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吓死丫的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眼看着静安公主的车驾往作坊这边来了,姓周的内史丞心里禁不住紧张了起来

    作为内史府官员,他当然认得静安公主的车辇,也知道静安公主最近移居到了二郎庄的外宅但他并不认为静安公主现在来瓷器作坊,只是因为心血来潮想买两件瓷器而已

    那么,静安公主的来意,已是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姓周的内史丞赶紧转过身来,准备迎驾他想得很清楚,别管事情怎么发展,态度一定要正确,这是为官之道

    与此同时,赵启明也用眼神示意按着刀的秦文退下

    他其实也不知道静安公主怎么会突然来到瓷器作坊毕竟,就算是来为他助阵也不应该来的如此之快,要知道二郎庄离这里还有段距离,而内史府的官员也才刚到而已

    想着这些的时候,静安公主的车驾已经在作坊门口停下

    同行的除了几个宫女之外,还有两个官员打扮的人

    赵启明忽然想起,这两个官员曾经在静安公主的外宅见过,好像是少府的人

    难道自家婆娘只是带少府的人来瓷器作坊谈生意的?这么巧?

    赵启明/心中带点一点疑惑,和内史丞一起朝静安公主行礼

    和平时一样,静安公主总是笑容亲切,朝在场众人点了点头,但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径直带着少府官员进了作坊

    赵启明也没多想,立即就跟着进去了

    倒是内史丞心里打鼓,十分担心静安公主会插手今天的事

    毕竟,东乡侯和武安侯已经很让他焦头烂额了,为此,他不得不在后起之秀的赵启明和位高权重的田太尉之间做出取舍,原以为得罪了东乡侯,至少可以向武安侯交差,可现在若是长公主也介入进来,他可能既要得罪东乡侯,又要失信于武安侯了

    想到这里,内史丞内心叫苦

    此时,简陋的客厅里,静安公主正跪坐着喝茶

    赵启明则站在屋子中央,打量着静安公主身边站着的两个少府官员

    “东乡侯近来可好?”静安公主笑着问

    昨天晚上还给你马杀鸡呢,你说好不好,装的还真像清白男女似的

    赵启明/心里嘀咕,表面上倒是风平浪静,朝静安公主说:“多谢长公主挂念”

    静安公主点了点头,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两个少府官员,朝赵启明介绍说:“这二位是少府的‘监丞’,主要负责‘互市’”

    “小侯爷”两位监丞朝赵启明行礼

    赵启明也回了个礼

    这时,姓周的内史丞也走了进来,朝静安公主行了个礼,然后就站在一边候着

    “东乡侯可记得,几日前本宫曾经说过,少府正打算从作坊进一批瓷器?”静安公主笑容亲切:“这二位监便是为此事而来,不知作坊里是哪位管事,可否出来与二位监丞谈谈?”

    赵启明看向身边的胡先生

    于是胡先生上前一步,朝静安公主行了个大礼说:“在下胡八子”

    “原来是胡先生”两位监丞中的一位拱了拱手,然后朝胡先生说:“我二人有皇命在身,这次是为陛下办差,可否请胡先生找个僻静地方,也好详谈?”

    听到“皇命”二字,赵启明不禁看了眼静安公主

    而站在一边等候召见的内史丞,则冷汗直流

    他怎么也没想到,瓷器作坊居然和皇室扯上了关系,而自己刚才正在试图强行带走一个闯进瓷器作坊偷师的贼人,这种情况下只要东乡侯把刚才的事情告诉那两个监丞,今天的冲突岂不是要捅到陛下那里?

    这太可怕了

    那个内史丞低着头,悄悄咽了咽口水,不停用袖子擦汗

    胡先生很快带着两位监丞下去了,而赵启明也得到示意,坐了下来

    “这位是?”静安公主似乎终于发现了内史丞,看了过去

    周姓内史丞赶紧行礼,毕恭毕敬的自我介绍说:“在下周通,内史府内史丞”

    “内史府?”静安公主看向赵启明:“莫不是瓷器作坊出了什么事?”

    赵启明看了眼内史丞,然后叹了口气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两个小贼,嫉妒瓷器作坊的兴旺,心生歹念妄图偷师不成,后又强闯瓷器作坊,被作坊里的守卫发现后,此贼人凶性大发,与守卫激斗,幸得作坊工人挺身而出,奋不顾身与之顽强作战,这才拼死将小贼拿下……”

    内史丞目瞪口呆的看着赵启明,心说当时的场面真的有那么惊心动魄?

    静安公主也白了眼赵启明没什么大事你还说那么大一串?跟打仗似得,够跌宕起伏啊

    “此虽是小事,可毕竟是本侯封邑里的事务,微臣只能多加关注”看着内史丞和静安公主都看着自己,赵启明一脸无辜,一副“我这都是为了一方百姓的幸福而劳心劳力的样子”,说完还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办法,小侯爷就是这么爱表现

    “倒是难为东乡侯了”静安公主假装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叮嘱说:“不过出了这种事情,以后要多加小心才是,毕竟少府正在与瓷器作坊商谈,若达成意向,瓷器作坊以后也算是为陛下办事,万不可再出乱子”

    赵启明点头称是,内史丞却脸色发白

    作为一个合格的官员,内史丞很清楚,这事一个不好,就得上纲上线

    只是,这瓷器作坊怎么突然之间就有皇命在身,要为陛下办差了呢?

    这下可真是坏了,不仅得罪了东乡侯,还可能因为这件事惹陛下不满,若然上达天听,自己恐怕就要前程尽毁毕竟,和陛下比起来,田太尉实在算不了什么,甚至就算今天只是静安公主出面,武安侯的吩咐也得往后站啊

    这么想着,内史丞满头大汗的看向静安公主,然后赶紧说:“多亏小侯爷处置及时,否则瓷器作坊若真出了什么事,内史府难辞其咎,这真是太感谢小侯爷了”

    “是该好好感谢”静安公主打开拿出自己的扇子,低头把玩着,朝内史丞淡淡说:“不过这是你内史府与东向侯府的事,现在少府和瓷器作坊还有事商量,你若无事就先下去吧”

    “诺!”内史丞如蒙大赦,赶紧行了个礼说:“下官先行告退”

    静安公主把玩着扇子,看也不看那内史丞,接着风轻云淡地说道:“如果还有人要过问,让你们内史令直接找本宫,或者也可以去宫中找陛下”

    听到这话,内史丞小心脏都快颤出来了

    找静安公主?还找陛下?

    内史令大人也没这个胆子啊

    那孙老板见鬼去吧,就算被打个残废,只要不死,内史府绝对不会再过问

    想到这里,内史丞满头大汗,匆匆告退,直到离开了瓷器作坊也不敢再停留,赶紧带上自己的一干差役,连滚带爬往大路上跑去

    他已经想好怎么复命了,到时候就告诉武安侯,这种情况再提什么孙老板,那就是给武安侯找麻烦,相信武安侯肯定明白事理,不会再说什么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避免再生事端,早些离开这里要紧

    可他这么一跑,作坊外的家丁们来劲了,纷纷大声起哄,等内史丞骑上马带着差役跑远,有些人甚至捡起石头扔去,于是在路边玩耍的熊孩子们,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跟着起哄,拿着石头追出老远

    听着门外的动静,把玩着扇子的正襟危坐静安公主忽然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

    赵启明也觉得好笑,见客厅里已经没有其他人,来到静安公主身边,动手动脚的说:“装得挺像啊,瞧给人家吓得,跟狼撵了一样”

    “留神”静安公主拿扇子打赵启明的手,自己却憋不住的在笑:“别让人看见了”

    “这是我的地盘,怕谁?”赵启明特别喜欢静安公主为他出头的样子,一下扑倒,抱着亲了一口,然后笑着说:“不过吓唬吓唬就行了,把陛下搬出来恐怕不好吧?”

    “假传圣命我可不敢,人家的确是来办皇差的,而且真想吓唬内史府的人,我长公主的身份,还不够护着郎君吗?”静安公主在赵启明身下,妩媚的看着他

    赵启明想想也是,但心里多少有些感动,抱着静安公主的脑袋又亲了一口才说:“难为你了,这么大老远过来替我出头,不然我还真被武安侯给欺负了”

    “还好意思说被人欺负?”静安公主好笑,拿扇子在赵启明的脑门上敲了一下:“来时我可全看见了,你的护卫按着刀对着内史府的人,这可是公然对抗朝廷”

    “你看错了,我可没那个胆子,我是大大的良民,被欺负的那个”赵启明满脸无辜

    “我倒是想你被欺负一下,治治你目无法纪的毛病”静安公主仍然躺在地上,说这话时歪了歪头,又拿扇子敲了敲赵启明脑门:“还不是是怕你惹出什么乱子,才不得不来”

    赵启明抓住静安公主的扇子,嘿嘿一笑:“怎么说的好像是我故意找茬一样,我什么时候目无法纪了,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不是目无法纪,你敢把堂堂大汉长公主按在地上?”静安公咬着嘴唇,表情妩媚

    看着她诱人的样子,如果不是在作坊里,赵启明真想她就地正法

    不过估计正是因为在作坊里,知道小侯爷不敢下死手,才故意这么使劲的诱惑吧?

    可恶的婆娘啊……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