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没啥大不了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解忧已经不脸红了,只剩下生气

    她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赵启明果然有了喜欢的人,果然因为有了喜欢的人不再喜欢她,而且果然已经不打算迎娶她

    这太过分了

    解忧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追上赵启明,问问他到底凭什么不肯娶她

    当然,不管赵启明是不是有充足的理由,她都决定要打赵启明一顿因为赵启明不愿意娶她是不可饶恕的事

    眼看着赵启明越跑越远,解忧有些着急起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满脸吃惊的雪儿姐姐刚好路过

    “解忧你在干吗?”果儿的姐姐拦住了解忧,可解忧居然还想绕开他接着跑,她于是把解忧拉住:“出什么事了?”

    “雪儿姐姐你放开我呀”解忧着急了,因为他看到赵启明马上就要跑出了院子,于是远远指着赵启明,着急的朝果儿的姐姐说:“是赵启明,他跑掉了”

    “启明?”果儿的姐姐有些莫名其妙,于是转过身来,刚好看到赵启明跑出院子,不禁稍微愣了愣:“他怎么在这?”

    “不见了!”解忧丧气的甩掉果儿姐姐的手,喘着气说:“都怪你”

    “怪我什么?”果儿的姐姐把解忧拉到一边,看她不停喘气,拿起扇子替她扇着,一边问:“你怎么碰上赵启明了,而且他为什么要跑,你又为什么要追他?”

    “因为他不愿意娶我了”解忧忽然有些难过,嘴巴瘪了瘪

    “这怎么可能?是你误会了吧”

    “我没有误会,我问他什么时候娶我,他立马就跑掉了”解忧想想又觉得生气,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赵启明消失的方向说:“这个负心汉,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果儿姐姐似乎听明白了事情的缘由,稍微松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朝解忧说:“大概是你吓着启明了,他之所以跑开,不是因为他不想娶你”

    解忧气呼呼的看着果儿的姐姐

    “他又没见过你,你就这么突然跑出来问他什么时候娶你,他肯定会吓一跳的”解忧安慰着解忧,但说的也合情合理:“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回事?”

    解忧稍微愣了愣,虽然赵启明没见过她这一点并不是事实,但看样子赵启明的确不认识她,而且刚才跑走时满面惊慌的样子,的确像受了惊吓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太莽撞了?

    这么一想,她忽然然后嘴巴一瘪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荒唐了她觉得如果真的吓到了赵启明,赵启明肯定会不喜欢她,可能以前没打算不娶她,现在也要因为不喜欢她而不像娶她了

    “我怎么办呀”解忧忽然扬天大哭

    这时,她的那些丫鬟们终于找到了自家小姐,赶紧围了上来询问与此同时,原本跟几位夫人在一起的绛侯的两个女儿,也带着群丫鬟好奇的过来,一边安慰一边询问情况

    结果解忧忽然就不哭了

    因为他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而且她觉得自己有错之外,赵启明也有错起码那家伙不应该撒腿就跑

    “不行”解忧咬牙切齿:“我还是要找机会和他见面”

    果儿的姐姐有些无奈

    虽然知道解忧胆子大,但她也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敢在出阁之前,三番五次的和未婚夫见面

    不过看样子,解忧真的很喜欢赵启明啊

    “下次我找人埋伏,让他跑不掉,抓到他就打断他的腿!”解忧忽然发狠

    这让果儿的姐姐不由得叹了口气,忽然又弄不懂这丫头到底是不是喜欢赵启明了

    转眼,傍晚

    成功脱身的赵启明重新回到正厅,心惊胆战的欣赏完歌舞,然后做贼一样吃过了午宴,最后又战战兢兢的和众老将告别,一直等到离开了将军府门前的大街,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太可怕了

    他完全没料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自己的未婚妻,也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如此彪悍,上来就问“你什么时候娶我?”

    但如果那姑娘没这么彪悍的话,自己会不会跑呢?

    赵启明忽然有了这样的问题

    他思考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可能还是会跑

    当然,原因不在于他可能被扔进监狱,或者害怕自己长得太帅被狱友们给日了,其实说到底还是来的太过突然,而且因为静安公主的存在,他有些心虚不知道怎么应对

    很奇怪,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的确给了他正房抓奸的感觉

    难道自己在这个时代生活的太久,已经接受了“和十三四岁幼女发生关系不犯法也不涉及道德问题”的设定?

    这不是一个好习惯啊

    赵启明有点烦

    但此时的金牙却显得心情不错

    似乎是因为之前的赛马赢得了灌夫的承诺,马中林志玲再也不用担心被别的马日了,也不用去思考沦为生育机器之后,要怎么面对世俗的非议,和其他那些马的指指点点

    她觉得自己获得了救赎

    因此,她走的很活波,像跳舞一样,遇到蝴蝶时还要去追几下

    “你逃脱了苦海,我又掉进了火坑”赵启明羡慕的摸了摸金牙的脑袋,他觉得金牙大不了被别的马/强行配种,而自己所要面对的,却是要被强迫去配种一个未成年少女

    关于静安公主,他已经做出承诺,告诉静安公主两人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而且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一定会迎娶静安公主,不管那时静安公主是否人老珠黄,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待

    那么魏其侯的掌上明珠要怎么办?

    赵启明觉得要面对这件事,自己也需要早些做出决定甚至哪怕最终的决定是错误的,但至少也有了一个可以应对的方法可是这个决定,在此之前他一直没有去仔细想过,直到今天他见到了自己的未婚妻,他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离他并不遥远

    起码下次遇到,自己不能再跑了吧?

    看着东乡亭道路两旁的金黄麦田,和远处热闹的瓷器作坊,赵启明/心里发苦

    他觉得关于静安公主,自己已经有了决定,并且始终坚持,不会再有任何的动摇而关于那个未成年未婚妻怎么安排,这个决定事关重大,并不是马上就能做出结论的

    既然这样,似乎并不应该折磨自己,让自己马上做出决定

    毕竟离成亲还有好几年,有的是时间慢慢想,如果不小心和未婚妻见面,跑就是了反正追着自己的是手无寸铁还提着裙子的小姑娘,又不是拎着刀的魏其侯或者雅典奥运会上的刘翔

    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为了想这点破事,还能不吃豆腐脑了?

    这么想着,赵启明豁然开朗,心情也好了起来

    他懒得再去多想,刚好这时到了东乡亭和二郎庄的岔路口,他索性调转马头,找静安公主玩去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