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亲戚

小说:大汉时代周刊 作者:喝口小酒
    一秒记住:setiao.com

    东乡亭

    泾河穿流而过,翠绿的麦田包围着村子,民宅分列道路两旁

    几个背着农具的佃户停在路边,聊地里的庄稼低矮的民宅门口,一位父亲蹲在墙角吃饭,见旁边的孩子不小心弄撒了些汤汁,直接一个巴掌上去,打得倒霉孩子抱起碗来仰天大哭

    这是多么动人的声音啊

    赵启明表示很喜欢

    不过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虐/待孩子的死变态,他喜欢的是这充满市井气息的生活

    此刻,他坐在其中一处宅院的大树下,吃着主人盛情招待的干果,沉寂在村子里的喧嚣中无论是孩子的哭声,女人的斥责,还是鸡飞狗叫的声音,都是整天在深宅大院里,很久没有听到过的

    他很享受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他这样的思想境界就好比他面前这几个捧着竹简研究的家伙,不仅没有和他一起聆听这鸡飞狗跳的天籁,还都一脸为难的看着他,让他不得不停止聆听

    “有什么问题吗?”赵启明问

    他所在的这个院子,是他封地内唯一的陶坊

    而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是陶坊之中仅有的三个陶工

    本来,听说他要烧制出一些用具,三位陶工都很热情,但当他拿出竹简,交给三个陶工,让陶坊按照他的工序来制作之后,这三个陶工开始还挺高兴,可刚看了竹简上的内容没几眼,就露出为难的表情

    “有什么难处就直接说吧”跟着赵启明一起来的钱管家,此时慢条斯理的开口:“三位都是多年的老陶工,方圆十里之内没人比得过你们,小侯爷直接找过来,也是对三位的信任”

    “钱叔您客气了”三个陶工中年长些的,小心翼翼的说:“小侯爷吩咐的事情,就算再有难处,我等也愿尽绵薄之力,只是这烧陶有烧陶的章程,竹简上的方法我们还从没听说过”

    “别的不提,首先这原材料就不对”年轻些的陶工忍不住开口,抱着钱管家带来的一个大木桶,有点无奈的说:“为什么要用白泥来烧?这东西虽然少见,但不是灾年拿来吃的吗?”

    “可以吃?”站在赵启明另外一边的护卫秦文,听到这话立即握着宝剑走过去,二话不说从木桶里抓了把白泥出来塞进嘴里,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伸出大拇指:“味道不错”

    赵启明点了点头,然后飞起一脚踹过去见这家伙奥斯卡影帝一样退后三步,然后跌倒,赵启明心里十分满意毕竟,脚踹武林高手而不被打死的体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拥有的

    可当他正要向几个陶工解释的时候,院子门口出现一个穿着锦衣,满头大汗的中年人,在两个伙计的搀扶下,慌忙跑过来行礼,嘴里还不停的说:“见过小侯爷,老朽来迟了”

    钱管家眼睛睁开一些,看了看这个中年人,然后叹了口气:“你这是刚从长安回来?”

    “是是是”中年人连汗都顾不上擦,又赶紧朝钱管家和秦文行礼,然后解释说:“我这几天都在铺子里睡,今天一早才听说小侯爷要来陶坊的消息,果然还是没赶上迎接小侯爷”

    钱管家看了这个中年人一眼,似乎有些怪他太兴师动众,但当着赵子明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向赵启明介绍说:“这是李老板,老侯爷的远亲,虽然一直都住在东乡亭,但多年经营,已经在长安城有了不少的产业”

    “远亲?”赵启明眨了眨眼:“我该叫您什么?”

    “不敢不敢,这可使不得”李老板赶紧摆手:“老朽一介草民,怎能与小侯爷攀亲,当年仗着老侯爷顾念旧情,多年来一直受侯府庇护,小侯爷若看得起,叫一声老李就是了”

    钱管家也在旁边提醒了一句:“叫李老板就行了”

    “好吧”赵启明指了指院子里的几口火窑:“那李老板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来吧?”

    “知道知道”李老板这才顾得上擦了擦汗,然后看了眼旁边站着的三个陶工,皱了皱说:“你们几个怎么还愣在这,既然小侯爷早都已经有了吩咐,还不赶快去准备原料抓紧干活?”

    “东家,不是我们不愿意干,是小侯爷有小侯爷的要求”年长的那个把竹简递给李老板,一脸为难的说:“我们担心按照小侯爷的这个要求来做,恐怕一窑的陶具到头来都得毁了”

    “那就一直做到成功为止”李老板把竹简退了回去,看也不看一眼,语气也严厉了起来:“你几个当年也是受过老侯爷恩惠的,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侯府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

    “可小侯爷要用白泥做原料”

    “白泥?”李老板愣了愣,扭头看了看赵启明,见赵启明没有反驳,似乎也有些闹不清楚,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之前的态度,皱着眉头斥责:“不管小侯爷要什么原料,让你们做就做,别那么多话”

    三个陶工对望一眼,似乎迫于无奈,最后年长的那个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很快,陶坊运作了起来

    三个陶工先去那天的山坡上弄了白泥回来,然后按照竹简中的工序,进行选料和洗泥

    而赵启明一直坐在树下,吃着干果监工

    陶工们对他的工序有所质疑是正常反应,他也没打算让这群陶工理解,但正因为存在和传统烧陶工艺有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在比较重要的几个环节,他得留在现场,随时监督进展

    李老板起先一直在他旁边伺候,但抽空也去看了看陶工们的工作,直到日头越升越高,赵启明估摸着李老板业务繁忙,肯定还有其他生意上的事,再三要求之下,李老板才先一步告退

    “嘴上没说,但这李老板其实和那些陶工一样觉得我在胡来,全当是陪着我玩呢”赵启明吃着干果喝着茶,眯着眼睛看门外的太阳地里,大汗淋漓的李老板坐上马车匆匆而去,觉得这人挺会处事

    “毕竟是小侯爷的交代,他鞠躬尽瘁也是应该的”钱管家眯着眼睛,说话模棱两可

    赵启明来了兴趣,笑着朝钱管家问:“看来您老也没报多大希望”

    “工艺流程是老臣帮小侯爷写下来的,恰好这烧陶的事,老臣也稍微懂一些”看着忙碌的几个陶工,钱管家并不避讳的回答:“上釉这种技术,应该是用来烧瓷,而不是烧陶的吧?”

    赵启明一呆,难以置信的朝钱管家问:“这您是怎么知道的?”

    “跟随老侯爷征战时,在南边见过真正的瓷坊”钱管家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看向赵启明:“不过使用白泥这种材料,老臣也是从来没听说过的”

    “您要听说过,我就得问您景德镇最有名的小吃是什么了”赵启明扔给秦文几颗核桃,这家伙接过咧嘴一笑,然后他看向钱管家接着问:“不过既然有所质疑,您为什么还支持我?”

    钱管家看着忙碌的陶工们,表情依旧平淡,慢条斯理的说:“不提小侯爷的工序有所依据,就算那套方法纯属臆想,只要小侯爷不去长安厮混,愿意试着做些正事,老臣都支持”

    赵启明看着钱管家,心里有些复杂

    但钱管家却不想多说的样子,紧接着看向赵启明问:“小侯爷有多少信心?”

    “说实话?”赵启明嘿嘿一笑:“没多大信心”

    听到这话,钱管家和一旁剥核桃的秦文都表情怪异的看向他

    “这是很了不起的工艺”赵启明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如果真的成功了,那将会是很陶瓷工艺的巨大进步,所以就算失败上几次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毕竟失败是成功他娘嘛”

    “失败是成功他娘?”秦文念叨着这句话,然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钱管家看着赵启明的眼神,也有了些细微的变化

    而此时的赵启明,眯着眼睛看着树荫外的太阳地,却发起了牢骚:“这天气越来越热了,这李老板也是,干果茶点都伺候到了,也不说给咱找几把扇子来,把人热的都快浑身冒汗了”

    “扇子?”

    “怎么了?”赵启明看向钱管家和秦文

    他发现这两个家伙听到“扇子”这两个字的时候,跟老妈子听到“豆腐脑”一个表情

    明白了,回头找机会推动大汉帝国的手工艺发展 大汉时代周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