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非典型偶遇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芙蓉池

    时值仲夏,大片荷叶碧绿连天,随着清风摇摆如浪,隐约露出几朵映日初荷

    荷花深处,九曲尽头,八角长亭中,正坐着一位被丫鬟们包围的贵族小姐

    仔细一看这姑娘,她身穿襦裙,满头宝钗,随行的丫鬟里有个抱着小宝箱,有个拿着放飞石索的盘子,还有一个则捧着一袋飞石看样子,正是魏其侯府的那位酷爱打鸟上树的三小姐

    此时,丫鬟们都围在三小姐身边,探着头看三小姐手里的丝巾而三小姐手里的那块丝巾上,写着的正是赵启明刚刚才完成的《离思》诗句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拿小宝箱的丫鬟默念一句,脸稍微红了红,然后眼睛迷离的说:“原来下半首是这样的,东亭侯果然没让人失望,整首诗读起来更有大家风范”

    丫鬟们很多也都脸红发烫,嘴里默念着完整的诗句,眼睛早已迷离

    “呀!”忽然间,被大家所忽略的解忧尖叫一声,猛地站起来,咬牙切齿的揪着丝巾说:“说什么只有上阙说明不了什么,现在很明显了,我果然没有猜错,他就是有喜欢的人了!”

    双眼迷离的丫鬟们回过神来,纷纷意识到现在可是危急关头,于是抱着小宝箱的丫鬟赶紧朝解忧劝说:“小姐先不要生气,说不定这首诗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可能是其他的意思呢?”

    “他就是有喜欢的人了!”解忧尖叫着跺脚,满头的宝钗甩得哗啦啦作响

    丫鬟们为了避免被满头的暗器误伤都悄悄躲开了一些,等到解忧终于停止尖叫,才重新围上来劝说:“那小姐也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免得事情无法挽回,我们还是回侯府吧”

    “我不要”解忧甩开拉她的下人,又跺了跺脚,然后朝亭子外守着的某个丫鬟问:“那两个笨蛋哥哥把他带来的没有,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丫鬟们正要张嘴说话,但瞥了眼荷花池的尽头,忽然发现了什么,赶紧压低声音朝着亭子里说:“来了来了,没看到两位公子,只有东亭侯一人”

    损友都去泡妞了,赵启明坐了一会,实在是闲得蛋痛,本着混蛋泡妹子,老子就算泡植物也是泡的心态,来到了芙蓉园

    听到这话,解忧提这裙子跑出了亭子,老远一看果然是赵启明,于是立即咬牙启齿想往上冲

    丫鬟们一看她这家伙,知道肯定要出事,赶紧七嘴八舌的把她给拉住

    “小姐三思啊,不然事情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是啊小姐,就忍忍吧,回去我们可以找侯爷说的”

    “再不放开我回去就罚你们了!”解忧似乎铁了心要找赵启明理论,几下甩开了丫鬟,并用眼神警告她们不许跟着,这才重新提起裙子,气呼呼的往桥上去了

    丫鬟们还在身后小声的喊着,可解忧根本不想理会,他现在只想当面质问赵启明,为什么会喜欢上别的女人,而且还要为别的女人作诗,弄得全长安城都知道

    这个混蛋!

    解忧越想越气,提着裙子咬牙切齿,踩着木桥噔噔作响她远远地盯着赵启明,忽然发现这家伙正在伸手摘荷花,她觉得这种辣手摧花的行为十分无耻,于是觉得赵启明也是一个无耻的人

    她更气愤了,觉得不仅要找这家伙理论,还要找机会踢这个家伙一脚,最好害这家伙掉进荷花池里,这样的话,这家伙就要湿淋淋的走出去,然后被人耻笑,被人嫌弃

    那肯定是一件很解气的事情

    这么想着,解忧已经走到了赵启明的背后

    她停下脚步,放下自己的裙子,然后朝赵启明喊了声:“喂!”

    正摘荷花的赵启明似乎吓了一跳,有点惊恐的回过头

    这就是赵启明?

    解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家伙的正脸她忽然想起在过去几年时间里,自己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许多赵启明的事,而关于赵启明的长相,她却一无所知

    这就是自己夜深人静的时想过很多次的人

    自己的心上人……

    解忧忽然身体一僵

    反观赵启明,正有点吃惊的看着她,似乎误会了什么,看了看手里已经摘下的那株带梗的莲花,然后尴尬的说:“我看这花好看,没忍住”

    这家伙在说什么?

    解忧根本没听到,她感觉脑子一片空白,正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人

    就是这个人,为爹爹送了白瓷,让爹爹视若珍宝也是这人,设计了团扇,风靡了整个长安,让自己每次看到别的姑娘手拿团扇,都打心底里自豪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才华横溢,做出了那样的一首诗,令长安城的十字们都躁动起来,让所有听到那首诗的姑娘都为之倾倒

    这是多么有才华的一个人啊……

    “要不然我还给你吧”眼前的赵启明用抱歉说着,把带着长梗的莲花递给解忧,紧接着忽然转了转眼珠,然后坦然的微微一笑:“要是你还不满意,我是跟魏其侯府家的两位公子一起来的,你可以找他们赔偿你”

    在说什么?

    解忧还是没听到,但他却亲眼看到,赵启明微笑着递给他一株莲花

    他在送我花……

    解忧唰的一下脸色通红

    这反应让赵启明吓了一跳,呆呆的说:“脖子都红了,一株花而已,不用这么生气吧?”

    在说什么?

    催我快些接下莲花吗?

    解忧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站了半天,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这肯定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搞不好还会让赵启明觉得自己是一个奇怪的人,这怎么可以呢?

    她有些慌了,于是猛地伸过手,一把抢过了莲花

    赵启明吓了一跳,还以为要挨打,迅速往后退了三步,然后呆呆站着

    完了,好像真的被当做奇怪的人了!

    解忧差点被自己气死了,第一次见面居然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她很想打死自己,根本不敢继续面对赵启明,于是她面红耳赤的转过身,重新提起裙子,气呼呼的走了

    赵启明目瞪口呆,东张西望了一会儿,觉得这地方太奇怪了,于是赶紧开溜

    解忧当然不知道赵启明已经跑了,她一边害羞脸红,一边气愤自己的表现,提着裙子面红耳赤,还气呼呼的往回走,脚下的木桥被她踩得咯噔咯噔响个不停

    这实在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不仅是赵启明觉得奇怪,站在远处的丫鬟们也看的目瞪口呆

    为什么小姐面红耳赤的提着裙子,还气呼呼的拿着莲花回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看着解忧已经走回来,丫鬟们一片寂静的看着脸色通红的小姐,不知所措

    “他还在吗?”解忧气呼呼的问

    丫鬟们看了看桥上,然后齐刷刷的猛摇头

    “吓死我了”解忧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放下裙子跑回亭子,端起一碗水猛喝丫鬟们这才回过神来,七手八脚的让解忧别喝得太急,一边让解忧坐下

    “小姐,东亭侯到底说些什么?”抱宝箱厢的丫鬟问

    解忧拿起扇子给自己飞快的扇风,同时小嘴也不停的喘气,脸终于不红了,同时露出回忆的表情,好一会儿之后,才摇了摇头说:“好像我也没听清他说什么了”

    “那小姐你怎么脸都红了啊?”抱着飞石索的丫鬟大惊小怪的问

    解忧这才动作一停,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长梗莲花,露出幸福的笑容

    “……怎么了?”

    “他送我花了”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色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