两个家丁赶紧把赵启明抬起来,此时医生也在丫鬟们的簇拥下赶到,然后一群人慌乱的带着赵启明绕过屏风,慢慢只能听到些凌乱的脚步声,一路往内院去了

    灌夫眉头紧皱,看了看绛侯说:“病成这样,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和你一样也刚知道”绛侯也眉头紧皱,然后烦躁的摆了摆手,往门外走去:“都这样子了,还领个什么兵,我那两个女儿也不用嫁了,赶快通知魏其侯料理后事吧”

    灌夫握了握马鞭,然后转身朝平阳侯说:“我府上有好郎中,这就请来”

    说完这话,灌夫也离开了侯府

    直到这时,平阳侯才重新坐下,看着屏风说了句:“行了,出来吧”

    旁边的韩安国含笑看着屏风

    紧接着,赵启明那张吊死鬼一样的脸冒了出来,看着门口方向长长松了口气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