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偶遇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午

    清风吹向农田,金黄的小麦如同海浪般起伏几个正在通渠引水的佃户直起腰来,向天空中张望一只孤雁飞过,在麦田中投下巨大的阴影,懒散的朝远处飞走

    距离东乡亭不远的河边,赵启明正扛着鱼竿,咬着果子,行走在河堤上

    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河堤有几处塌方的地带许多碎石成为天然的台阶,可供行人上下,逐渐成为通往河边的捷径

    赵启明熟练的走了下去,顶着烈日在河边行走片刻,最终停在了一颗柳树下

    这柳树比钱管家还要年长,树干粗壮,树冠如棚,挡住了骄阳的烘烤

    赵启明搬来一块平石,在这颗柳树下坐下,开始慢悠悠的拆开鱼线,然后为鱼钩上饵

    新的瓷器作坊已经开工五天了老管家尽职尽责,整天泡在工地上照应,让本就缺乏管束的赵启明更加不着四六前几天因为耐不住无聊,突发奇想来河边钓鱼,几天下来,如今他已然是轻车熟路

    哼完一首歌的时间,上饵也完成了

    赵启明提着鱼线随手一丢加了锡块的鱼钩“咕咚”一声落入岸边不远的水中

    这个小动作惊扰了水下的宁静,在鱼钩落入的地方,原本悠闲进食的鱼儿因为受惊而游走,去了远一些的地方但也有胆大好奇的,又重新游回来,开始在鱼钩附近游来荡去

    当然,水下的事情,赵启明是不知道的

    但好在他有足够的耐心

    或者说耐心的有点过头,他打算在等鱼儿上钩的时间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于是,在把鱼钩扔进水里不久,他靠在了柳树上,闭上了眼睛

    烈日当空,照得河水有些刺眼,而柳树下却如同屋内,阴暗且潮湿偶尔一阵风吹来,让河水泛起波纹,众多的柳条也飘荡起来,不怀好意的打在赵启明的脸上,但赵启明如同长眠于此般,不为所动

    “咕咚”一声

    不知睡了多久的赵启明惊醒,揉了揉眼睛看向鱼线

    好像并没有鱼上钩,但水面却牵起阵阵涟漪

    赵启明不明所以,四下张望,结果在河对岸,看到了一个牵着马的姑娘

    这太大胆了

    居然朝小侯爷扔石头,不知道小侯爷尚未娶亲,很可能把你抓回家当老婆吗?

    赵启明有点不高兴,准备抗/议但忽然之间,他发现对面的姑娘有点眼熟

    仔细一看,他吓了一跳

    因为站在对岸的,居然是几天前在魏其侯府见过的静安公主

    赵启明有点不敢相信堂堂公主居然会跑到这里,而且还朝他扔石头

    但静安公主的的确确牵着马站在河对岸,而且手里还抛着另外一块小石头,正笑看着这边,仿佛在准备下一击

    赵启明不想再被扔,更重要的是他觉得明明认出了人家公主,不去磕个头上个香什么的有被杀头的风险所以他赶紧扔下鱼竿,远远朝那边行了个礼

    静安公主这才扔了手里的石头,然后朝赵启明左手边指了指那是十几块跳石组成的过河的路看样子静安公主是让赵启明到对岸说话?

    赵启明喜欢跟静安公主说话,因为静安公主长得好看,而且身材挺棒所以他非常高兴,笑着朝那边喊了句:“长公主稍等,我这就过去”然后就飞快的跑到跳石桥边,迅速渡河

    跳石与跳石之间距离很远,但赵启明以前在基层也没少走这种路,所以表现的十分灵活,远远看去就像一只欢脱的羚羊他觉得自己如果会一些功夫,会更倾向于像一只起舞的仙鹤但可惜他不会功夫,于是就羚羊一样跳到了对岸,然后朝着牵马走来的静安公主又行了个礼:“长公主好”

    “恩”与之前不同,今天的静安公主并没有穿襦裙,而是一身窄衣小袖的猎装,给人一种飒爽的感觉,但也无形中凸显出了身材,此时正牵着马,含笑打量着赵启明说:“几日不见,东亭侯似乎矫健了许多”

    “啊?”赵启明回头看了看跳石桥,也觉得自己那么快就跑过来,的确让人有点吃惊,但他并不打算告诉静安公主自己下基层的故事,所以他赶紧说:“侥幸,侥幸,主要是看到长公主,有些迫不及待,跑的比较快而已,其实刚才差点摔到河里”

    “哦?”静安公主笑容玩味,似乎抓住了“把柄”,饶有兴趣的文赵启明:“东亭侯看到本宫,有什么可迫不及待的?”

    完蛋,原本只是句恭维的话,放在这个年代居然有点像耍流氓赵启明想打自己一巴掌,于是赶紧解释说:“是迫不及待的想跟静安公主请安,也有点害怕静安公主不小心摔着”

    “这么说,倒是东亭侯有心了”听到这话,静安公主和之前一样笑看了赵启明一眼,没有拆穿

    “应该的”赵启明松了口气,绕过话题朝静安公主问:“对了,长公主怎么在这?”

    “刚去了趟二郎庄”

    赵启明忽然想起,钱管家说东亭侯的隔壁就是二郎庄,而二郎庄又是某位公主的封地,这让他忽然意识到什么,有些惊奇的说:“原来长公主和我是邻居?”

    “邻居?”静安公主似乎很意外这样的称呼,但她并不反感,只是笑着解释说:“只是先皇封的食邑在二郎庄,早些年在庄子上有个外宅,平时偶尔过来住几天而已”

    “这样啊”赵启明点了点头,然后随口客气了一句:“那公主要不要到我府上坐坐?”

    静安公主似乎知道赵启明只是随口一说,但偏偏笑着说:“好啊,刚好我也渴了”

    赵启明稍微愣了愣,他的确只是客气一下,但主要是不认为长公主会愿意去他那破侯府,所以静安公主同意之后他稍微愣了愣,然后很快就高兴起来说:“太好了,那我们这就走吧”

    “你且先回去”静安公主笑看了赵启明一眼,然后拍了拍自己的马儿,别有深意的赵启明说:“我慢些走,大概一炷香后到你府中”

    赵启明有点不解为什么不一起走,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公主登门是件大事,跟“隔壁大婶来我家借煤球”可不一样,就算人家公主不介意,但若是东亭侯府准备不周,失了礼数,那也是落人把柄的事

    这么想着,赵启明对静安公主更有好感,于是赶紧朝静安公主行了个礼说:“那我先走一步,公主请小心”

    静安公主点了点头

    于是,赵启明飞奔而去,比之前更加矫健的经过跳石桥

    静安公主看着他羚羊一样的背影好一会儿,轻笑一声,才抓住缰绳,翻身上马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