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有辱斯文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雨戛然而止,天空重新放晴

    雨后的艳阳天,像个蒸笼,让一切事物都无精打采

    庭院里,柳树枝条萎靡,像死了老公又做了个烟花烫的梅超风门廊下,燕子夫妻终于停止了的交·配,在蒸笼般天气里变得脾气暴躁,常因为些小事争执不休,再也不是远近闻名的模范夫妻

    书房里,赵启明趴在地上昏昏欲睡

    在他的手边,有十几张竹简,上面写满了各种诗句无一例外,诗词都不是他原创尤其《唐诗宋词》三百首,是被他剽窃的重灾区

    团扇究竟要配什么诗的问题让赵启明十分苦恼他几乎想破了脑袋,也才勉强写出了五首诗而这五首不仅全部剽窃,并且还因为记忆模糊,充斥着各种不完整和错别字

    但即便如此,也让赵启明精疲力尽

    不知不觉间,他睡着了,并且还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李白和杜甫邀请他一起逛窑子,兄弟三人饮酒作乐,美人绕膝,好不快活但忽然之间,李白和杜甫开始指责他剽窃,言辞激烈,手舞足蹈,让他无地自容,最后只能挥剑自刎

    赵启明惊醒过来,正心有余悸的时候,发现静安公主正跪坐在案几后面

    “什么时候来的?”赵启明打了个哈欠

    “你刚开始流口水的时候”静安公主穿着一身朱红色的曲裾,一手拿着扇子摇着,一手捏着竹简在看

    赵启明擦了擦嘴,也没在意,爬起来收拾满地的竹简

    这时,静安公主放下了竹简,然后朝赵启明问:“你这是什么字?”

    “恩?”

    静安公主把竹简放在案几上展开,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字体与小篆相同,隐约能分辨出几个,比如此处的“为”字与这“巫”字,但除此之外,就认不得了”

    这不是废话嘛,竹简上写的是简体字,而这个年代用的是小篆,中间还隔着草书、正楷和宋体呢,真要能看得明白,两个人就得互相交换qq号码方便以后联系了

    不过,这都能依稀辨别出几个,看来静安公主还是挺有文化的

    “西域字,剽窃了我们汉人的小篆”赵启明随口下边,伸手去拿那份竹简

    可静安公主却打开他的手,然后摇着檀香扇,问:“写了些什么?”

    “诗”赵启明绕到静安公主旁边,发现竹简上写的是最后没写完的那首

    “知道是诗,问你写了什么”

    赵启明随口回了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静安公主摇扇子的动作忽然一停

    赵启明抬起头,看向静安公主,发现这婆娘眼神起了些变化

    很快,他意识到,自己刚念出来的是首“情诗”,大概的意思是“见过了大海,就再也看不上其他的湖泽;去过了巫山,便不会再称赞其他地方的云景”要再通俗点说,就是“见过了美丽的你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去日别的女人”

    显然,静安公主瞬间就理解了这句诗的意思,她看着赵启明的眼神有些异样

    赵启明忽然觉得这是个机会用诗来泡公主的机会

    静安公主一定因为自己的才情惊艳而心生爱慕吧?

    是不是再用点力就可以让静安公主以身相许了?

    这么想着,赵启明眼珠一转,赶紧整理了下头发,然后拿出情歌王子的眼神,注视着静安公主,接着用充满磁性的嗓音温柔的说:“你应该知道,这首诗为谁而作”

    静安公主看着赵启明,嘴角慢慢牵起一个弧度但她并不想笑,于是用咬牙切齿来掩饰自己的笑,并且忽然之间扑过来,对着赵启明又踢又打,直打的赵启明都抱头求饶了,才终于停下动作,但终究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对着赵启明骂了句:“眼珠子不转的话还差点被你骗过去”

    赵启明被打蒙了,听到这话才意识到,自己打坏主意就转眼珠的坏毛病得改改了

    真可惜啊

    差点就让静安公主脸红心跳,在小侯爷的怀抱撒娇了,干吗要转眼珠呢?

    “最看不上你这类人”静安公主重新跪坐下来,摇起扇子,斜着眼睛看赵启明说:“读着古人的学问,不好好修身养性,肚子里刚有点墨水,就拿出来撩拨姑娘,斯文败类说的就是你,历代圣贤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我这不是表达对你的爱慕嘛”赵启明死皮赖脸,凑到静安公主身边,还狗胆包天的拉起静安公主的手:“都认识这么久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

    “想些什么?”静安公主白了赵启明一眼,然后拿扇子打掉他的手:“真是为我作的,你转什么眼珠子?还是说你见我没留护卫在外面,欺负我孤身一人,想打坏主意呢?”

    “哪敢啊”赵启明缩了缩脖子,打算对长公主意图不轨的罪名可不轻啊

    “以后有话就直说,又没封你的嘴,用得着作诗来告诉我?”静安公白了赵启明一眼,然后端详着案几上的竹简,嘴角又牵起了一个弧度,朝赵启明问:“下阙呢?”

    赵启明撇了撇嘴:“不是不喜欢我的诗吗?还问下阙?”

    “怪样子”静安公主似乎觉得被揭穿了,不再看竹简,也不再问,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赵启明说:“没看出来,字都写成这样子了,居然还能做出这样的好诗”

    “我字也还勉强能看吧,何况你还看不懂呢”赵启明拿过竹简,又默念了几遍,然后对静安公主书问:“我想把这首诗写在团扇上,你同意不?”

    “你自己做的诗,问我干什么?”静安公主摇着扇子,似乎并不在意:“不过好端端的怎么想起在团扇上写诗了?”

    “推出新产品嘛”赵启明说着,把竹简收了起来,然后说:“不过,虽然推出新产品能让那些模仿团扇的商家蒙受损失,但如果他们坚持下去,一有新款式就剽窃,也是够头疼的”

    “在说那些也在卖扇子的商家?”静安公主想了想,然后笑了笑:“这还不简单?”

    “恩”赵启明看向静安公主:“你有办法?”

    “诗是你作的,写在团扇上得有你的‘款’”静安公主笑着说:“你的款是‘东亭侯’,封号和铜印都是先皇所赐,抄你的诗或许可行,但如果敢落你的款,那就是大罪”

    听到这话,赵启明眼前一亮

    还别说,静安公主这个办法的确可行

    因为就算别人模仿了新款团扇的图案和诗,但如果不敢落东亭侯的款,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这样的话,起码能买得起团扇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去买假扇子丢人的

    果然是生在帝王家的阶级分子啊,对这一套就是精通

    “你还真帮我解决了大问题了!”

    赵启明感激的看着静安公主,忽然很想摸她的胸

    咦?

    怎么又因为感动而有了这么龌龊的想法?

    赵启明再次陷入了“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变态”的反思中

    “又打什么主意呢?”静安公主嫌弃了看了眼赵启明的怪样子,然后合起扇子,站了起来,朝赵启明说:“没事了的话跟我去正厅,平阳侯和张先生应该就快到了”

    “啊?”

    “啊什么啊,以为我今天来,就为了来听你的诗?”静安公主妩媚的白了赵启明一眼:“知道你受伤不方便出行,特意都把人都叫过来,快走吧,好些事要商量呢”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