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真不犯法?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亭侯府

    浑然不知已经被人盯上的赵启明,正呆呆的坐在正厅

    刚才从静安公主口中,他第一次听说自己其实有未婚妻这让他吃惊不小他第一时间回到侯府,找到钱管家询问,结果钱管家给出的答复证实了静安公主的话

    “我还真有一个未婚妻?”赵启明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眨了眨眼,有点崩溃的朝钱管家说:“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您怎么从来都不告诉我?”

    仙风道骨的钱管家捋了捋胡须,看了眼赵启明,才慢悠悠地摇着羽扇说:“此事,小侯爷并没有问过老臣”

    赵启明抓耳挠腮,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确没问因为刚刚醒来那几天,他知道自己一个人睡,就知道自己没有老婆虽然之前也纳闷过自己为什么没有老婆,但还真没想过自己有未婚妻啊

    “那我的未婚妻,是谁?”赵启明赶紧问

    钱管家笑了笑说:“是魏其侯府的三小姐”

    “魏其侯府?”赵启明瞪大了眼睛

    明白了

    他终于意识到,为什么魏其侯每次看到他都慈祥的不像样子,而对待别人却少有那种笑容现在看来,那慈祥的表情哪里是什么长辈对晚辈的关爱,那分明就是丈母娘,哦不对,是老丈人看女婿的表情啊!

    怎么就没想到呢?

    赵启明又开始抓耳挠腮:“这亲事什么时候定下的?”

    “小侯爷当时还小”

    赵启明点了点头,果然又是万恶的娃娃亲

    老东西们手拉手去逛个窑子推个桑拿不好吗?没事干吗定什么娃娃亲啊!

    他抓耳挠腮,想了半天又问:“那我什么时候要娶那位三小姐过门?”

    奇怪的钱管家露出了笑容:“女方年纪还小,迎娶倒不着急”

    “小?”赵启明表情诡异的看着钱管家问:“有多小?”

    “算算时间”钱管家捋了捋胡须,然后笑容更多了一些的说:“应该十三了”

    赵启明一口老血喷涌而出,他想到了死

    十三岁啊,自愿发生性/关系都算强/奸的年纪,这真的不犯法吗?

    而且整整差了十岁,这样的年龄差,确定是娶了个老婆而不是娶了个闺女?

    古代人太凶残,太变态了!

    “我大概什么时候娶她?”赵启明赶紧追问了一句

    老管家似乎错误的理解了他的意思,还以为小侯爷迫不及待要和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笑眯眯的捋着胡须,别有深意的说:“不可操之过急,起码也要等到十五及笄之年”

    “操”之过急,这老头在开黄腔吗?在耍流氓吗?

    而且十五岁是什么鬼,以为发生性/关系已经不算强/奸,就不算残害未成年?

    赵启明不喜欢残害未成年,更不想娶一个见都没见过的儿童

    但这桩亲事能推掉吗?

    不提魏其侯和老侯爷的战友之情,也不提两家多年的世交,单说这些年魏其侯对东亭侯府的照顾,要真的敢推掉这门亲事,这种羞辱几乎等同于在魏其侯头上撒泡尿然后还舒服的打了个冷噤别的人不说,光是钱管家都能能羞愤的撞死在祠堂门口的柱子上,更别说两家人的彻底决裂

    看来注定要成为禽兽了

    赵启明绝望的倒了下去,大字型躺在地上,眼睛眨也不眨

    这一刻,小侯爷了无生趣

    关于这个未婚妻,他的问题问完了,但他的脑子里始终盘恒另外一个问题

    静安公主怎么办?

    如果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别说两个了,二十个都没问题

    毕竟三妻四妾本来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婚姻状态

    可静安公主是什么人?魏其侯府家的三小姐是身份人?

    一个是当朝皇帝的亲姐姐,暗中掌管着少府的长公主一个是领大将军衔,还当过丞相的重臣魏其侯家的掌上明珠,面对着这样的两个女人,你是打算让长公主当妾,还是让魏其侯家的三小姐当妾?

    虽说这年头妻妾成群很平常,但正妻却只能有一个,而这就是问题所在

    显然,赵启明不能不娶魏其侯府家的三小姐但娶了魏其侯府家的三小姐,就意味着不能娶静安公主而不能娶静安公主,就意味着两情相悦也是枉然

    头疼啊

    赵启明彻底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侯爷?”钱管家似乎看出了赵启明的反应有点不正常

    赵启明仍然大字型躺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屋顶

    他很想告诉钱管家自己的处境,但他又觉得既然不能给静安公主名分,就不应该引起绯闻,耽误人家以后嫁人所以他无力的摆了摆手,告诉钱管家自己没事

    钱管家也不好多问,行了个礼之后,就走出了正厅

    然后很快,胡先生走了进来

    “小侯爷”胡先生行了个礼,然后看着仍然躺在地上的赵启明

    “什么事,说吧”赵启明有点无力

    胡先生看着赵启明的样子,似乎有点犹豫,是不是应该和这个状态下的小侯爷说正事但想了想后,他觉得事关重大,也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于是拿出了份竹简

    “是什么?”赵启明瞥了眼竹简,懒得翻,反正翻了也看不懂

    “是作坊里的账”胡先生将竹简打开,然后说:“属下最近整理了侯府的旧账,大的方面没什么问题,但作坊的记录里,有几处不合理的地方,属下觉得应该禀报”

    听到这话,赵启明终于爬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然后问:“哪里有问题?”

    “关于长公主的订金”

    赵启明痛苦的捂住胸口,幽怨的看了眼胡先生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属下该死”胡先生虽然不知道自己错哪了,但见赵启明表情有些变化,赶紧匍匐在地,有些紧张的说:“但是几百件瓷器不是小数目,属下不得不弄清楚”

    “我也没说您不对”赵启明叹了口气:“这是你的职责,你本就应该问”

    听到这话,胡先生才抬起头,看了眼赵启明,见小侯爷的确没生气,才松了口气继续说:“此事属下问过钱管家,但钱管家也不大清楚,所以属下才来找小侯爷”

    “这事我也确实忘了告诉钱管家”赵启明想起刚才和静安公主的谈话,想了想朝胡先生说:“这笔账不用记了,算在阿克哈的头上,公主不用给我们这笔钱”

    “阿克哈”胡先生翻开竹简,查找着什么,然后小心朝赵启明说:“这个阿克哈要了两万件瓷器,但也没有给定金,而且关于瓷器的定价,记录中也没有说明”

    “这个事情有点复杂”赵启明比划了一下:“简单点说,这批瓷器不是卖给阿克哈的,而是要跟阿克哈交换一批货物,他要先拿走瓷器回西域,然后才能兑现”

    胡先生想了想,然后又行了个礼:“属下斗胆,敢问小侯爷与此人关系如何?”

    “合作伙伴,刚认识”

    “既然如此,属下建议,两万件瓷器不用一次交付”

    赵启明看向胡先生,皱了皱眉:“您是说,不该这么信任他?”

    “这是一方面”胡先生摇了摇头:“主要的问题是,这批瓷器数量太大,两万件一次性/交付,新旧作坊恐怕一两个月都不能有其他产出,而且两万件瓷器交货却不能拿到钱,缺少这笔巨款,对经营将十分不利”

    “影响是肯定的”赵启明搓着下巴:“之前我觉得提前训练陶工,会省去一些时间,但现在这两万件瓷器的钱暂时拿不到,的确有可能影响经营”

    “既然如此,属下建议小侯爷先交付一部分瓷器”胡先生想了想,然后建议说:“不如就先交付三成,也就是六千件瓷器,其余七成等那阿克哈带回了货物与小侯爷交换,到时候再交给他”

    “这样的话,信任问题解决了,也不影响瓷器的经营”赵启明抠了抠脸,然后看向胡先生:“但问题是当初并没有谈过这个附带条件,要是阿克哈不接受该怎么办?”

    “既然没谈过,那自然不算反悔”

    赵启明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说:“那明天我让阿克哈过来谈谈”

    胡先生行了个礼,退下了

    赵启明重新躺会地上,想着明天阿克哈来了,要怎么说这件事

    但还没有想出个所以,他的脑海之中又出现了静安公主的样子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