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门庭若市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瑟条中文网] https://www.set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七章ceo钱管家

    钱管家很忙

    自从赵启明说要开始白瓷生意之后,老人家就一直为这件事而奔走前天才刚刚和李老板达成合作意向,昨天又去实地考察了白泥的储量,而今天还要去东乡亭为新的作坊选址

    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赵启明的改邪归正,让钱管家很欣慰更别说有了白瓷这样的产业,侯府的进项肯定会大大提升,钱管家其实也愿意为这件事奔走

    所以这天,钱管家依旧起了个大早

    经过外院时,在门廊下安家的那窝燕子还没出窝,院子里只有零星几个下人在打扫

    看到他来,下人们都纷纷放下手里的水盆和扫帚,规规矩矩的行礼

    而钱管家羽扇轻摇,停下脚步,心中十分满意

    毕竟,不是谁家下人都能像东亭侯府一样懂得礼数而这,都是他亲手调/教的结果

    和从前一样,钱管家出门之前,总要没事找事的吩咐上几句

    但这次,没等他训话,门房的人就忽然跑来禀告,说是有钱管家的客人在门外等候

    不是侯府的客人,而是钱管家的客人

    这就有点奇怪了

    虽说钱管家倒的确有些朋友,可那些都是当年战场上交情,当年七国之乱平息之后,那些战友都像他一样成为了各门阀的幕僚、门客,这么年已经少有走动,谁会特意来登门拜访?

    钱管家眯起眼睛

    他虽不知道是谁,但隐隐可以猜到,是某位昔日的战友,遇到了什么不好解决的麻烦,请他出山,出谋献策

    毕竟,当年在老侯爷手下,他可是出了名的军师,为老侯爷出过很多主意,而现在在侯府独当一面,作为家臣,也是以谋臣着称

    看来多年过去,自己的威名依旧不减当年啊

    钱管家心里有些得意

    于是,他于是清了清嗓子,抖了抖衣衫,然后摇着羽扇,慢悠悠的去迎客

    但很快,钱管家就懵了

    因为来的不是他的某一个友人,而是他所有的朋友,一个不差,就像组团打怪一样,全他妈来了

    这什么情况?

    钱管家有点糊涂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客气的把这群朋友请进了偏厅

    一番寒暄之后,老头终于知道这群人的来意

    原来,事情的起因,是几天前赵启明作为贺礼送到魏其侯府的那批白瓷

    据说,魏其侯发现那批瓷器之后,就奉为至宝,从不轻易示人尤其是那一套白瓷茶具,老头连碰都不让下人碰,无论煮茶还是事后清洗都亲力亲为,生怕被毛手毛脚的下人打碎

    这件事情在某次纨绔聚会上,被魏其侯那两个儿子拿出来当做谈资,众纨绔一时兴起,纷纷怂恿,于是“村长家的两个傻儿子”就真跑去魏其侯府的书房,偷拿了拿了其中几件,供友人传阅

    虽然事情后来被魏其侯发现,两个傻儿子都被打出了屎,但经过传阅之后,这白瓷经由这些纨绔子弟而名声鹊起,白瓷之名更是传遍了整个长安城的贵族圈子

    然后,这白瓷首先引起了退休在家,整天只知道“逗猫遛鸟”的那群老干部的注意

    这长安城中居然还有老子没有玩过的东西?

    大佬们十分不满意,于是纷纷以各种理由拜访魏其侯,想要证实关于瓷器的传言

    起初,魏其侯否认了这种瓷器的存在,因为老爷子将那批瓷器视若珍宝,怕拿出来之后就要被这群大佬“求赠”,直到在大佬们许诺只看不要之后,魏其侯才老大不乐意的拿出了那批瓷器中的一套茶具

    这一看,让大佬们都有点后悔“只看不要”的承诺

    原来这长安城中真的还有老子没玩过的东西啊

    这就好像一个“所有人都刷到满级的游戏”,玩家都拥有了顶级装备和技能,无聊的只能每天数脚趾头玩,可有一天,游戏中忽然多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装备,还被其中一个玩家率先武装,其他玩家顿时沸腾了

    于是,回到家中,这群按耐不住的大佬们立即派人,去打听魏其侯的那批瓷器到底从何处而来并且很快,他们就了解到,原来这批瓷器原来是作为贺礼,由东亭侯赠送给魏其侯的

    就是那个被灌将军当成公文包一样夹在腋下的东亭侯啊

    大佬们恍然大悟

    但赵老侯爷去世多年,除了被赵老侯爷临死前托孤的魏其侯,他们中很多人都与这个“长安城外的小地主家”没了来往,而且这赵小侯爷还是个乳臭未乾、被人当成公文包一样夹在腋下(能不能别提这件事了?)的小孩子,让大佬们亲自过来一趟多少显然有些不合适

    所以,在各大佬们想尽办法的拉关系、找门路在此过程之中,恰好与东亭侯府的管家有战友关系的那群门客、管家,就成为第一批“成功找到门路”的关系户,大清早便来到魏其侯府找钱管家,来占昔日战友的便宜……

    当然,这群远道而来的关系户,说的并没有这么直白

    但意思老管家是听明白了

    反正不是找足智多谋的自己出谋划策应对世纪危机,而是为了要小侯爷的瓷器的

    原来自己并没有威名不减当年啊……

    这让老管家心里有点失落

    这感觉就像天真浪漫的高中女学生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收到校草级别的帅哥红着脸递来的情书,原以为是自己得到了校草的青睐而激动的脸红心跳时,却发现校草是委托她把情书交给她的妈妈

    这真是一件令人尴尬,又有点失落,还想骂一句“咋不回去日你自己的妈妈”的事情

    但失落之后,老管家很快就振作起来,开始与昔日的战友周旋,同时让伺候的丫鬟,去后院向小侯爷请示

    可惜,小侯爷此时并不在后院

    就像之前所说,退休老干部们为了得到白瓷都在寻找关系这其中的一部分,因为自己门客和管家这层关系,找上了曾经已经打仗的钱管家,当然,也有些退休老干部通过自己的儿子,找到了曾经一起“桑拿”过的赵启明

    所以此时,赵启明跪坐在正厅主位,左右手边客座,各自端坐着一群纨绔,正声容并茂的感慨着曾经一起欺男霸女的快乐时光可惜赵启明根本不认识这群一起无恶不作的小伙伴,于是绕过这一话题,并很快试探出这群二代是为白瓷而来

    纨绔们希望赵启明能看在一起桑拿的情分上送与他们几件,让他们回去讨长辈欢心

    是的,就是这么直白

    甚至有点“不给我我就吊死在你家里”的无赖架势

    但好在这群家伙很讲礼数,要东西也没有空着手,个个都让护卫带着礼品,赵启明光是扫一眼,就能看到很多金银制品,而白瓷的造价成本,就算整整一窑,其实也比不上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件礼品

    纨绔们却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京中盛传,白瓷是堪比和田羊脂的宝物,想来价值当然也不能比羊脂玉便宜多少,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带着能买下整个瓷器作坊的礼品,却只要求每人三件瓷器

    这可是划算的买卖

    更别说瓷器作坊刚烧出了第二批三百多件瓷器,货源充足,根本没理由不给

    但既然传闻中说白瓷价值连城,这么痛快就给了,不是很没面子吗?

    所以赵启明立即皱了皱眉说:“这很难办啊,毕竟我手上的白瓷也没多少了”

    “启明兄开恩啊!”一个纨绔惨叫:“小弟前些日子砸了‘平阳侯’家外甥开的酒馆,在外避难已经数日,正等着拿几件白瓷回去讨父亲欢心,才能免受处罚啊”

    “对啊启明兄,你可得帮帮小弟啊,小弟那妾室为了白瓷而茶饭不想,拒绝与小弟同房已经数日,小弟饥渴难耐,备受煎熬,今日启明兄若不肯割爱,小弟就要活寡了啊”又一个纨绔痛哭出声

    于是众纨绔纷纷诉说,仿佛每个人都着不得已的苦衷

    居然有个臭不要脸的,说他爹不见白瓷不下葬,已经诈尸多日,再没有白瓷陪葬,老侯爷眼看着就要臭了

    无耻啊

    赵启明/心里十分嫌弃

    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索性叹了口气,大手一挥的说:“那我们可说好了,都是看在兄弟的面子上”

    众纨绔连连点头

    “不然我可不会让你们占我这么大便宜”赵启明一副众纨绔赚到了的表情,仿佛正在把自己的老婆送给朋友们一用,然后朗声朝下人吩咐说:“去库房,送给在场的众公子每人两件瓷器”

    “只给两件?”

    “恩?”

    “……谢启明兄大恩!”

    “为我的妾室感谢启明兄!”

    “替我诈尸多日的老爹感谢启明兄!”

    怕连两件都没有的纨绔们跪拜成一片,而赵启明正眯着眼睛享受中了双色球的喜悦心情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