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为了贞洁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日出时分,一行人来到了马场

    这牧场很大,但也并非一望无际的草原,看上去更像是山脚下的一大片平坦地带,先经过了开荒,然后任由牧草成长,借此圈禁起来的一大片区域

    在接近树林位置的高处,有就地取材所搭建的房屋,远远可以看到些人影,除此之外的其他区域,大概分成了几个部分,牧草繁茂的地方应该是放牧区域,能清楚的看到马群活动

    掌管这里的马官似乎早就收到了消息,带着几个主要官吏在在马场外迎候这无疑让灌夫很有面子因为严格说来这里算是他的地盘,所以他像主人一样豪迈的招呼大家,当然也没忘记给“瞧不起太仆官职”的周建德几个得意洋洋的眼神

    进入马场之后,老将们依旧谈笑风生,指点远处的马群与山河而赵启明这群小辈,则按照规矩乖乖下马,牵着缰绳往马场更深处走去

    泥泞的道路两旁,是两块被单独分割出来的区域与远处安静的放牧区域相比,这里略显嘈杂,看上去像是训马区,能看到一些胡人长相的马师,正在训练马匹

    “这些马师可是匈奴人?”李广忽然指着讯马场中问

    被他所指的胡人马师立即下马,远远朝着这边行了个礼

    “有匈奴人,也有几个西域人”灌夫很得意,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气势,指了指几个主要的马师:“这些人路子野,训出来的马过于刚烈,但的确敢于冲锋”

    李广点了点头,稍微停下来看了看,然后又点了点头

    显然,这位从塞外回来的李将军,对灌夫的驯马方法,还是相当满意的

    “既然都已经到了,挑马也不急于一时”灌夫看了看始终跟随在旁边的马场官吏,然后朝魏其侯说:“不如先吃些饭菜,看一场赛马,等吃饱喝足再去慢慢挑选?”

    “晚些时候还要宴客”魏其侯也看了看那些官吏,然后朝灌夫说:“准备些简单饭菜就行了,至于赛马,未免过于兴师动众了些”

    “不麻烦”灌夫东张西望,忽然指向正在聊天的几个小辈:“让这几个小子上,就算不是为我们助兴,当长辈的检验一下他们的骑术,也是无可厚非”

    听到这话,灌英他们几个立马高兴起来尤其是窦家兄弟,更是干脆上马,跃跃欲试想来是因为常在长安城中,难得有机会来牧场驰骋,更别说这年代尚武,一听要比赛,都顿时来劲了

    显然,魏其侯也很喜欢小辈们的年轻气盛不过他想起刚才路上骑马骑得东倒西歪的赵启明,忍不住有点担心,于是一脸慈祥的朝赵启明问了句:“启明,你感觉如何?”

    赵启明表情无奈,眼看着大家都热情高涨,他不好坏了大家的兴致,只当自己是个充数了,所以听到魏其侯的询问,老实巴交的回了句:“晚辈应该赢不了”

    “废话,窦家两兄弟的骑术,我儿灌英想赢都难,何况是你?”灌夫被逗笑了,指着赵启明说:“没问你能不能赢,你窦叔叔是担心你的安全,问你有没有把握不从马上摔下来”

    平阳侯和曹襄也笑了起来,但也倒也并非嘲笑赵启明,而是觉得魏其侯心疼女婿实在好玩,所以曹襄也难得附和灌夫,朝赵启明说了句:“不勉强,小命要紧”

    赵启明垂头丧气,虽然自己骑术差,也的确有可能从马上摔下来,但被当众取笑,心里也难免有些不甘心,于是朝魏其侯行了个礼说:“晚辈没事,可以参加”

    魏其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朝灌夫说:“既然如此,那就去准备吧”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训马场旁边的观马台

    这里已经有一个视线不错的平台几位老将拴好自己的马时,几个官吏已经送来了酒菜,于是老将们登上观马台依次落座,然后心情不错的喝着酒,等待着赛马开始

    此时,小辈们正在场中准备

    窦家兄弟显得格外兴奋,早已经提前入场,骑着马来回驰骋少言寡语的曹盛,也独自站在一边整理自己的马鞍倒是李敢这小子,终于想起了赵启明的安全问题

    “不然启明兄就别上了吧”李敢有点担心

    “是啊,启明兄”此时已经上马的灌英,也朝赵启明嘿嘿一笑:“你可别忘记上次你从马上摔下来在床/上半月有余,后来还得了个失忆的毛病,这次可不要再逞强了”

    赵启明瞪了这小子一眼:“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凑个数还不行?”

    “行”灌英开始骑着马热身,扭头朝李敢说了句:“果儿照顾着点”

    李敢答应一声,然后悄悄朝赵启明说:“一会我慢着点,跟在启明兄旁边”

    赵启明苦笑,自己骑术虽然差了点,但也没到需要保姆的地步啊

    当老子是留着口水刚学走路的小孩?

    “赵家小子”观马台上的灌夫忽然喊了一声

    赵启明转过身,不知道这老不死又搞什么鬼,只能先行了个礼

    “虽说你骑术不好,但既然说了要比,那就得认认真真的比”灌夫喝了口酒,然后嘿嘿一笑:“若只是想着凑个数,别的地方可以,在这马场可没这个规矩”

    赵启明不爽,悄悄翻了个白眼

    要真的跟窦家两兄弟和灌英去比,百分之百从马上摔下来,这不找死吗?

    他笑了笑没吭声,其实心里根本懒得理会灌夫,他可不想在这丢掉小命

    “给你彩头吧”灌夫似乎知道赵启明在想起什么,偏偏就不让他凑数,嘿嘿一笑的说了句:“若是你赢了,以后我再也不惦记你家金牙,你觉得如何?”

    赵启明一愣

    “知道你心疼金牙,几次推脱不准我给她配种”灌夫吃着酒菜,兴致盎然:“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勉强你,但前提是你能赢了赛马,配种的事我再也不提”

    “当真?”

    “废话,我会骗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灌夫不满,然后朝魏其侯嘿嘿一笑

    果然,魏其侯本来也只是让赵启明凑数,谁知灌夫来这么一下,也有些担心

    不过他还没说什么,下面的赵启明忽然答应了一声:“好,这就算说定了”

    魏其侯狐疑的看向赵启明

    灌夫和其他几个老将也因为赵启明语气的变化笑了起来

    “这小子真以为他能赢?”周建德哈哈大笑

    赵启明也不理他们,径直走到金牙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然后金牙就立马来了精神,斗志昂扬的用蹄子拨动脚下的泥土显然她已经准备好为贞操而奋战到底了

    看到这一幕,平阳侯斜着眼睛看向灌夫,说了句:“可别因小失大”

    “恩?”灌夫看向平阳侯,笑着眯起眼睛

    “想看看启明的伊犁马到底如何不同凡响,借过来跑一圈便是了,何必让启明以身犯险?”平阳侯收回目光,继续低头吃东西:“若今天有个好歹,找你麻烦的可不止魏其侯”

    “这观马台前的场子都经过了处理,除非被马蹄踢中要害,否则摔不坏人,更别提周围站着的那些马师也不是摆设”灌夫似乎并不在意:“料定他伤不了,也料定他赢不了”

    平阳侯继续吃着东西,看了灌夫一眼,不再说话

    “不过你说除了魏其侯还有人要找我麻烦,你指的是谁?”灌夫忽然问

    平阳侯已经懒得答复

    而此时没有参与话题的魏其侯和李广,则多少有些奇怪的看着赵启明

    因为跟金牙交流结束的赵启明,在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忽然走到了一边

    “这附近有没有柳条,或者是稻草?”赵启明朝观马台附近的官吏问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