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正厅里,赵启明端坐在首位,“啪”一声打开扇子,气定神闲的朝马老开口:“若本侯刚刚没有听错的话,方才在路上,马老曾说今日前来,乃是为了新作坊的用工名额?”

    “确是如此”马老睁开眼睛,朝赵启明行了个礼,然后说:“几日前,新作坊提前招工,老臣带去了西乡亭的精壮,却没料到,在用工名额上,新作坊并没有给予西乡亭公平对待”

    赵启明于是问:“不知马老所说,新作坊没有给予公平对待,指的是什么?”

    “小侯爷是否还记得,前些日子老臣曾来侯府拜访,斗胆向小侯爷进言,希望小侯爷能一碗水端平,给西乡亭一些用工名额?”马老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问了这么一句

    赵启明当然记得那是老流氓第一次来敲诈他而今天很可能是第二次于是他摇着扇子,笑着点了点头:“记得,当时说过对待东乡亭和西乡亭要一视同仁,所以用工的名额,给西乡亭一半,西乡亭另一半”

    “小侯爷一言九鼎”马老行了个礼,然后叹了口气说:“但似乎新作坊并没有按照小侯爷的吩咐,对东乡亭和西乡亭一视同仁,新作坊里东乡亭的人明显比西乡亭多”

    “有这事?”赵启明摇扇子的动作一停

    他不禁有些怀疑,难道老流氓今天不是来敲诈,而是的确有正当诉求?

    要是新作坊没有按吩咐行事,那是陷小侯爷于不义啊

    “招录工人的事情,一直是老臣把关”钱管家终于睁开眼睛,先朝赵启明行了个礼,然后向马老说:“这次新作坊一共要招收一百人,其中东乡亭五十人,西乡亭五十人,的确做到了一视同仁,不知马老所说名额分配不公,是何意思?”

    赵启明莫名其妙,看向马老

    马老于是说:“新招收的工人,西乡亭的确有五十人的名额,东乡亭也确实只有五十,但旧作坊的那些已有的陶工师傅,等新作坊建好之后,也将要去新作坊帮工,而这些师傅总共十人之多,且全部来自东乡亭,把这些人算上,新作坊里东乡亭的人,就比西乡亭多了十人”

    几个意思?

    这老流氓是把以前的师傅也算上了?

    赵启明以为自己听错了,眨了眨眼朝马老说:“您老是不是误会了,我当时说的是,新招收的工人,东乡亭和西乡亭各有一半的名额,此事与原有的工人无关”

    “大概是小侯爷记错了”马老看向赵启明,又行了个礼:“老臣记得小侯爷当时说的是新作坊的所有工人,东乡亭和西乡亭各占一半,所以按照小侯爷的承诺,这次招收一百人,西乡亭应该占有六十个人的名额,而东乡亭因为那十个老师傅的关系,只能占四十个”

    听到这话,赵启明倒吸一口凉气

    他被老流氓的无耻给惊到了

    这家伙居然玩起了抠字眼的游戏,而且明目张胆的耍无赖

    几个意思?

    就为了十个用工名额,就跑到侯府来撒泼来了?

    赵启明真是非常,非常无奈的对马老说:“您老应该知道,那十个老师傅早就在旧作坊了,要是没有他们,谁来教这一百个工人?技术可全都在他们的手里”

    “这一点老臣知道”马老又朝赵启明行了个礼:“但老臣所说,无关技术,只是希望新作坊里能按照小侯爷的承诺,给予西乡亭应有的公平对待,并没有轻视老师傅的意思,更不敢有赶走老师傅的想法”

    赵启明真是无话可说了

    这老头为了争取是个名额连脸都不要了,这还能讲道理吗?

    他一下没了主意,于是看向钱管家

    此时,钱管家捋了捋胡须,没说什么,反而是眯起了眼睛

    咦?

    什么意思?

    老头是没办法了还是瞌睡了?

    “在下有一事不明”胡先生突然开口

    赵启明和马老都看了过去

    胡先生于是离开座位,弓着身体走到屋子正中,先朝赵启明行了个礼,然后朝马老也拱了拱手,这才朝赵启明说:“在下斗胆,关于新作坊的事情,有个疑问想请教小侯爷”

    赵启明不明所以,点了点头说:“胡先生请说”

    胡先生于是问:“人所共知,白瓷乃是堪比羊脂美玉宝物,在下两袖清风,今日与钱管家饮茶,才第一次见到白瓷不过,虽然未见白瓷,此前在下却也听闻,这白瓷乃是流金阁的李老板在经营”

    赵启明眨了眨眼,马老也有些不解的看着胡先生

    “既然是李老板经营”胡先生停顿了一下,然后不解的皱了皱眉:“为何用工一事,要来找小侯爷?”

    赵启明张了张嘴,可还没来来得及解释,他摇扇子的动作忽然一停

    他一下明白了胡先生的意思,高明啊

    显然,因为朝廷律法,东亭侯府是不能做生意的而李老板和侯府合伙做白瓷生意的事情,知道的人本就不多,并且就算是知道,也没有人大庭广众的拿出来说

    所以,至少在表面上,东亭侯府只是出租了块地皮,给李老板兴建作坊,双方的关系仅仅如此,不存在什么合伙关系,也不存在谁听谁的号令而对于这一点,大家其实心照不宣

    正因为如此,胡先生问出的问题,不可谓不刁钻

    显然,马老绝对不敢说瓷器作坊就是东亭侯府的因为如果说了,他就等于举报小侯爷触犯律法而这样做的后果,不仅新作坊不保,有可能还要让小侯爷惹上官司

    甚至就算今天的对话绝对不会传出去,小侯爷也会因为马老的“背叛”和“不懂规矩”勃然大怒,一方面彻底收回之前的承诺,另外一方面也完全有理由想办法革马老的职

    高明啊

    赵启明笑了,钱管家也捋了捋胡须,然后老神在在的喝了口茶

    再看老流氓,看着胡先生好一会,嘴张了好几次,但最终还是皱了皱眉

    老头没办法了!

    赵启明差点笑出声了

    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金大大创的无上绝学

    老流氓不是耍无赖吗?胡先生也有样学样,明摆着新作坊就是侯府的,却偏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其实也是在明目张胆的耍无赖

    “还请小侯爷解答”胡先生重新行了个礼,并叩首

    赵启明看了眼老神在在的钱管家,终于明白了

    老头是给胡先生机会在他面前表现

    而胡先生抓住了这个机会,也的确表现的不错,实在令人刮目相看啊

    赵启明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摇着扇子朝马老问:“关于这件事,马老觉得我该如何作答?”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