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公主的智慧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入夜

    月朗星疏

    参与围猎的护卫们,在傍晚时分陆续归营,将大部分猎物献给家主,自己则留下小部分,在帐外燃起的一堆堆篝火旁烤制,一边饮酒一边谈笑

    无疑,这是他们辛苦一天之后,最好的消遣

    此时的赵启明,本该和其他贵族一样,在欣赏了一整天的围猎表演之后,白给不要钱的吃着护卫们献上的猎物,喝着美酒,和小伙伴们愉快的吹牛b

    但此刻他却不胜其烦的走出了大帐

    原因无他,怪灌英那小子打猎归来倒头就睡,让大帐里只剩下他和李敢两人

    本来,李敢就对马镫有着执着的好奇心,白天又跟着一起听了“西域诸国”“汗血宝马”这些东西,简直引爆了小屁孩的求知欲,自从回到大帐之后,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的问个不停,搞的赵启明头疼欲裂,最后只能一杯酒把灌英泼醒,并嫁祸给李敢

    于是,在灌英勃然大怒暴揍李敢的时候,他终于得以喘息,来到大帐外透风

    惨叫声从背后传来秦文走到了赵启明面前

    “你怎么不过去一起吃?”赵启明指了指灌夫家的火堆

    秦文看过去一眼,有护卫朝他招手,他也的确被那里传来的味道所吸引,但他还是朝赵启明抱了抱拳说:“职责所在,保护侯爷要紧”

    “这到处都是护卫,能有什么危险,去吃你的”赵启明翻了个白眼,指了指不远处说:“我去撒泡尿,顺便看看金牙,马上就回来了”

    秦文挠了挠头,然后咧嘴一笑,朝赵启明抱了抱拳说:“那我去了”

    “去吧”

    秦文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向灌夫家的火堆

    赵启明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往拴着金牙的小树林走去

    因为担心马中林志玲被其他的马给日了,所以赵启明没把金牙跟其他的马拴在一起,来时选了个靠近营地的小树林,让金牙可以保护好自己的贞操

    赵启明觉得自己是个好主人

    不过当他走向金牙的时候,远远的,他看到一个人正站在金牙旁边

    仔细一看,好像是静安公主

    她怎么跑这来了?

    ……该不会是要怂恿她的马,来日了金牙吧!

    赵启明走了上去,但还没等靠近,静安公主就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朝赵启明露出微笑

    “长公主”赵启明行了个礼

    静安公主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曲裾因为之前曾讨论过静安公主是否婚嫁的事情,这一次赵启明特意看了看静安公主的发型结果他发现,静安公主的确没有盘发,而是和他那个年代很多天然美女一样,一头齐腰的中分,区别在于他那个年代的这种发型多是自然披散,而静安公主齐腰的长发,在背心位置束了起来

    此时,静安公主手里拿着一把草喂给金牙吃,见到赵启明行礼,偏了偏头,饶有兴趣的朝他说:“前几日还你我相称,今天怎么又突然如此多礼了?”

    赵启明没说话,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朝静安公主干笑

    “原来还是做给人看的”静安公主将那把草丢在了金牙可以触及的地上,然后转过身来,拍了拍手,朝赵启明说:“放心,没带护卫,这里就我们两个”

    这话说的有点暧昧,跟夜深人静时钻小树林偷情一样

    不过赵启明很喜欢

    于是他眉开眼笑的走过去,看了看静安公主,又看了看金牙,然后问:“我的马怎么样?”

    “漂亮是漂亮”静安公主打量了一下赵启明,然后笑着说:“不过好马配良将,你这猎装倒是不错,就是少了些英气,和你这马不怎么般配”

    这太过分了,会不会说话

    这不是骂人草包吗?

    赵启明有点不高兴的看着静安公主,他觉得自己应该为了男人的尊严跟这个婆娘打一架,但他又有点担心闹出动静,人家的护卫会过来把他乱刀砍死

    “算了,不逗你”静安公主好笑的白了赵启明一眼,然后说:“来时就看到你了,本想跟你打声招呼,怕你又要下马行礼,索性就没叫你,眼睁睁的看着你招摇过市”

    这话让赵启明十分满意,看在静安公主求饶的面子上,这一架以后再打吧:“不过你怎么穿着裙子就来了,上次不是在二郎庄穿猎装起码吗?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运动运动?”

    “女人家家的,就算是平时骑马,也得避开人多的地方”静安公主看了看远处热闹的篝火,摇了摇头,然后笑着朝赵启明问书问:“今天和魏其侯几人聊起过西域诸国?”

    “你听说了?”

    静安公主笑了笑:“你以为上次让你准备几百件白瓷是为了什么?”

    赵启明一愣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静安公主是在说,那几百件瓷器是要给张骞带去西域的

    “你也知道出使西域的事情?”

    “知道一些”静安公主从树上摘了片叶子,转过身往前面走去:“出使的事情,陛下顶着很大的压力,一切都在暗中筹备,多方都有参与”

    赵启明跟在静安公主的后面,听到这话,想起静安公主向他要白瓷,以及今天和魏其侯的谈话,静安公主也能很快知道详情,于是笑着问了句:“这么说,你也是参与者吧?”

    静安公并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反而说:“若早知道你对西域诸国的情况如此了解,前些日子就应该把张先生带到你府上,登门请教”

    赵启明赶紧拒绝:“其实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别把我当回事”

    “哦?”静安公主回头看了赵启明一眼,笑着问:“那你所说的汗血宝马,是否可信?”

    “这个的确是真的”

    “那什么是假的”

    “没假的”赵启明挠了挠脸,有点无奈:“我的意思是说,我毕竟没去过西域,没办法了解的那么细致,但我之前所说的那些信息,绝无半句虚言”

    静安公主笑看着赵启明一会儿,然后转过头去说:“张骞觉得你所说的大月氏,应该不会有假,而汗血宝马的事,虽然无从证实,但平阳侯觉得你的话可信”

    “平阳侯?”赵启明眨了眨眼

    “平阳侯是‘未央卫尉’,陛下身边的近臣”静安公主说到这里,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笑看着赵启明问:“听说,平阳侯最后给你留了个难题?”

    “是有这事”

    静安公主笑了笑:“平阳侯是出了名的心思细腻,想来是你这黑马为佐证,又有你口中西域马贩为旁证,已经信了你说的话,才会给你出这样的难题毕竟西域的确路途遥远,即使汗血宝马的事情只有佐证与旁证,也要未雨绸缪,做好万全的准备”

    赵启明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无奈的说:“证实汗血宝马的确存在之后怎么把汗血宝马弄回来,这事我也想了很久,觉得至少以现在的情况,大军压境,不给就抢是不可能的了”

    听到这话,静安公主气笑了,直接把手里的叶子往赵启明身上一丢:“挺老实一个人,满脑子想些什么,动不动就大军压境,嫌出去打仗的不是你赵家人?”

    赵启明赶紧接住静安公主丢来的叶子,然后腆着脸又递给静安公主,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说:“我也只是说说这个可能性,没真的怂恿平阳侯打仗”

    静安公主没好气的夺回那片叶子,然后转过身继续往前走:“你倒不如换个思路,不要只想着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成见与戒心,试着从其他方面入手”

    “其他方面?”

    “民间”静安公主走到了小溪边停下,望着远处已经平静下来的猛虎山:“商人逐利,没有国家体制下的戒备心,只要许以重金,即使有大宛国的限制,商人为了利益也仍然会铤而走险”

    听到这话,赵启明眼前一亮:“走私?”

    “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静安公主转过身来,面朝着赵启明,用手指勾起一律鬓角的头发,笑着说:“但如果汗血宝马真的存在,而且对我国军队又如此重要,耍些手段也未尝不可”

    赵启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再看静安公主时,不仅有些钦佩

    果然是从小生在帝王家的阶级分子啊

    应对起这些国际事务,就是就比一群大老粗要灵活很多

    “怎么样,帮你解决了难题吧?”

    赵启明傻乎乎的点了点头:“的确可以跟平阳侯交差了”

    “怕是还差点”静安公主笑容迷人,似乎还要说什么

    但忽然之间,她脸色一变,猛地转过身来

    只见小溪边的灌木一阵骚动,忽然之间,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朝两人扑来

    野兽!

    赵启明/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里离营地有段距离,又漆黑一片,更何况无论是自己还是静安公主都没有带护卫!

    来不及了

    “快跑!”眼看着那个黑乎乎的影子已经扑来,而静安公主就像吓傻一样一动不动的站着,赵启明一阵头皮发麻,想也没想就一个健步,站在了静安公主身前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