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钱管家VS老流氓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我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在形容男人“成功把女孩子哄上床之后就再也不理会那个女孩子”时,曾用过一个十分贴切的词语,叫“拔吊无情”

    赵启明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居然也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在他看来,灌英和窦家兄弟连哄带骗把他骗到曲江,等他做出《离思》下阙就拿去泡妞,而把他丢到一旁的行为,就是莫言口中最无耻的“拔吊无情”

    赵启明很郁闷

    他觉得今天是非常糟糕的一天

    不仅看清了朋友的真面目,而且还因为偷莲花被园子的主人抓到

    不过说起来那真是一个挺奇怪姑娘,居然为了一株莲花气得脖子都红了

    小气啊

    以后静安公主再说东亭侯是个周扒皮的时候,应该搬出这个奇怪的小姑娘

    想到这里,赵启明傻笑起来

    此时,他跪坐在返回东亭乡的马车上

    因为遇到那个奇怪的小姑娘而逃离荷花池之后,他就没打算再等灌英等三个畜生回去他离开了曲江,去东市流金阁打算视察了一下工作,可惜李老板不在,其他员工根本不认识他,还以为是一般的顾客,服务态度很差的甩了句“团扇卖完了,你走吧”于是他“哦”了一声就真走了

    就这样,回到东乡亭时已经傍晚

    赵启明正想着回家之后吃点什么,弥补今天所受的创伤,却忽然发现在距离侯府已经不远的路中央,站着一个老人一个孩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见到他的马车靠近,老人忽然跪下

    我日,碰瓷?

    可你他/妈倒是算准了距离啊,这他/妈还隔着十几米呢你就往下倒,也太不敬业了吧?

    还是当马车能百步穿杨?

    赵启明让车夫停下,正准备说点什么,老人却抬起头来

    仔细一看,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西乡亭的老流氓

    上次来侯府求小侯爷一碗水端平,表面上为民请命,实际是勒索项目的那位里正

    因为印象太深了,赵启明甚至还记得老头姓马

    “求小侯爷一碗水端平”马老说出了他的经典台词

    赵启明点了点头,这家伙要是问他“要不要娶了老臣闺女”那才奇了怪了一听这话他就知道,这家伙又来要账的而且比上次守在门口还要高端,直接玩起“拦驾喊冤”

    可老头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你当自己是被黑道恶霸抢了妻儿的苦命人,这没问题,可你面前的既不是本朝皇帝也不是内史府官员,一把年纪不要老这么搞笑好不好?

    “这个,马老啊”赵启明让秦文去给老头扶起来:“今天找我又有啥事?”

    “是关于新作坊招新员工,东乡亭和西乡亭名额分配不均的事情”

    赵启明点了点头,得,老头果然又为民请命来了

    “听说小侯爷去了长安,老臣便在这路上等着”老头和书童打扮的孩子被秦文扶起来,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马车前,一脸疲惫:“总算回来了,不枉老臣跪了三个多时辰“

    你明明刚刚才跪下好不好!

    当小侯爷是瞎子是吗?

    欺负小侯爷智商低是吗?

    赵启明觉得自己的心脏病有病情加重的迹象

    为什么自己总是遇到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呢?

    马老行了个礼:“此事关系到西乡亭的名声,老臣斗胆,请小侯爷……”

    “一碗水端平是吧?”赵启明抢答他想起了之前的初次交锋,觉得这老头耍无赖的本领实在凶悍,绝不是他对付得了的,所以他并不打算在这处理这件事,于是朝老头说:“您老跟我去侯府,然后咱们把钱管家叫来一起商量,如何?”

    “钱管家?”老流氓皱了皱眉

    看来,老头的确不愿意跟钱管家谈这件事

    所以说到底,也还是看准了小侯爷好欺负,所以钱管家明明在家却不去谈,反而在小侯爷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拦截,是绕过钱管家然后用耍无赖的方式在小侯爷这里达到目的吗?

    傻眼了吧!

    小侯爷可不会被忽悠第二次

    赵启明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路有些颠簸,马老小心些,我先走一步,去侯府等您”

    留下这话,赵启明得意洋洋的走了

    临走时,他还派了个护卫过去护着老头

    可这倒也并非他尊老爱幼主要是担心老头在小侯爷走后一头撞在路边的石头上,满头是血的说是被小侯爷打的,然后就可以利用这种方式迫使小侯爷妥协

    哼,想得美,没那么容易!

    赵启明十分佩服自己的机智,得意洋洋的坐着马车回到了家里

    刚进门,下人来通报,说钱管家正在偏厅见客人

    赵启明知道,老头应该是正在和门客胡先生在一起但现在这个时候,还是收拾西乡亭的老流氓比较迫切

    于是他让下人去叫钱管家,自己则大马金刀的坐在正厅等候

    很快,在护卫的搀扶下,西乡亭的老流氓带着书童进来了似乎在护卫的监视之下,老头没能成功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所以十分郁闷,进来时脸色有些异样

    赵启明却心里很爽,但出于礼数,他没有笑出声来,客气的招呼马老坐下

    很快,钱管家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朴素甚至有些破烂的中年人

    “这就是胡先生吧?”赵启明问

    没等钱管家说话,山羊胡的中年人就规规矩矩的匍匐在地,恭恭敬敬的说:“在下胡八子,感谢小侯爷收留”

    “先生无需多礼”赵启明笑了笑,然后瞥了眼坐在一旁的西乡亭老流氓,然后朝胡先生说:“今日有客,不方便向先生讨教,但先生若是无事,坐下来听听也无妨”

    “是”胡先生起身,规规矩矩的弓着身,还用手让了让钱管家,示意钱管家先坐

    “钱叔也坐吧”赵启明说

    钱管家捋着胡须,斜着眼睛看了看马老,然后和胡先生一起落座

    看这表情,老头也早已听说过西乡亭老流氓的大名?

    赵启明欣慰的笑了

    他看了看西乡亭老流氓老头跟钱管家打了声招呼,就眼观鼻鼻观心,表面上似乎在闭目养神,但似乎正在琢磨着怎么和钱管家pk吧?

    钱管家的表情就更有意思了,自从坐下之后,就捋着山羊胡,眯着眼睛看西乡亭老流氓,一点都不陌生的样子,好像已经是老相识估计这会也正在琢磨着老流氓什么来意吧?

    果然很精彩啊!

    赵启明表示十分期待

    他很希望看到腹黑钱管家“活劈”西乡亭老流氓的场面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