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碧海青天夜夜心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窗外的小雨终于停了下来

    包房内吃着涮羊肉并不觉得冷,但少了些雨声总觉得有些单调起码灌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边吃涮羊肉边朝赵启明说:“难得秦姑娘在,我让人去请了,估计说话的功夫就到”

    赵启明涮了片羊肉问:“不是说不叫姑娘吗?”

    “那可是秦姑娘”灌英说完,见赵启明不明所以,于是一副赵启明不记得秦姑娘简直天理难容的表情说:“秦姑娘是弹琴唱曲的,从前我们几个来小梅园必请她助兴,可不是那些庸脂俗粉”

    赵启明点了点头,来到大汉也有一段时间了,小侯爷也差不多弄清楚青楼和娼馆的区别简单来说,青楼是小明星陪吃饭喝酒的地方,想要一亲芳泽,除了有钱还得有权,只有娼馆才是无产阶级兄弟进行大保健的地方

    其实自从上次在果儿家里看了这个年代的歌舞表演之后,赵启明对这个年代的艺术形式还是挺满意的,所以能看看这时代的弹唱,他不单没意见,还有点小期待

    果然,没过多久秦姑娘就进来了

    首先,是个挺漂亮的姑娘,姿色虽然不如静安公主,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和电视上那些有名的歌姬一样,这秦姑娘穿着得体,没有任何风尘味道,并且表现得十分温婉有礼,抱着自己的古筝进来,朝赵启明等三人行礼,动作十分轻柔

    灌英像是老熟人一样朝人家笑了笑,示意可以开始

    于是秦姑娘就抱着古筝坐下,开始弹奏具体什么曲子赵启明不知道,但感觉和这个年代妖娆妩媚的舞女不同,曲子所弹奏的乐声要更加轻柔婉转一些

    这区别就好像站街的失足妇女和自家老婆

    赵启明觉得自己是好男人,比较喜欢自家老婆,所以他听得很认真

    “启明兄,问你个事”灌英听着曲子,懒洋洋的朝赵启明开口:“流金阁出了新扇子,有你的新词,是《水调歌头》不错吧?”

    赵启明看了眼这小子:“这词大家都知道了,别再想利用我勾搭姑娘”

    “我可是真想请教”灌英嘿嘿一笑,朝赵启明问:“这《水调歌头》固然绝美,可其实大家都不甚明了其中之意,小弟也是听得云里雾里,不知这“天上宫阙”是何意思?”

    赵启明没什么心思的回了句:“还能有什么意思,月宫呗”

    “月宫?”灌英呲牙咧嘴的挠了挠头:“月亮上还有宫殿?”

    “多新鲜”赵启明继续欣赏曲子,懒洋洋的回了句:“嫦娥你不知道?”

    “知道啊,可嫦娥跟月宫有什么关系?”

    赵启明见鬼一样看向看向灌英:“嫦娥住在月宫,没听说过?”

    “嫦娥在月宫?”灌英不懂,于是用脚踢了下旁边的李敢,然后问那小子:“你说说,嫦娥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偷吃仙丹飞升,半途变成了癞蛤蟆吗?怎么跑月亮上去了,还有月宫?”

    “噗!嫦娥变成了蛤蟆?”赵启明没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转头瞪大双眼,象见了鬼一样看着李敢

    嫦娥变蛤蟆?这是什么鬼?

    李敢似乎也搞不懂赵启明是什么意思,茫然的点了点头:“是啊,癞蛤蟆”

    赵启明这才意识到,同样的神话传说,在不同年代似乎有不同的版本

    不过就算有不错的版本,这个年代的人也太凶残了吧?为什么要把天下第一的大美人,白衣胜雪的软妹子变成一只癞蛤蟆?汉朝人民都是喜欢虐/待美女的变态吗?

    赵启明觉得很不满,他觉得有必要为嫦娥姐姐正名,于是朝灌英说:“传说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在那个版本里嫦娥飞升到了月亮上,在上面建了座‘月宫’,名叫‘广寒宫’”

    听到这话,灌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了眼秦姑娘,然后笑着朝赵启明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为什么要说‘天上宫阙’呢,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赵启明一拍脑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没有“奔月”传说,大家都不太明白《水调歌头》的意思,这可不仅仅只是为嫦娥姐姐正名的问题了,这事关自己大文豪的名声,务必要解释清楚才行啊

    于是他把后世版本的奔月传说跟灌英说了一遍既提到了广寒宫,也提到了那棵月桂树,包括吴刚和兔子也解释了一下,结果灌英越听越认真,竟然入迷了一样

    而且不仅是灌英感兴趣,李敢也感兴趣,难得没有继续再看竹简,到最后甚至连一曲结束的秦姑娘也停了下来,听着赵启明的讲述,忘了再弹下面的一曲

    “为什么要带兔子和胡萝卜?都说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赵启明讲完,摊了摊手

    李敢回味了一下,然后佩服的说:“启明兄见多识广,这个版本的‘奔月’传说小弟闻所未闻,但这的确要比变成癞蛤蟆要更加动人”

    “这么说就都能解释的通了,原来大家看不懂那首词的意思,是因为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奔月’传说啊”灌英十分欣慰,露出满意的表情,然后又看了看秦姑娘

    这家伙老看秦姑娘干啥?赵启明不明所以,于是他也看了过去,可看了又看,也没看出过什么东西来

    结果早已停止弹奏的秦姑娘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站起身来朝三位公子行了个礼,然后就抱起自己的琴走出了房间,居然全程都没有开口说话

    “她这是什么意思?”赵启明有点摸不着情况

    “人家的规矩是只弹一曲,刚都已经弹了两曲”灌英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见赵启明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于是摊了摊手说:“这还不是为了听你的‘奔月’传说”

    “我怎么感觉又被你利用了?”

    灌英挤眉弄眼:“秦姑娘光明正大的托我来问,我也光明正大的请启明兄解疑,然后秦姑娘光明正大的得到解答,然后光明正大的离去,小弟可没落什么好处,这怎么能说是利用?”

    赵启明看了灌英一会儿,忽然笑了笑,“原来如此!”

    这小子要是为了什么翁主,来问他“天上宫阙”的意思,他还能够理解,可现在居然为了个弹琴唱曲的小明星来问,而且还把人带进来,这就有点不正常了啊

    灌英看到了赵启明别有深意的笑容,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当是没看见一下,朝赵启明呲牙笑了笑,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过头,一边哼着曲子一边继续吃着涮羊肉

    于是赵启明更加肯定,这小子肯定和秦姑娘有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

    但这个发现,让他觉得十分有趣

    想这小子平时两面三刀,对朋友和对长辈的态度截然不同,私底下毫无礼数,面对长辈却像乖孙子一样,偏偏老一辈还发现不了这小子的伪装,让人十分痛恨但就是这样的家伙,居然也有喜欢的姑娘

    但以这个小子的家庭状况,以及平时刻意营造出的乖孙形象,是绝对不可能娶一个歌女的吧?可这小子居然还能偷偷喜欢,谁也不告诉,而且还机关算尽的帮人家姑娘的忙,以弹奏为名来求解《水调歌头》,给人的感觉居然有那么点痴情小男生的意思

    赵启明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笑,“小子,你也有今天啊”

    曲终人散,出来时雨已经停了,小侯爷骑着金牙,走在返回东乡亭的路上

    尽管喝了不少酒,感觉脑袋有些发昏,但秋雨之后的空气清冷,让人没什么醉意,就这么慢悠悠的骑着金牙,行走在烟雨朦胧的乡间,赵启明的心情很好

    他觉得灌英能偷偷喜欢着秦姑娘是好事李敢能够认真学习算术也是好事甚至就连今天没有见面的窦家兄弟,整整疯疯癫癫自得其乐,在他看来也是好事

    都挺好

    当然自己也挺好

    不仅马上就要因为献马镫有功得到陛下的封赏,而且和静安公主的关系也趋于稳定,不能说事业爱情双丰收,至少也能算是有酒有肉有姑娘

    自己过得好,朋友也都过得好

    这让赵启明很满足

    他觉得自己应该高歌一曲,《水调歌头》不行,《最炫民族风》比较合适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